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别争了,都是我的(求推荐!)
    羌红纱根本不在意神农宗的弟子来攻山门这件事。

    “继续。”羌红纱更在意的是自己弟子体内的心魔反应。

    羌仁体内的心魔真的在他控制隆使用出一套又一套完美的连招与必杀技中消失。

    这种感觉就像是游戏中的隆的怒槽伴随着每一次攻击和被攻击上升,而羌仁的怒槽则是在隆的攻击之下不停的下降!

    “宗主!”

    那位报信的探子见羌红纱探头看着血祭神石上的游戏画面,有些焦急的提醒着敌人已经打到他们宗门的门口了。

    “告诉他们,他们敢现在踏入此地,他们的弟子一人都别想活着出去!”羌红纱的血肉傀儡摆手示意那位探子将自己的旨意传达下去。

    探子‘诺’了一声后就连忙跑出了大殿。

    羌红纱则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大弟子羌仁身上。

    最终当羌仁控制着隆施展出了超必杀灭·波动拳,全数命中在吕延霜的春丽之上,将这最终之战画上了一个尾声的刹那。

    这段时间羌仁身上积攒下来的心魔也被灭·波动拳给一同尽数灭杀殆尽!

    赢了?

    羌仁放下了手柄,像是解脱了一样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刻他进入了一种修真境界中类似于‘无我’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非常适合突破自己的境界。

    可羌仁的修为还没到瓶颈,他没什么境界可突破,他是在等待来自自己宗主的惩罚。

    “羌平出列。”

    羌红纱现在对处罚自己的徒弟并不感兴趣,她想要知道其他弟子在玩这叫做电子游戏的东西时能否消除心魔。

    “弟子在!”周围围观的弟子中走出了一位身材略瘦弱的修士。

    “再和那神农宗的小辈打一场,你赢了她本宗主可赐你一宝物,神农宗的这是你第二次机会,不要再错过了!”

    羌红纱目光轻瞥了一下那位本已经绝望的神农宗大师姐,听见自己还有一枚复活币的时候,她再一次燃起了斗志。

    “谢前辈赐命!”

    吕延霜对着羌红纱的血肉傀儡重重的行了一礼,随后她拿着手柄用极为恐怖的眼神盯着那位第二名挑战者。

    第二轮对决就在羌仁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在一声fight!声中展开。

    羌红纱挑选的第二位弟子这些日子里也积攒了不少杀念。

    遗憾的是第二位弟子消除心魔的效率就远不如她的大弟子羌仁,效果虽然也有一些。

    如果说羌仁七局对决下来将自己的全部心魔给发泄殆尽的话,那么第二位弟子依靠这场电子游戏上的对决最多只能发泄三重。

    效果会这么差的原因羌红纱也猜得到。

    因为没有胜负压力。

    羌仁是赌上了自己心爱之人的性命在参与这场对决。

    可二弟子战败后却什么都不会失去,他很轻松,轻松到认为这就只是一场普通的游戏。

    光是有游戏还不够!

    羌红纱必须要像之前的路远一样,把这场街霸对战弄成是一场死斗!

    败者的一方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样才能有效的帮她的弟子们消除心魔。

    羌红纱想到这里已经开始计划起了该怎么有效的利用电子游戏帮自己的弟子消除心魔。

    果然唯有死斗,让神农宗的弟子也参与进来,败者接受惩罚,胜者赢得奖励!

    这样以来…她的弟子们就无需付出血战的代价就能将心魔给消除。

    困扰了血神宗千年的问题竟然在今天被解决了?

    羌红纱想到这里难免有些兴奋,可迫于宗主的威严,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笑意。

    剩下的就是去找神农宗的掌门真人商议一番就行。

    两大宗门的弟子终于不需要再互相杀戮,可以通过这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来解决血精和粮食分配的问题!

    完美!

    羌红纱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拉神农宗的掌门过来,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于对方。

    冷静,冷静!控制住自己!

    羌红纱这段时间越来越发觉自己不止是身体变成了年幼的样子,就连她的性格也向着年幼的状态转变。

    那怕她很竭力的在遏制住这种性格转变的趋向,可有的时候她还是会做出一些,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丢脸的幼稚行为。

    当羌红纱以为自己弟子受心魔所困的情况马上要迎来转机时,大殿的门突然被外来者给推开。

    神农宗的掌门长春道长,还有他的师妹灵芳道长,在这两位道长身后还跟着四位神农宗的弟子。

    “糟糕!神农宗的掌门都闯到此地来了。”

    “诸位拔剑备战。”

    大殿内血神宗的弟子们看见隔壁宗门的掌门都跑过来砸山门了,纷纷进入了神经紧绷的状态。

    “肃静。”

    羌红纱让自己的血肉傀儡出声让自己的弟子们不要在这时候起杀意。

    因为长春道长会亲自出面造访血神宗绝不是为了…什么攻山门!

    长春道长就是之前的那位老道。

    事实上羌红纱和长春道长有一个必守之约。

    那就是无论何种情况,他们两人见面的场景,绝不能出现在两大宗门中任何一位弟子面前。

    长春道长和她遵守了这一约定足足七十年。

    这七十年间两大宗门的弟子也在表面上互相斗争了七十年,可暗地里却互相扶持一直延续至今。

    长春道长主动带人来到此地的意思很明显!

    他打破了自己之前立下的‘为战而不见之约!’

    血神宗和神农宗之间持续了足足七十年的平衡供给关系,可能会在今天被打破!

    “长春道长此番前来是为何意?”

    羌红纱依然坐在石座上演着戏,演着作为神农宗死对头的戏!

    “羌宗主,贫道此番前来是为了辞别的。”

    长春道长双手作揖向着羌红纱深深的行了一大礼,他似乎也对自己的违约行为而内心有愧。

    “辞别?”

    这两个字让羌红纱有些失去控制的,血肉傀儡直接从石座上站了起来。

    “什么辞别?这灵脉中鬼物横生,你们…能去哪?”

    “前些日子贫道受六天宫所邀,他们希望能将我宗门的仙灵界搬迁至六天宫所处的灵泉中,贫道思索了许久,今日终于下定了决心。”

    长春真人在说话之时,始终都做着弯腰作揖的动作。

    “六天宫?那个斗笠男!你们神农宗去了六天宫的灵泉…就能过得比此地好吗?”

    羌红纱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愤怒,可她再次将自己的愤怒给强行镇压了下去。

    现在羌红纱的感觉就是自己这辈子相依为命的朋友,在他人的忽悠下选择搬家离她而去,空留下他们血神宗在这处灵泉中自生自灭。

    在这个灵泉中,血神宗和神农宗是相依为命的关系,那一方少了另一方都活不下去。

    可六天宫的来人给出了能替代血神宗血精的灵宝,原本神农宗的掌门念及旧情婉拒了多次。

    一直到路远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平衡。

    而羌仁的心魔被消除应证了长春道长的所想。

    在路远的协助下,血神宗也许最后不需要再依靠神农宗来帮他们消除心魔。

    所以长春道长同意了那位斗笠男的建议,决定冒着风险将自家的仙灵界搬到六天宫所在的地方去。

    “羌宗主,这是我们神农宗最后的一些心意。”

    长春道长没有回答羌红纱的问话,他将一布袋的仙果放在了地上,说罢就准备带着自己的弟子们离开此地。

    但长春道长刚走到血神宗大殿的门口,大殿的石门被轰然关上。

    “既然神农宗给了这份送别礼,我们血神宗也不能怠慢,诸位…这位来自妖灵保护协会的树阁下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心动,不如体验一下再走吧!”

    羌红纱可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这一刻当双方的目光都集中在路远身上时…路远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那就是男女两方都因为对方找到第三者而分手了,结果谁都不服谁,于是把自己的第三者拉了出来比谁的更优秀。

    然而…路远作为女方的第三者,心里想的心思是把男方也他娘给抢过来。

    别争了别争了,你们都是我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