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 番外
    芍药只不过是夷山的一介小妖。区区两百年的道行, 实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这些年来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这弱肉强食的夷山生存, 若非遇到阿桃,她大抵是没有名能过得现在这般好的。昔日芍药不止一次听说过阿桃的名头, 也曾偶尔瞧见过她, 可二人真正相识, 是她替她打跑了欺负她的男妖,从此便认定了要跟着阿桃。

    两人的性格一强一弱, 虽然不太一样,却是难得相处的极好。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芍药想, 她有今日的一切,能来到这想都不敢想象的九霄阁, 大抵就是因为认识了阿桃。不管天界的女仙再如何的端庄温柔, 九霄阁的女弟子再如何的优秀,在她的心里, 最好的只有阿桃。

    所以知晓上仙与阿桃领了婚书的消息之后, 她心里虽然诧异,却也很快接受了,觉得阿桃就该如此,嫁给像上仙那样的人。

    这日她心中欢喜,难得没有拒绝芍药的邀约,随他一道去天街玩儿。

    只是单独与他一道去,总归有些不大好,便说:“要不……咱们叫兰华师兄一起去吧。”

    夜昙是最不喜欢兰华的,觉得像兰华那种中央暖炉的性子,也就骗骗芍药这种单纯的小姑娘,便拉着她的手就走:“找他看什么,咱们玩儿咱们的,三个人有什么好玩儿的。”

    芍药一向保守,可偏生这夜昙性子活泼,总是喜欢动手动脚的,偏偏自己还一副毫不察觉的样子。起初芍药有些不自在,可抵不过他脸皮厚,眼下倒是渐渐习惯了,跟着他便去了天街。

    天街夜景宜人,甚是繁华,路上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熙熙攘攘。

    夜昙陪着她一路上买东西,看着她声音小小的与摊主还价,低低垂着的眼睫,轻轻抿着的花瓣般的唇,一切都可爱极了。

    他就是喜欢看她这副贤惠持家的样子。

    芍药买了一只布老虎玩偶,是想送给阿桃的孩子的,虽说上仙家不缺什么东西,可总说是一点心意。买好收起之后,侧过头堪堪撞上夜昙的眼睛,登时一阵恍惚。

    她的脸皮一向薄,便很快错开眼不去看他,只轻轻道:“你看我做什么?”

    夜昙嘿嘿笑了笑:“当然是看你好看了。”

    净胡说。

    芍药脸颊一烫,就不理他了。

    她知道自己的长相普通,唯有阿桃才生的妩媚娇美,便是她身为女子,也挪不开眼。还有这夜昙,昙花妖的容颜乃花妖中数一数二的,而且男妖的姿容要远胜于女妖,他自己长得这么好看,还夸她好看,谁信呢。

    夜昙虽然爱逗她,可脾气却非常好,有时候她耍小脾气不理他了,他总是会锲而不舍的黏上来,还逗她笑。她这个人经不起逗,每回都生不久他的气。

    其实她是个脾气很好的妖,对阿桃如此,对兰华如此,在所有人面前,脾气都很好很好,尽量的去迎合。唯有夜昙,有时候她虽然有些讨厌他,可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偶尔耍耍脾气。

    夜昙笑着从怀里拿出两张票子,对芍药说:“想去吗?”

    什么?芍药低头去看,见夜昙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天界风月台的戏票。风月台在天界甚是有名,里面的戏非常好看,比之凡间那些个戏台子,效果更逼真,场面更宏大,而眼下夜昙手里拿着的这场,乃是芍药听很多九霄阁女弟子议论过的,听说故事非常感人。

    那是芍药在功用温书的时候,听那些个女弟子说的,见她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心里非常羡慕。其实她也想去看啊,可是他们能来九霄阁已经很不容易了,在天界修炼开销又大,是在不好这么破费的去看戏。

    没想到夜昙居然买了。

    芍药一笑,很快反应过来,说:“你哪里来的银子啊?”

    夜昙和她一样,没什么家世背景,自然没什么积蓄,若是买这两张票,怕是要花费一年的伙食费了。

    夜昙自是不好与她将是他去明月楼端盘子洗盘子赚来的,只笑笑和他说:“前几日下学出来的时候,在外面瞧见一个老人家摔倒了,我好心将她扶了起来,她就非常感激我,送了我这两张票……说她反正拿着也没什么用。”

    这样啊。

    芍药非常欣赏有爱心的男子,觉得这夜昙平日吊儿郎当的,想不到还蛮心善的。

    夜昙道:“看这时间快开始了,咱们赶紧去吧。”

    “好啊。”芍药眼睛弯弯,笑得非常欢喜,便随夜昙一道去看了戏。

    一场戏统共一个时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芍药看得开心,先前没想那么多,出来时才想起来,九霄阁戒律严明,不许住宿的弟子回来的太迟的。

    便赶紧拉着夜昙回去。

    夜昙却道:“太迟了,现在回去怕是要被辅导仙君逮着,指不定还会被记过呢。”

    “那怎么办啊?”芍药担心的要哭出来了。

    夜昙看着面前的芍药,想了想提议道:“要不我们找个离九霄阁近些的客栈住一晚吧,明早早些回去就行了。”

    “住外面啊……”芍药有些犹豫。

    夜昙道:“你放心,天一亮我们就回去。”

    也只能这样了。芍药点了点头,就跟着夜昙去附近的客栈。

    芍药性子保守,大晚上的单独与一个男妖去住客栈,总归有些不太好意思,就有些懵懵的跟着夜昙,等到夜昙低头问她要证件的时候,才恍惚着回过神,从自己的小书囊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夜昙。

    客栈的仙君道:“一间房?”

    芍药一听,忙红着脸道:“两、两间。”

    那仙君便看了面前的夜昙一眼,夜昙耳根也微微泛烫,是被芍药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仙君看着他笑了笑,才说:“今儿天太晚了,咱们这儿就剩一间房了。”

    一间啊。芍药忙去看夜昙。

    夜昙瞧着她这副弱弱的样子,犹豫了一番,还是觉得依她的意思,便说:“那要不,我们再出去看看别家的。”

    那仙君则道:“别家不一定还有房啊。倘若你们现在出去了,届时找不到回来,咱们这里的这间房也不用想了。”

    好像,也有道理啊……芍药想了想,小声的说:“那要不,算了吧。一间房就一间房吧。”

    反正她与夜昙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夜昙一愣,很快就喜上眉梢,爽快道:“好。”

    这便付了银子,带着芍药上了楼。

    九霄阁附近的小客栈并不多,但是环境都很好,他们找的这家是便宜实惠的,不过一进屋,看到里面的布局,十分的干净整洁。床也很大。

    芍药在窗户旁看了看,从这边看过去,还能看到九霄阁。

    夜昙轻咳了一声,说了一句:“怎么没水啊,你也渴了吧,我下楼要些水来。”

    “嗯。”芍药没多想,就见夜昙下楼去要水了。

    喝了水,便要早些休息了,明日还得早起呢。芍药一贯早睡早起,眼下都接近子时了,自是困得不行。

    她穿着衣裳睡在榻上,却听着睡在地上的夜昙翻来覆去的。她想开口问问是不是睡得冷了?可又怕他真的说冷了,那她该怎么办?

    真当芍药犹豫之时,夜昙已经抱着被子起来了,还躺了进来,厚着脸皮道:“地上太冷了,就让我挤一挤好不好?”

    谁要和他挤一挤了?

    芍药涨红了脸,欲开口,却见那夜昙贴了上来,手碰到了她的手臂,的确是冰冰凉的。她素来心善,一心软便朝着里侧挪了挪,淡淡道:“那你不许再乱动了。”

    闻着芍药身上的清香,夜昙便将双手伸过去,轻轻将她抱住。芍药刚要挣扎,夜昙便说:“我就抱一抱,不做别的。”

    这人……

    芍药不说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夜昙见她不动,便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与他面对面,静静凝视着她的眼睛道:“芍药,你知道我的心思吧……”

    嗯?芍药一怔,傻乎乎的抬起头,对上芍药的脸。

    却见这窗户外面的月光照顾,刚刚打在夜昙的脸上。见夜昙一张脸比之白日的白皙清秀,妖娆的分外张扬,眼角眉梢处,都是极魅惑人的。身上的昙花香也愈发的芬芳。这双眼睛……离得太近,芍药几乎挪不开眼,更不晓得该怎么说话。

    夜昙凑近了些,低声道:“你看吧,我比那兰华精好看多了……”

    好端端的,提兰华师兄做什么?

    可是不得不说,这夜昙的确比兰华师兄好看……不对,她想这个做什么?兰华师兄知识渊博有内涵,本就不是靠长得好看的。

    芍药晕乎乎的想着,却见着夜昙越发的凑近,可不晓得怎么回事,看到夜昙此刻这张妖娆魅惑的脸,她有些反应不过来,更不知道做什么。

    只是听着那夜昙的唇落了下来,她要动,他就说了一句:“我就亲一亲,不做别的……”到了后来,便成了“我就蹭一蹭,不进去……”。

    芍药看着他的脸,他的身体,恍恍惚惚,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呜咽了一声,夜昙就亲了亲她,柔声安抚道:“很快就好了。”

    夜昙紧紧抱着她,适才下楼拿的那盒计生用品根本就没有用,随着衣衫的脱落“咚”的一声掉到了塌下,他轻轻吻着芍药的眉眼。

    若是不小心有了,那便早些成亲好了,反正九霄阁没规定弟子不能成亲的。

    夜昙想着便笑了笑,觉得这个主意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好想桃子留言破两万啊,但是还差六百多条……虽然不太可能,可是总是要试一试的。

    所以这章再送100个小红包,这次随机送!我主要看大家留言的内容。

    PS:3月8日开古言坑《暴君之妻》,没有收藏的妹纸可以进作者君的专栏收藏下哦,到时候不见不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