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来食(第二更)
    苏乔这辈子都不相信什么真香定律,因为家庭原因,苏乔经常跟着自己的母亲出国旅游。

    国外的那些享负盛名的餐厅,苏乔多多少少都吃过一些,但吃的结论是…菜好看,但东西是真的很一般。

    有一些高端餐厅甚至好不如苏乔小时候在路边撸串的味道,但吃多了之后多数菜色基本都是那一个味。

    可今天苏乔终于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好吃到了让人根本无法停下来的味道。

    或者…高一等级的味道?

    米饭和小龙虾肉的口感完美的混合在了一起,再加上酱料的香盈可口,微辣中带着些许回甜!

    这种美味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记忆深处,她有一种受到了降维打击的错觉,今后不知道吃其他菜还能不能吃下去。

    而苏乔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所能想到的形容词都太贫瘠了。

    在她回过神的时候,她的脸颊已经像是之前的叶琳琳那样鼓鼓的。

    不行!忍住!

    苏乔的自控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当练舞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她们的指导老师走进来时,苏乔才想起来自己等会有一场很重要的考试。

    这让苏乔立刻将自己嘴里面的龙虾仙饭给吞了下去,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碗。

    这怎么一半就没了?

    苏乔自认为自己平常的饭量和吃的速度很慢。

    结果她手里这份足够顶成年男性两顿的龙虾仙饭已经被她吃掉了一整半。

    “七宝!琳琳!我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上舞台前不能吃东西!”王老师走进来一看苏乔和叶琳琳两人端着两碗米饭,一脸‘真香’的表情,瞬间急得有些头疼“琳琳就算了,七宝你忘记了你为这场考试准备了多久吗?”

    我当然记得,但…

    苏乔也想不到什么辩解的话了,她的手有些僵硬的把还剩下一半的龙虾仙饭放到了桌上,用塑料盖给重新密封好。

    叶琳琳不需要把碗放下了,而是该扔垃圾桶里。

    因为她手上的塑料碗已经干净得一粒米饭都看不见。

    “我去联系考官那边,先让考试延后十分钟吧,七宝来…我给你做做消食运动。”

    在所有准备迎接考试的学生里面,王老师最关心最看好的就是苏乔,她是唯一有可能得到莫斯科芭蕾舞学院的老师赏识的学生。

    可万一等会考试她因为吃多了而腹痛,再加上苏乔的脚踝状况本来就很糟糕…

    “嗯。”苏乔也知道必须要调整自己的状态。

    她伸出手被王老师给搀扶了起来,只是刚搀扶而起没走几步,苏乔怔在了原地。

    “怎么了?”王老师回头问。

    “老师…我的脚踝…不痛了。”

    苏乔有些不可思议的前后走了一两步,原本她的左脚脚踝已经疼到了走路都有些困难,就像是有数根钉子钉在了她的脚踝里一样。

    可现在苏乔发现自己的脚踝痛感已经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不痛了?是不是我给你的止痛喷雾起效果了?”王老师这么一听有些怀疑,她似乎以为面前这个学生是在逞强。

    “可能吧…”

    苏乔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但她能肯定这绝不是止痛喷雾起的效果。

    因为苏乔的脚踝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她无时不刻都在接受这种疼痛的折磨。

    如果不是为了这次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她早就去医院做手术治疗了。

    因此苏乔能肯定,止痛喷雾最多轻微的减轻疼痛,这种…脚踝的痛楚完全消失是近乎不可能的。

    “不止不痛,我还感觉全身上下都是力气,脚踝也暖暖的。”苏乔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脚踝处回荡着一种暖流,这种暖流是从她的腹部蔓延到全身。

    练舞室内的暖气开得不算高,可苏乔却感觉浑身发热,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在她内心积蓄着。

    “是不是因为吃饱了的原因?我也感觉浑身都是力气诶。”叶琳琳凑过来说。

    吃饱?苏乔瞅了一眼自己放在桌上的那一碗龙虾仙饭。

    那份龙虾仙饭确实很好吃啦,可…什么时候吃米饭都能止痛了?

    苏乔还是不太愿意相信,可在这之前…

    “王老师,我觉得我现在可以直接上考场!一定能过!”

    回荡在她全身上下的力量与脚踝暖洋洋的感觉,直接转换成了苏乔的自信。

    她感觉自己练习芭蕾舞以来从未这么自信过,特别是在舞台之上。

    “你确定,真的不做一些热身消消食吗?”

    “不用,止痛喷雾的效果过去就不太好了。”

    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告诉着苏乔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这是她仅有的一次走向世界舞台的机会。

    如果失败…她就会在平凡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

    鱼跃龙门,跳不过龙门的鱼也许会继续在下游安稳度日,但苏乔宁愿在浅滩的石头上摔死也不愿意平凡一生。

    …………

    江大的剧场路远来过好几次,多数都是因为社团活动。

    剧场内的装潢并不算多么气派,反而更像是用来开会用的场地。

    毕竟一个大学不可能专门投资建一个用来表演歌剧的舞台。

    所以这个剧场是一处综合性场所,像是什么迎新晚会,演讲辩论活动什么的都会在这个剧场里用上。

    这也就让路远和宁清师兄坐下来的时候,感觉在这个剧场上表演芭蕾舞是一种非常违和的事情。

    但那又能怎么办呢…芭蕾舞在国内本身就是小众中的小众,路远觉得江大有这个系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了。

    路远和宁清师兄都坐在了舞台的最角落,在这里路远刚好能看见那些从莫斯科芭蕾舞学院来的老师们。

    那是三位看起来已经很年迈的老人,他们在私下用窃窃私语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路远仔细听了一下…

    以路远对俄语的理解,他们大概就是在讨论…等会去吃什么。

    这他娘也太真实了吧。

    不过也很正常,他们这次造访华国估计也是出于交流任务,什么发掘有天赋的学生这种他们也真没想过,这次过来无非就是走走过场。

    结果…上台表演的那些舞蹈系的学姐们,还真没让他们失望。

    路远的意思是…江大的芭蕾舞是选修的。

    选修的意思就是上舞台的学姐们根本没多少人认真在学,多数人都是选择混一个学分。

    这就导致舞台上的表演效果让路远这个外行人…看得都有些尴尬。

    很业余,非常业余,一些学姐上来舞曲一放,还没转上几圈就倒在了地上,最后一联尴尬的走了下去。

    看得那些莫斯科芭蕾舞学院的老师连连摇头。

    虽然有一些学姐成功表演完了一个曲子,可路远看不出的一些小细节上的失误,依然让那些评委老师们哈欠连连。

    “还真就都是上来玩玩的心态呗。”

    路远看得也有些乏,因为她们都没有将这个舞蹈当成自己毕生的事业,多数都是为了学分,单纯的好玩什么的。

    最终压轴的苏乔学姐从阴暗处走到了舞台的聚光灯之下,当看见这位学姐的瞬间,路远原本的困意缓解了些许。

    别让灰熊大仙失望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