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4章 番外:企业家的演讲
    十多年下来,天时人和集团内部有条不成文规定,拒绝东科大任何一届毕业生。换句话说,只要人从东科大校园走出,无论多么优秀,能力多高,坚决不收。

    当年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知道内情的人员绝大部分已经升入公司中高层,而底层的人只无条件服从公司命令,其他的一概不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时人和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跃成为东洲饰品行业的龙头老大,千禧年过去,天时人和逐渐涉猎服装、餐饮、娱乐等行,它实力雄厚,背景深远,发展极为迅速,2003年时,天时人和几个字已经是东洲的代名词了。

    所以,从前不显山不露水的矛盾日益上升,天时人和拒绝东科大应届毕业生的事已经引起大众不满。

    学校方面,由于天时人和的拒绝,导致近年来招生缩水,尤其是千禧年后,每况愈下,令人非常堪忧。学校方面曾试图与天时人和沟通,但是曲飒从不露面,只把这件事推给方行正与其打太极。

    方行正以自己无法全权做主为由与其耗着。

    笑话,当年他们天时人和受到那么大羞辱,被一傻叉用命逼迫滚出校园,当时也没见哪个校领导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更没见那傻叉学生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惩罚。说白了,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他们私企,只是碍于政策,勉为其难接受。既然当初看不起,现在为了又巴巴儿上门?如果不是被时代变化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这会子也不会过来“求饶”吧?

    可是那么多年的积怨,就凭两句话,几个笑脸就解决了?世上的事若都那么容易,还要努力拼搏奋斗做屁?!

    学生方面,他们一面怨恨学校无能,一面又对天时人和的不成文规定不满,认为他们是在搞校园歧视。甚至,有一段时间还有几个学生扬言要去告他们公司。当时接待他们的HR笑的不能自已,摆摆手道:“随便。”

    当然,几个学生只是口头表达不满,并不敢实质性的行动。主要是他们的理由在自己那里都过不了关。人家就是不聘请你咋啦?具体犯了哪条法律?企业用人与人才应聘企业都是自由的,没有说哪一方必须强迫另一方。别人的简历都是第一批被唰下去的,连个理由都没,而他们,要不是冒充其他学校的毕业生,怎么可能进入复试?

    可是撒谎这一点本身就是莫大的污点,人家不要他们也无可厚非。

    虽如此,天时人和与东科大的学生,无论是毕业的还是在校的,矛盾都日渐上升。

    政府方面,突然向天时人和下达了通知,今年必须招收东科大的学生,并且还给了个下限指标。

    不这样闹还好,如此一来,曲飒等人对东科大的领导反感至极,到现在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动动嘴皮子没成功就动用关系,后台。

    既然如此,那就比比谁后台硬好了。方行正轻蔑笑两声,把通知书撕碎,扔垃圾篓里。

    东科大的领导左等右等,并未等来天时人和松口的信儿,正要暴怒时,突然收到教育部撤职校长、副校长、招生办主任等领导班子的消息,没错,东科大的领导班子被团灭。

    动作之迅速,之强烈,根本不容人反应。

    领导班子撤职后,上面接着空降了一个班子,校长韩淼,据说之前一直在首都师范大学任教。

    韩淼,韩旭的小姑姑,上任第一天便给曲飒去了邀请函,邀请她来东科大做一次演讲,算是企业与校园的交流。

    曲飒轻轻叩着邀请函,对方行正摇头道:“这次动静,你闹的也太大了,树敌这么多,将来会很为难的。”

    “冤枉,这回可不是我,是老尚,最近老有人来闹事,打扰他设计,他一恼……再说,也没冤枉那帮子人,瞧他们,十多年里,已经把我母校搞成什么样子了,以前是全省龙头老大,全国重点大学,可是现在,那些高考成绩优异的没一个愿意来这儿,教学水平严重下滑不说,毕业生就业率年年下滑,自己没本事,就得让贤。”

    “最让人气愤的是,居然在背后使软刀子,这是高等学府的领导该有的素养吗?别人我不知道,碰上了那就别怪自己招数不够。”尚思河愤愤然。

    曲飒珍惜的将邀请函放抽屉里,起身笑道:“你倒是安静了,我呢?这辈子姑奶奶就没做过什么演讲,可是……”

    发邀请函的人是她婆家小姑,这个面子她必须给。

    “哎哎哎,老大干嘛去?演讲的事咱们可以一起合计嘛。”尚思河坏笑。

    曲飒白他一眼,“小姑姑风尘仆仆空降过来,我和老韩不得接风去啊。今晚,有家宴。”

    尚思河严肃道:“先说明,这可不是我的手笔,实际上首都那边早就有换人的打算,只不过借着这次契机而已。而你们的小姑姑早就有接手的打算,别的不好说,但是韩淼的确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

    知道啦!曲飒眨眨眼,笑着走出办公室。

    ……

    姜海与曲香香抱着孩子从首都回来,王笑颜结束了外地实习课程赶回东洲,吴宝玉暂时停了手头工作,从边疆矿田赶回,不出几天,人齐了。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听曲飒的演讲。

    一辈子从未做过什么演讲的人,突然凌乱,一个演讲而已,至于这样轰动?怎么这伙人有种错过了终生遗憾的感觉?

    而真正轰动的地方,乃东科大校园。天时人和集团总裁亲临校园演讲,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今年的毕业生可以去天时人和集团上班了?

    学生们非常激动,加之韩淼等新的领导班子前期准备工作,在曲飒真正踏入东科大校园时,学生们竟自愿组织仪队对其热烈欢迎。

    演讲在露天广场进行,本来计划在大礼堂的,可惜人太多,不仅有四级在校生,很多已经毕业的老人也赶过来,带着有色眼镜看看曲飒究竟会做怎样的演讲。

    2003年5月4号,上午九点,东科大自由广场。

    曲飒在万人瞩目下登台。

    今天的她,一身休闲装,上身白色体恤,下身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帆布鞋。这种打扮在台下的学生堆里,一抓一大把。

    今年的她只有二十八岁,如此打扮放在学生堆里,人家只会说,瞧,那个新生妹子。十几年过去,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更别说她今天一身朴素的学生装打扮。

    “1990年,我十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轰动项歌县高中的大事,什么事呢?”曲飒笑着顿了几秒,道:“蝉联三年全县第一名,未来的高考状元的我,决定退学……”

    台下一阵惊呼反响,安静的会场一下子沸腾起来,坐在贵宾席上抱着女儿的韩旭笑不停,果然啊,他的小女人一张口就能引起一阵旋风,这才开场,便如此效果。

    “为什么退学?”曲飒说出所有人心声,接下来一句又让安静的场面沸腾,因为她说,“不想读了呗。”

    操蛋,好任性!台下有男生大声道。

    曲飒笑笑,继续道:“当年的反响,可比你们现在激烈多了,这么说吧,迄今为止,我仍然是班主任老张头,哦,现在那老头儿已经退休了……我仍然是他心中黑名单上的头号人物,迄今为止,老张头还欠我十五块八毛钱,死活不给,为啥?老张头儿说,就冲你退学,我这辈子都不会还你!”

    台下莫名的哄堂大笑。

    “多少人跑到我面前,指着我道,曲飒飒,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更多的人对我百般劝说,说我年龄小,不知深浅,将来一定会吃尽苦头!”

    “当然,最多的还是在背后骂我傻叉,甚至跳起来破口大骂的那种,他们点着我的鼻子说,就因为家里遭遇点困难你就退学?就因为没钱吃饭你就退学?你不是有四个姐姐么?四个姐姐还供不起一个大学生?你还有一个学期就结束学业,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到高考?”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人生,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心中怎么想,便随心走下去,追逐我心,追逐我想,就这么简单。”

    曲飒语气洒脱轻松,却字字敲打人心。这时候,有学生听不下去,高声质疑,“曲总,虽然您现在高高在上,可是我依旧认为您当初退学的决定太过武断,您就怎么知道继续读下去没出息?说不定您会有更深的造化。”

    发言者是一个男生,嗓门儿很大,内容犀利,不过表情却严肃,不是故意找茬,而是确确实实发表内心的想法。

    他刚发言时有领导急的想阻拦,但是曲飒手一摆,笑着将男生的问题听完。

    思考须臾道:“我不否认,以我的智商、天赋,若是参加当年的高考,就算不能做当年的全国高考状元,至少能拿全省的。高考完毕,顺利进入全国一流学府,甚至会出国深造,定然也会走出一条辉煌无比的大道。”

    那男生点点头,情绪有些激动,他没想到堂堂曲总会这样给面儿。

    “但是……”曲飒话锋一转,“我不想啊。”

    呃……情绪激动的男生被噎。

    “当我们压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时,可以遵从长辈、师尊的安排,但是,一旦我们强烈的渴望要什么,如果这时候的行为再和内心所愿相违背,那一定会很痛苦的。”

    “回想我们一路走来,走到现在,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追逐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现在的专业?又有多少人是真真正正的热爱自己现在的生活?”

    “我们遵从长辈、师长们的意愿,我们遵循社会世俗约定,我们遵循利益驱使,每一个选择都要权衡再三权衡,久而久之,什么内心的愿望,真实的梦想,统统靠边站。虚幻的梦想,哪能与实实在在的东西相提并论?”

    “我们习惯了被安排,习惯了权衡,习惯了大家一模一样的成长模式,故而,当有一个人公然挑战这种模式,自然要遭到强烈的反击,否则,就是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就算,他们心里明白,别人如何抉择,其实与自己无关,但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立场,他们还是要站起来,站在所谓道德,人生的制高点去批判两句,以求多年以后,那个不按照固定模式走的人一败涂地时,他好再次站出来,趾高气扬的道,看见没,这就是当年任性的下场!这就是你武断退学的下场!!”

    曲飒加重了语气,说完顿住,全场一片死寂。

    须臾,她轻轻的笑了。

    “可惜,我让他们失望了。”

    “二十八岁的我,十五岁白手起家的我,在这偌大的城市,已经拥有半壁江山,你们在座的很多人,将来要跟着我吃饭。”

    听完这句,台下立刻响起一片热烈无比的掌声,经久不息。

    曲总刚刚说什么?她说我们将来要跟着她吃饭?!意思就是,我们毕业后可以进入天时人和集团工作啦!天哪!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掌声落去,又一个学生大着胆子提出问题,这回是个娇小的女生。

    “曲总的意思是,鼓励我们退学不成?可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寒门学子来说,大学究竟意味着什么?是我们唯一走出大山,走出贫穷的出路啊。”

    曲飒放眼望去,笑道:“妹子长的真俊呐……妹子学文学理?”

    “理科。”女生鼓足勇气,声音还是有些颤颤的。

    “高考语文得了多少分?”

    呃……女生一顿,实话实说道:“103分。”

    “那不高啊,我猜,妹子扣分的地方应该是阅读理解与作文。”

    “啊,曲总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哈……”台下一片大笑,后知后觉的妹子……终于明白台上年轻总裁的意思,羞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曲飒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语重心长道:“找到人生的短板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正视短板的人,更了不起。妹子,姐姐有个建议,没事多泡泡图书馆,选一些、散文、杂集读读。”

    “谢谢曲总。”女孩儿知道曲飒没有恶意,而且真心的给她建议,她很感激,曲飒对其点点头。

    随后,她把目光扩散到全场,“超高的语言逻辑代表什么?情商?智慧?气场?NO!这些远远不够,我来告诉你们,一个人若是有发达的语言逻辑系统,最突出的表现便是掌控力!掌控别人的思维,让所有人的目光跟着你走,不信,翻翻历史,看看伟人,便什么都知道了。”

    “因此,一定要重视我们的母语,如果你能将母语掌握的淋漓尽致,你一定会站在人类的高度看待这个世界。”

    台下又是一片激烈的掌声,大家明白过来,这位年轻的总裁是即兴演讲,语言风趣,态度随和,突然有男生大声玩笑道:“跑题啦曲总。”

    曲飒爽朗大笑,命助理揭开大帷幕,上面是今天的演讲题目。

    两个巨大的黑字极为醒目:无题。

    今天的演讲题目叫做“无题”。

    众人再次狂笑不止,那个被“打脸”的男生笑的最厉害,伸出大拇指道:“牛!你牛!”

    曲飒便指着那男生对所有人道:“瞧见没,这位兄弟刚才的举动便是强大的控场能力与高情商的表现,如果他没有一套强悍的语言逻辑系统,是不可能做出这般反应的。”

    男生被夸,同样面红耳赤。

    曲飒却接道:“当然,控场能力与我相比,还有待进步。”

    这下,竟然有人开始站起来鼓掌,并且兴奋的吹着口哨,场面别提有多热烈。

    “所以,当初退学,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打那时起,开始遵循内心造梦,一直到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所有人,我不后悔,就算再重来一遍,我还是会退学。”

    “大家注意啦,曲飒飒是典型的反面教材,大家不要学她!”台下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且十分严肃,众人循声望去,曲飒更是目瞪口呆。

    这声音,她熟悉。

    老张头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走上讲台,对着话筒大声道:“我就是这丫头嘴里的老张头儿。”

    啊!竟然这样……

    同学们不由自主的鼓掌,表示欢迎。

    目瞪口呆的曲飒快步走到老张头身边,亲切的喊了一声“张老师”,而后挽住老头儿胳膊,骄傲的对台下道:“我恩师,张老师。”

    众目睽睽之下,老张头儿颤颤巍巍从兜儿里掏出一个手帕,手帕里包着一卷儿皱巴巴,已经发黄的纸币,递给曲飒,“呐,欠你的十五块八毛钱,我要是不还你,到了地底下也得被你唠叨。”曲飒瞬间泪目,哪知老头儿根本不给她落泪的机会,话锋一转,扬声对数万学子道:“大家作证,钱我还了哈。但是,还钱不代表认可她的行为,我给你们讲,曲飒飒就是不安分的叛逆分子,大家还是老老实实读书,该干嘛干嘛。”

    呃,这老头儿真执着,曲飒的眼泪被赶了回去。

    老头儿话锋再次一转,“这世上,各人有各人的道儿,天才能有几个?大部分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当然,我也是很普通人中的一员。普通人,是无法理解天才的。所以,有不想好好读书的,不想好好工作的,想走另一条路的,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天分再说。”

    台下又是一阵热烈掌声。

    曲飒含泪送老张头儿下台,须臾擦擦眼泪道:“我是真没想到张老师会到场,那个给我意外惊喜的人,谢谢!”

    曲飒微微鞠躬,趁机抹了一把眼泪。

    ……

    一小时后,演讲进入尾声,曲飒说了诸多。她的经历,她的创业史,以及未来天时人和的宏图,等等。

    最后,她静了静心,柔声道:“无论你选择哪一条路,无论你将来站在什么位置,无论你今天以什么样的姿态出发,我只告诉你们一句,带上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唯有他们,是你力量的源泉,是你觉得这个世界越发美好的源头。”

    “我从未后悔过的原因,唯一的原因,是因为遇见我的爱人,拥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并且,这一路,我的父亲,姐妹,朋友一直在我身边,我爱他们!”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一个小小的,肥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讲台阶梯上,她走的吃力,小手捧着一束鲜花。

    小女孩儿身后是一位身材高大,容貌绝色的男人。

    “妈妈,送给你!你讲的真棒!!”韩暖暖仰起小脸儿,甜甜道。

    曲飒蹲下来,收了鲜花,抱起小暖暖,目光温柔的看向韩旭。

    突然,她踮起脚尖儿,给了韩旭一个香吻,登时,台下尖叫不已,掌声四起,久久未息……

    (番外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