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 要养家的男人(第二更!求推荐!)
    路远最初是打算和这位莫斯科学院的老师单独聊聊的。现在路远只能撒个谎,苦口婆心的劝她说…

    “那些都是假的,我能给你的木制工艺品就是单纯的好看,最多当个纪念品放家里摆着,没什么特殊的效果。”路远这话用的是中文。

    翻译如实的告知了伊莎那娃老师。

    这一句劝阻让路远感觉身后一众目光的注视柔和了许多。

    伊莎那娃似乎被自家的翻译给说动了,而且膝盖上的伤势依然在失血,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仔细想想她真要买那些有灵之物的话,也应该去寺庙或者道观一类的地方,这位年轻的学生经营的木制品店怎么可能买到呢?

    路远也看出了伊莎那娃的迟疑,撒谎是出于谦虚,也是为了防止自己被当成传销诈骗被学姐们送进局子里。

    可要是这次生意被路远被谦虚给谦虚没了的话,那就真的完蛋。

    所以路远眼疾手快的直接拿出了名为‘血运坠’的木质吊坠。

    “伊莎那娃老师,你真想找个心安的话,也许这枚吊坠可以。”

    结果伊莎那娃一看见路远手上的那枚血运坠,原本有些动摇的眼神就更暗淡了。

    因为路远手上血运坠的卖相其实不算好,墨雅前辈在雕刻这枚吊坠之初应该是把它往仙宝的方向做的。

    所以血运坠看起来就像是一根上面铭刻着非常细小符咒的小柱子,仅仅只有小拇指那么长。

    普通人是无法看见血运坠上密集的符咒,至少不拿放大镜是没办法看见的。

    伊莎那娃当然也很失望,她可能期待路远给她的吊坠雕刻的是观世音或者佛什么的,这才是目前市场上最常见的祥瑞吊坠,而不是一根木棍子。

    她出于礼貌还是从路远手中接过了那枚血运坠。

    在接过血运坠的瞬间,她手上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

    因为她有一种错觉,她接过的不是一根木棍子,而是一枚在跳动的心脏,一枚血淋淋的心脏。

    只是这枚心脏中溢出的血液没有滴落在地上,反而直接流向了她的手臂当中,开始给她原本已经衰老的血管与血液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这让原本因为失血有些晕乎乎的伊莎那娃瞬间精神一震。

    不是错觉!这就是她要找的那种能扭转自己运势的灵性之物。

    伊莎那娃用手指揣摩着血运坠上密密麻麻的符咒,像是一个久逢甘露的人一样,一只手握着血运坠还不够,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做出了一个像是捂着什么东西在祈祷的手势。

    此刻从伊莎那娃身上瞬间升腾出了整整五缕灵气。

    个人而言这一次灵气产出量已经很多了。

    路远伸出手接住了伊莎那娃身上的灵气,发现还有第六缕和第七缕溢出。

    怎么回事?难不成她也和叶琳琳一样是天生的灵气生产机?

    路远看着手中凝结成小弹珠的灵气团子,揣摩了一下团子的表面明白了伊莎那娃生产的灵气为什么远超于常人

    因为她是名人。

    伊莎那娃作为芭蕾舞舞者虽不如演员那么出名,可在世界的芭蕾舞圈子里也是享有盛名的大师。

    这一名声的加持就让她身上产出的灵气比普通人多上一些。

    普通人一天产出三到四缕灵气已经是极限,伊莎那娃…路远估计只要她拿着那枚血运坠时间长了,一天稳定提供十二缕不是问题。

    这一天的灵气都够一个墨家修为较差的修士日常生活了。

    这意思是以后要多结交名人咯?

    “如果伊莎那娃老师不喜欢这枚吊坠的话,能否归还给我?”路远出声提醒说。

    她听见路远的话很快就晃过了神来,不停的出声说着‘捏’‘捏’,也就是俄语中的不的意思。

    伊莎那娃的反应让路远身后的众人看得非常奇怪,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伊莎那娃很中意这枚血运坠。

    “伊莎那娃老师希望知道这枚吊坠多少钱。”翻译连忙翻译说。

    “这就看伊莎那娃女士自己了。”

    路远做了个抬手的动作,血运坠的效果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路远卖再高的价钱,上百万估计都有人要。

    但它只能在现世活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它就是一件普通的木制工艺品,所以估价上肯定要大打折扣。

    可墨雅前辈的手艺硬要说的话是无价之宝,但她留下这些遗物是让路远给墨家开拓出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不是光靠赚钱能做到的。

    “伊莎那娃老师说愿意用三万美元买下这枚吊坠。”翻译说到这里时还停顿了一下“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再提。”

    还好没用卢布!路远松了口气,可一直在后面站着的路妍听见这个报价却有些不敢相信的愣了一会。

    她不是以一位富家女的角度来看这个报价,而是以一位职场新人的角度来看这个报价。

    三万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大概值二十万人民币。

    路妍也不是没见过一些富豪为了追求一件工艺品而花上大价钱,但问题是真发生在自己眼前,其中的交易人还是自己的弟弟时,她就有一种很奇怪的不真实感。

    二十万她不靠自己的后爸,光是自己勤勤恳恳的工作赚钱多久才能赚到?一年?两年?

    结果自己这位还没毕业的弟弟,出来卖个小木棍儿就有了?

    不对…路远应该是代理人才对,或者是送货的,这样以来的话…

    “我想报价可以减少三层,伊莎那娃女士,我更关心你之前联系我时提到的那件事。”路远直接将伊莎那娃提出的报价稍微拉低了一些。

    因为伊莎那娃在提出三万美元的报价时也是紧咬着牙说出来的,看来这位芭蕾舞大师这段时间也没多少积蓄。

    伊莎那娃对翻译耳语了几句,她似乎在嘱咐翻译好好的将这一句话翻译给路远听。

    “伊莎那娃老师说很感谢这位同学的帮助,她说你的要求是她在消息上承诺过的,她在你们国家认识很多相关从业者,江城就有一位,如果同学你有时间今天下午就能带你去见见那位从业者。”翻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补充说“她还问你有没有其他的木制工艺品出售?”

    “原材料暂时不够,我那边店家也没办法开工,请再等等。”

    路远都在考虑明天灰熊大仙药膳的饭盒要不要变回一次性塑料饭盒,因为墨家子弟们都忙着造引灵灯,没时间再造饭盒了。

    但一次性饭盒是目前墨家子弟收集灵气的重要途径,路远也不能说断就断。

    现在路远能提供的支援就是给他们买更多品质优秀的凡品木料。

    伊莎那娃最后愉快的接受了路远的提议,路远也不怕她反悔,从窥心问道之法窥视来看,这位芭蕾舞大师是一位很重信誉之人。

    于是谈完了这笔生意的路远走出了艺术学院的剧场,自己的姐姐则是跟在了路远的身后,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路远。

    “你之后打算去做什么?”路妍追问起了路远。

    毛子不愧是毛子,伊莎那娃给钱都不过银行和电子支付的,后来她直接领着路远到了自己的储物柜里,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叠面值共计两万一千美元的纸钞给路远。

    路远看着那两叠美元都傻了,可最后还是直接收下了这笔钱。

    路妍从刚才路远与伊莎那娃的交谈中,能感觉出路远开了一家古玩店,应该是古玩店,路远还不是跑腿小哥那么简单的位置。

    “继续去工作。”路远依然游刃有余的和自己的姐姐打着太极。

    “工作?那笔钱…”

    路妍说到这里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管得有些太宽了,可一个年轻人突然有了接近十四万人民币的巨款,怎么样都要去好好庆祝一下吧?

    “存着养家,我该走了,你也照顾好自己。”

    路远现在可没闲心情乱花钱,毕竟还有一个百口之家等着路远来养。

    路妍很明显没听懂路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想要再次追上路远时,发现路远已经走得老远,再一转角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这让路妍的手在半空中轻轻的抓了一下,她总有一种错觉,从父母离婚开始就有的错觉。

    那就是她的这位亲弟弟突然离她的生活越来越远了,似乎只要一个不留神就会彻底消失不见。

    (PS:投推荐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