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引灵灯与指路鸟(求推荐!求收藏!)
    两天后,宁清师兄依然没有醒来,送外卖的工作暂时交给了其他外卖小哥。

    这些外卖小哥快乐并痛苦的忍受着那些妹子追问‘我家宁清小哥哥跑哪去了?’这一问题,依然尽职尽业的工作着。

    路远最近也没什么心情去当客服,全力扶持墨家的引灵灯的研制。

    最终在第二天午后,引灵灯的原型机与设计图在墨雅长老的引导下,被她的孙女墨怜给制作与绘制了出来。

    而现在路远与墨家所有子弟身处于距离玄阳真人道观有五百米之远的死灵气充裕地带。

    “咳咳…”

    “我早就听闻九幽险境凡人踏入就有形神俱灭的危险,没想到还未到九幽这鬼灵气就让人难以忍受。”

    墨家修士们身处在被死灵气环绕的土地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有许多人表现出了极为难以忍受的症状。

    甚至一些修为尚浅的墨家修士们直接开始忍不住内心恶心开始呕吐了起来。

    “怜儿,我教你的东西,你可铭记于心了?”

    灵鬼状态下的墨雅长老手中拿着一枚来自玄阳真人的灵火,这一小团灵火让她能免受周围死灵气的影响。

    “当然。”

    墨怜也没有更多的犹豫,她和另外两位墨家子弟开始组装起了引灵灯。

    引灵灯的外表虽然和路灯非常相似,整体的材料是木制的,但灯体与灯身内却铭刻了无数复杂的符法,只要零件的拼合稍有差池整个引灵灯就会被毁于一旦。

    灯体的原材料是用乌灵木所制,这种木材的储灵效果非常优异,可墨家本身就没多少乌灵木的储备。

    所以墨雅长老给了路远另一个比较折中的处理方案,那就是灯身用凡物,最好是紫檀木最好,沉香树其次,另外还有金丝楠可以选择,其他的凡物树木的话效果会大大折扣。

    全乌灵木做的引灵灯可三百米设一桩,紫檀木做身,乌灵木做灯器的引灵灯可五十米设一桩,后面两种则是五十米到二十米不等。

    具体的则是要看制作工艺,如果有更好的仙品木料,效果还能更好。

    路远听着这三个树种表面上不停的点头,可回去一查这些木料的价格就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墨雅长老所嘱咐的这些凡品木材品种,要么是国家保护级的植物,要么就是贵到不行。

    但…怎么说呢,再贵也没有那些仙品木料稀有,钱能买到的木料都不是问题。

    “手稳一点,引灵符这里也要刻上。”墨雅长老在旁边监督着墨怜的制作。

    这个小孙女在木艺上还有许多让墨雅长老不满意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墨雅长老也想培养自己小孙女的手艺一直到她出师。

    可她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墨怜也很争气,这段时间她从未休息过,双手的十指上贴满了因为刻刀划伤手指而贴上的创可贴。

    疲惫不堪的时候就靠喝自己奶奶做的醒神酒撑着。

    路远看着她现在脸上凝重的表情,感觉就像是两天的时间里让她直接去高考一样,来自祖辈的压力,对自己手艺自信的压力。

    但好在墨怜平常在木艺上的造诣就是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

    平常是学霸,那怕突然要上高考考场也能做到不慌不忙。

    这次安装大概持续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一些墨家修士受不了死灵气的侵蚀,昏迷了过去…被抬回了玄阳真人的道观里接受治疗。

    终于墨怜将最后一块木制零件嵌入了引灵灯中,随后她立刻一抬头看向了引灵灯上方…没有亮,周围依然是被漆黑的瘴气所环绕的黑暗。

    哪里出问题了?

    墨怜捂着自己的额头陷入了沉思中,可她越想心情就越糟糕。

    旁边的路远发现墨怜的心境又开始疯狂掉后,伸出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还想要说些什么。

    “怜儿,你最后一环符记撰写时,一滴汗滴上面了你没注意到吗?”终于一旁墨雅长老开口了。

    “汗水?”

    墨怜现在才发现自己脸颊上全是汗水,背后也已经被冷汗给浸湿,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于是在自己奶奶的提醒下连忙将出错的那一环节符记重新铭刻了一遍,终于当她做完了这一切后,引灵灯的灯芯终于亮了起来!

    环绕在墨家子弟周围的黑暗与瘴气,一瞬间被引灵灯的灯火所驱散,前进与返回的道具也一同被灯火点亮。

    “奶奶!我做到了!”

    墨怜兴奋的转过身想要和自己的奶奶庆祝,可她转过身时却再也看不见任何人的身影。

    当引灵灯被点亮的那一刻墨雅长老的执念也已经完成,她的身影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墨怜也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无从发泄的扑入了路远的怀抱里,将额头埋在了路远的胸口上。

    路远静静的听着她抽泣的声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但突然间墨雅长老的声音再次在墨怜耳边响起。

    “不就是个引灵灯吗?怜儿你哭什么?”

    “奶奶?!”

    墨怜这次是被吓到了,她连忙抬起头四下寻找着,终于把目光看向了她奶奶交给她的那枚灵钥。

    “我将自己的意识封存进了这枚灵钥里,可灵钥不能支持我每日活动太久,所以怜儿你们要尽早找到我们的机关城。”

    墨雅长老的声音说到这里越来越虚弱,最后消失在了灵钥中。

    这算是变成了…随身老奶奶?

    “墨雅前辈应该是睡觉去了吧?”路远看着眼圈已经哭得红红的墨怜说。

    墨怜晃过了神来,这次不止是她的眼圈红了,就连脸颊上也浮现出了一缕绯红。

    因为她刚才当着那么多同族人的面扑进了路远的怀里面。

    “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墨怜后退了几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对路远说。

    “没事。”

    路远看着那一盏被点燃的引灵灯,剩下要做的就是等那位小师妹带一些好消息回来了。

    ………………

    寻依可没什么好消息带给路远,她在这被死灵气充斥的龙脉中行走了两天都没什么发现。

    周围全都是一堆没什么脑子和意识的鬼魂,还有各种负面情绪环绕着她,再加上对宁清师兄的担忧让她有些心烦意乱的。

    如果不是路远临走前送了她一背包的充电宝,她现在可能已经被周围的鬼魂给逼疯了。

    路远在把手机送给寻依的时发现灵泉和龙脉里竟然是有信号的。

    虽然信号只有2G,可起码能起到最基础的短信收发和聊天功能。

    这让路远不得不感叹我大天朝通讯业的强大。

    只是这个信号也是要看地方。

    寻依这两天里给路远的一个有用的情报就是…这条龙脉中走一步,相当于在现世走了二十步。

    其他龙脉缩地成寸的比例,寻依就不知道了。

    “没有回应吗?”

    寻依拿出了一个符咒抛入了半空中,结果符咒被周围的死灵气给吞噬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正在召唤自己上古时代所号令的鬼差们。

    作为纣绝阴天宫的少宫主,寻依在古时有无数对她忠心耿耿的鬼差鬼物。

    这那怕她入了青莲剑宗也是同样。

    在青莲剑宗内修行时,她就依靠这些鬼差和自己的父亲联系。

    父亲…他还好吗?

    寻依想到这里内心的忧愁有多了一分。

    可突然间她扔出去的符纸有了人回应!

    在满是漆黑瘴气的灰雾中,一只全身上下圆滚滚的白毛飞鸟很努力的挥动着自己的翅膀落到了寻依的手指上。

    “少宫主!你还活着!”这只飞鸟嘴中喊出了一个略带焦急的女孩声音。

    这只鸟的外表很像是银喉长尾山雀,可体型比银喉长尾山雀要胖上不少,尾巴上也有些许奇异的花纹。

    这鸟在九幽的学名叫做绘尸鸟,在多数正派修士眼中是一种邪物。

    传说绘尸鸟可在画作中移动,趁画的主人在熟睡时凿开画主人的脑袋吸食对方的梦境和脑髓。

    这段传说前半段是对的,绘尸鸟确实有在画作中移动的血脉神通,可它们不吃人脑髓,梦境倒是吃,只不过吃的是人的噩梦。

    “啾儿,我的父亲现在状况如何?”寻依喊出了这只绘尸鸟的名字,连忙询问起了自己父亲的近况。

    “我只记得宫主让我在这龙脉中寻你下落,至于其他的…我都不记得了。”她有些委屈的说。

    “不记得?!”

    寻依听见这个回答立刻用双手抓住了这只肥啾开始探查起了她的灵识。

    探查出的结果非常糟糕。

    她的灵识经过了千年的时间已经变得有些千疮百孔。

    在九幽中走火入魔的鬼修灵识基本都是这样。

    被死灵气侵蚀得太深最后彻底失去自我意识。

    这只绘尸鸟却没有。

    她用自己能吞噬不好记忆的血脉神通,把自己那些负面影响的记忆全都封存了下来。

    这也导致她现在除了‘要找到少宫主’这个目标,其他的一概都不记得了。

    “少宫主你别担心,我用灵气回忆一下一定能想起来。”

    这只肥啾也显得有些急,说着就想调动周围的死灵气,帮忙开启她封存下来的记忆。

    “别用!”寻依直接出手制止住了她的行为“你再用这死灵气调动里灵识里的记忆非变白痴不可!”

    “可是不用死灵气的话,少宫主你就无处可去了啊。”

    “我可以等,你现在去找树阁下。”寻依轻挥了下自己的手,让这只肥啾再次飞了起来说。

    “树?”

    “妖灵保护协会的会长,他一定有让你不受死灵气负面影响的前提下恢复自己的记忆。”寻依在这只肥啾腿上绑了一个指路符“跟着符咒飞,去找树阁下!”

    “少宫主那你怎么办?”

    “我去下一个灵泉看看,无需担心我…树阁下那里有许多神奇之物,你到了哪里一样可以和我联系,快去!”

    寻依用着命令的口吻对那只肥啾说,她在寻依头上盘旋了一小会,只好有些委屈的跟着指路符向着玄阳真人所在的灵泉地飞去。

    (PS:作为江城人,我住的小区前段时间来救护车了,唉大家要注意自己身体健康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