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2章:底牌亮相(第一更)
    新北集团岳之峰不是第一次来了。

    事实上,自从到达龙江履任之后,关于龙江新经济建设成果的示范单位,新北集团他前前后后视察过四次。

    但是这其中,李宪出面陪同的,却只有在他上任之初和扶他上马的孙卫民一起的那一次。

    每每来到新北,岳之峰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神奇的企业。不说新北是在短短的几年之间,一个由乡镇级小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这一点。就说两年内几次的视察,每一次到达新北集团,看到的气象和上一次都不尽相同。

    这是一个可以用肉眼就能看到它在成长壮大的企业,如果将企业比作人的话,新北就如同一个健康茁壮的婴儿一般——翻身,爬行,站立,行走,咿呀学语……每隔那么仅仅一小段时间,他就会展现出让你惊喜的排场。

    站在新北集团总公司会客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在去年已经被新北集团由租用变成了收购的亚细亚商务大厦的停车场上人流往来络绎不绝,悬挂着各地区车牌的小轿车来往穿梭,身上别具精气神的商人出出入入,岳之峰觉得一股难挡的活力迎面扑来。

    这种活力,甚至比东北的春天来得更早。

    但是岳之峰同时也知道,这种活力,是永远打不上自己的烙印的。

    创造这一切的是新北的灵魂李宪。

    而第一个为这难得的生机提供土壤,让这个企业破土而出呱呱落地的,是自己的前任,孙卫民。

    龙江产业整合的攻坚战已经到来,而作为这场攻坚战的开年大戏,卫生巾产业整合这个涉及到总计三十多个亿,直接外资投资十二亿人民币的项目,让他格外看重。

    这一点,在年前岳之峰心里就已经有了决断。所以李宪的两通电话一次登门,跟他反应的合资会让新北唯你,这个好不容易打造出来的卫生巾第一品牌遭到灭顶之灾的说法,他都没有给与回复。

    他需要一个新的东西,这个东西一方面能够将龙江省抓大放小国退民进的经济政策切实落实下去,另一方面,这个东西还得有自己的烙印。

    在这个目标之下,新北……从某方面来说是需要……不,是必须接受妥协的。

    在昨天上午的改革座谈会上,他从头到尾的听取了发展司方面的报告。

    对于李宪,他有一定的了解。

    对于自己前任孙卫民给这个年轻企业家“就是一只脑袋里全是赚钱道,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泼猴”评价,他大体认同。

    但是岳之峰自认为,泼猴不泼猴的无所谓。

    他跟孙卫民不一样。

    孙卫民从来只会撒蟠桃,委弼马。他从来没动过十万天兵天将,以及如来佛的手掌心儿。

    不过。

    毕竟作为一方首官,跟李宪这种民营企业家打交道,岳之峰还是觉得自己要注意方式。而且……他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郝长龙,心里也在计较。

    让新北割掉唯你这块肉,不论怎么说都是个脏活啊……

    “岳枢机,您来视察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们也好准备一下。”

    正在岳之峰目光游离看着大厦停车场上的气象之时,身后会客厅的大门被人轻轻敲了三下后忽而洞开。

    一个步幅很大,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干脆的脚步在诺大的会客厅中荡着回音,从身后由远及近。

    岳之峰这才收回目光,将负在身后的双手放了下来,露出几分笑意对身后一袭黑色西装,白衬衫上却照常不打领带的李宪摆了摆手。

    “给你打招呼干什么?让你大费周章的给我来一场团体啦啦队表演吗?”

    岳之峰呵呵一笑,在李宪客气中也抹不去几分皮的施请中,稳稳坐在了会客厅中央位置的大沙发上。

    虽然是客人,但是一种主人的气势,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流淌了出来。

    会客厅内陪同岳之峰前来的有十几个人。

    其中的大部分他都认识,就算不认识的,也大致能猜到他们的身份了。

    他的目光特地在站在陪同队伍之后,带着一脸玩味与得意看着自己的王洁丽,以及自己不认识,但是听说过多次的发展司龙江地区负责人郝长龙身上。

    看了看这二位,今天这一出是个什么意思,他心中已经明白了。

    不过比……嗯,傻这个东西该装还是要装的。

    在与众人一一握手问好之后,示意薛灵将众人请坐,李宪自己才欠着身子做足了姿态的坐到了岳之峰的侧位上。

    “岳枢机能在年后百忙之中莅临我们新北集团视察指导,实在是太荣幸了。岳枢机,开年这些天……忙坏了吧?”

    说了句丝毫没营养的屁磕,李宪直接话锋一转,压根没想给岳之峰留一丝丝关于成立合资集团的话头。

    岳之峰没那么多闲谈的时间,但是却如同一个独钓寒江雪的老叟一般,有着足够的耐性。

    面对李宪纯属是不想自己进入正题而没话找话性质的嘘寒问暖,岳之峰抚了抚方框茶色玳瑁眼镜,大笑道:“大大小小的会,比我过年吃的饺子多哩。不过好在关于方向上的调子,在元旦之后那段时间就已经定下。”

    “唉,我记得岳枢机家乡是荷南吧……”

    这样仿佛老友一般,对于李宪这种身份甚至可以说有些逾越的对话……就很怪异。

    坐在会客室外围一排的王洁丽暗暗咋舌。

    不多不少她也在国内生活了二十来年,虽然国外到处都在讲皿煮都在讲平等,但是对于岳之峰这个等级的干部还存在一定的敬畏。

    见李宪风轻云淡的跟岳之峰扯着闲篇,王洁丽有点儿慌。

    瞧着架势……怎么看着李宪这家伙跟领导关系非同一般的样子?

    “郝处长……这李宪什么路子?他跟岳枢机这么熟悉的嘛?”

    压低了声音,王洁丽悄悄的问了坐在自己身前的一个郝长龙下属一嘴。

    后者微微摇了摇头,也是一脸懵逼。

    看着跟岳之峰老气横秋的大谈特谈荷南风土特产,一副咱哥们儿今天谁说正事儿谁孙子架势的李宪,心说这特么多大派头跟枢机这么说话?

    当自己是领导人嘛?

    可是岳之峰竟然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跟着李宪的节奏谈家乡,让他更加迷惑。

    可别是什么铁板吧?

    在发展司这种地方呆的时间长了,一些个家庭背景特殊的年轻人,他是见过的。

    看起来就是嫩葱一颗,家里祖上名号斐然,跟封疆大吏坐在一起聊家里老人健康情况的牛人,在国内不在少数。

    一时间他叫不准了。

    不过想到今天岳之峰在工作会议上的表态,职员还是收起了狐疑。

    “王小姐不用管他。岳枢机在会议上已经表了态,今天也就是为了解决合资集团项目而来的。不管是什么关系,今天都肯定能出结果。您放宽心……”

    正在二人嘀咕之时,岳之峰另一侧和李宪相对而坐的郝长龙向这边睨了一眼,那年轻的职员立刻闭上了嘴巴正襟危坐。

    听着李宪下棋一般左支右挡,扯东扯西就是不往岳之峰的来意上询问,活像个浑身湿漉漉的泥鳅,郝长龙看了看手表。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他不是岳之峰,没那么多的耐性。

    收到这一声明显的提醒,岳之峰心中呵呵一笑。

    却丝毫没理郝长龙。

    现在他看着一脸谦逊下写满了有恃无恐的李宪很好奇。

    非常的好奇。

    这正是让他跟李宪扯来扯去打太极的原因。

    他想知道。

    面前这个猴毛一样轻重的臭小子,到底有什么依仗,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托大和造次!

    “李董。”

    终于,面对从杜康酒泉扯到新政红枣,从道口烧鸡飘到信阳毛尖…..比岳之峰这个荷南人还了解荷南似的李宪,郝长龙忍不了了。

    “我们今天过来,其实是想跟你商议一下关于年前就已经通知你司的,关于卫生巾产业资源整合项目的。你……”

    碰!

    郝长龙一句话都还没说完。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豁然从外面推开。

    顿时,一屋子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唯你公司不能被并购!”

    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站在门口的跑得直不起腰来的丛文魁大喝了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