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你们很快乐,但我比你们更快乐·上(第二更!求推荐!)
    寻依师妹如今正在神农宗坐客。

    神农宗的仙灵界位于血神宗仙灵界三公里之外,这距离并不算远,毕竟是在同一灵泉中的两大仙灵界。

    所以两大宗门的弟子数十年来争端不断,两大宗门在仙灵界边境也设下了多重阵法与禁制来防范对方入侵。

    今天神农宗的气氛却不像是往常那么紧张。

    神农宗仙灵界结构有点像是灰熊大仙的仙灵界,都是一一棵参天的古树为基础建设起来的。

    只是神农宗的这一棵通天立地盘古树足足有五十米之高,如果龙脉中的瘴气散去的话,看到这棵古树恐怕会误以为是一处镇妖宝塔。

    可这是神农宗存续在灵脉中的根基,虽然这棵树已经枯死,可树身内部依然有屏蔽死灵气的效果。

    这让神农宗的修士们栖息在树内的时候勉强能逃过死灵气带来的负面影响。

    现在寻依师妹正站在这处古树的中段位置,这里被神农宗的修士们打造成了一处用来入定的场所。

    她透过了纸窗刚好能看清古树下面的景色。

    神农宗的弟子们正在举办一场庆典大会,这在压抑物资紧缺的死灵气环境中是很少有的庆典大会。

    一方面他们是在庆祝成功的攻下了血神宗的山门,躲来了一批新的血精用于培育仙树灵草。

    另一方面他们是在庆祝…他们得到了一批物资援助。

    这批物资并非是来自于妖灵保护协会,而是其他的势力。

    寻依师妹目光盯着下方正设宴庆祝的神农宗弟子,在她的身后一个黑影却悄无声息的出现。

    这黑影正是之前用阴天噬道鬼袭击路远的斗笠修士,他悄悄的来到了寻依师妹的身后,拔出了自己携带的佩剑。

    剑刃出鞘的刹那,深紫色的寒芒一闪而过。

    “我没想到真是你们。”

    寻依师妹没有回头却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直接用着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语气询问着身后的黑斗笠。

    那位戴着斗笠的修士在这一瞬间直接对着寻依师妹半跪而下,那柄黑紫长剑被他双手奉上。

    “宫主派我等在这复杂的灵泉中寻少宫主您多年,如今见少宫主平安无事…一直困扰我等的心事了却了一桩。”他说着将手中的黑紫长剑向上举了一些,一直高举过头顶“少宫主我受宫主所托,见你之后将这柄纣绝剑交付于你。”

    寻依师妹轻瞥了一下身后那柄黑紫色的幽深长剑,那是她还没有加入青莲剑宗时的佩剑,也是纣绝阴天宫的传承至宝之一。

    这千年的时间这柄鬼剑在死灵气充沛的环境下气息没有消退多少,反而更强了一分。

    反观之下…

    寻依师妹用手指揣摩了一下自己从青莲剑宗一直所用的飞剑,千年的时间这柄飞剑的灵气已经接近枯竭,差不多是出在垂危病人的状况之下。

    可这飞剑是她师兄送她的,剑名为灵犀。

    “我父亲派你来找我只是顺道?你们这些年在灵泉和龙脉里做什么?”寻依师妹追问。

    身后那位黑斗笠是纣绝阴天宫的御鬼官,放在上古时期就是渡阴魂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那一级的官位,不算大也不算小。

    从寻依师妹模糊的感知来看,纣绝阴天宫距离这处灵泉非常远,这位御鬼官能跑到这里,说明纣绝阴天宫在做这种事已经很久了。

    “宫主在一年前才苏醒,听从了宗灵七非天宫的宫主之谏言,决定代不知所踪的北阴大帝统合灵泉龙脉中的宗门,随后冲出此地,到现世去再建修真盛世。”那位御鬼官的语气中充斥着让寻依师妹有些难以言说的狂热。

    “那你们冲出去了吗?”寻依师妹问。

    “灵泉龙脉中瘴气浓郁,现世灵气枯竭且仙人踏入其中似乎有违天道,有一位大能曾尝试过强行冲出,可出了现世就散去了所有修为重病而死。”那位御鬼官说。

    限制…

    寻依师妹又想到了她的师兄在现世仅有两年的寿命。

    明明在上古时期,宁清师兄的天资万年难得一见,未来得道成仙将会是荒古无人能敌的至强剑修。

    可如今却只能在现世苟延残喘!

    这…真的是对的吗?

    寻依师妹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奄奄一息的飞剑灵犀,目光又看向了那位御鬼官手上散发着阵阵威能的神剑纣绝。

    自己的父亲想要的恐怕是再现修真盛世,想要再现过去的繁华。

    可树阁下想要的是大家都能活下来的未来。

    她该选哪一边?

    正在寻依师妹思考时,下方的宴会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呼喊声。

    本来下面的神农宗弟子就比较吵闹,可那一声音喊的话却引起了寻依师妹的注意。

    “吕延霜师姐跑哪去了?六儿,七儿你们可曾在这宴会上见过她?”

    “没有二师姐,三师姐和四师姐好像也不见了。”

    “大师姐会不会去找血神宗报仇了?”

    “仇?大师姐刚把血神宗的首位弟子给伤其命门,还有什么仇可报?”

    “上次血神宗弟子不是把四师姐给绑了吗?我们花了好大功夫才救回来。”

    “这!唉!难得有一次客人到访,客人还带了这么多物资,她们都不知道休息一下。”

    “留一些给大师姐她们就好了,师傅都没急呢!”

    寻依师妹静静的听着下面神农宗弟子们的讨论,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树阁下,树阁下已经到了血神宗吗?

    寻依师妹的目光透过纸窗看向了血神宗所在的方向。

    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答案,树阁下!

    寻依师妹这么想着。

    ………………

    另一侧,血神宗外围山脚。

    神农宗灵芳真人坐下七位弟子中的大弟子吕延霜正带着她的两位师妹蛰伏于此。

    “师姐,此事不告知师傅是不是有些不妥。”

    四师妹有些害怕的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吕延霜看了一眼自己的四师妹,最瞩目的还是她宏伟的胸怀,这胸怀是被他们师傅钦点的‘你这身材不能修斗法,只可修医者。’

    这位四师妹也是七位弟子中胆子最小的一位。

    “怕什么,打不赢我们不一样能跑吗?就是有些心疼。”三师妹则是有些鬼鬼祟祟的跟在了吕延霜身后。

    她手上正拿着一包白色的糖豆往嘴里塞。

    “好不容易那个斗笠男送来了一批味道好一点的食物,我们这一去一回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三师妹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我没让你们跟过来。”吕延霜说。

    “我们这不是担心师姐你吗?话说平常都忙着和血神宗那些魔头斗法去了,这鬼地方连根草都不长的,他们平常到底吃些什么?石头吗?”

    三师妹平常就是喜欢贫嘴,师傅给她的评价是应该让那齐天大圣来当你师傅。

    “石头,不可能吧?”

    四师妹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吕延霜身后,生怕走错一步激活了什么杀阵。

    “那吃什么?四妹你以前不是被血神宗抓走过一次吗?”三师妹很好奇的凑了过来问“我听说他们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把你抓了后,师傅不出面来救的话,你该不会真被扔进油锅里面被那些魔头做炖菜了?”

    “没有!没有!”四师妹吓得不停摇头。

    “延夏别吓四妹了。”吕延霜忍不住出声提醒说。

    “知道啦知道啦,不过那些魔头也是可怜,仙灵界里如此荒芜,周围环境也这么压抑,也不知道他们生来尝过甜味没有,可能平日只能在枯燥乏味的闭关中渡过。”三师妹依然喋喋不休的说着。

    “这么一想我就更想回去庆祝了,据说那御鬼官还带来了风筝和胭脂,现在宗门里一定很热闹,所以师姐你这次偷偷前来到底是为了何事?”三师妹还没来得及刨根问底,吕延霜就示意她们安静。

    这一刻她们两人才发现自己被师姐带到了一处幽静的密道之中。

    “此地通往何处?”三师妹压低了自己的声线问。

    “血神宗大殿,别出声!”

    吕延霜蹲伏在了密道的墙边,她开始小心翼翼的偷听起了大殿内的动静。

    (PS:我觉得第二更应该放中午比较好,大家觉得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