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拿走!都拿走!不要让我看见这东西!(6000字大章!)
    世纪大厦周围没有路远想买的东西,或者说有想买的才怪了。

    路远也不敢买太出格的风月之物,本质上还是律法允许之下的杂志刊物,可国内能买到的类似的就只有男人装。

    不过男人装的那味实在是太淡了,路远真正的目标是花花公子杂志。

    但普通的报亭是买不到花花公子的。

    于是路远在一哥们的帮助下在江城找到了一处专门出售和回收旧书籍和刊物的老书店。

    在这里路远找店主买到了许多花花公子的旧刊,店主还表示自己有比花花公子更刺激的风月之物卖,路远则是‘不了不了,告辞告辞。’

    花花公子在国内似乎没有销售渠道,只能在网上买,所以那怕是二手杂志也算不上便宜,一本需要二十五元左右。

    路远在交了租房的钱之后身上剩下的钱就只有三千块。

    可该用钱的时候路远绝不会犹豫,所以路远直接出了买十本花花公子的钱和买二十本男人装的钱。

    男人装在国内就有售卖,二手比较便宜些只需要五元就能买到。

    这家店主收藏的杂志还挺多的,路远花了一点心思在一大堆二手刊物中挑选起了最精品的那一种。

    “你们不能帮忙找找吗?”路远瞅着正站蹲坐在店门口的黑猫。

    “找?我可对你们人族的风月之物辨认没什么兴趣。”黑猫说着直接跳到了路远的手边,站在了一本花花公子的杂志上。

    她在看见杂志上的那些女孩时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疑惑,每当路远翻过一页脸上疑惑的表情就会浓重一份。

    “路远,这些境外之人的女孩衣物怎么都穿得这么少?她们很热吗?”黑猫有些不解这些女性身上怎么就只穿一件破布条。

    她说着还用自己的尾巴翻了一页,结果不管她怎么翻,这些杂志中的女性身上的衣服就没有超过肚脐的。

    “某种意义上的确实很热,宁清师兄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路远举起了其中一本展示给了宁清师兄。

    其实宁清师兄从进这个收藏间开始就看见了书柜里展示的各种…具有纪念意义的花花公子杂志刊。

    原本他就已经开始闭上眼睛让自己不要去看那些风月之物,结果路远这一提醒,他再次一睁眼看见了有些冲击他三观的东西。

    “我在尽我所能。”

    宁清师兄现在表现得就像是被妖精抓住的唐僧一样,周围的妖精百般戏弄,唐僧则是一脸嫌弃和恨这些妖精不争气的表情然后侧过了自己的目光。

    可现在他们是在寻在给玄阳真人拜山门时的礼物。

    这在宁清师兄看来和去那些险境谋求天材地宝的历练并无差别。

    现在路远已经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绝境之中,宁清师兄当然也不能一直站在旁边袖手旁观!

    “就这几本吧。”路远合上了手中的杂志,反正那位玄阳真人不满意的话,路远还能再继续换。

    可古时候的修士都能把仕女图当成风月之物来看待,这些花花公子的杂志估计随便拿出去一本都会让对方的道心遭受到极大的震撼。

    更别提网上那些车速超过三百码的老哥们了。

    “让路远道友见笑了。”

    宁清师兄走出书店的时候一脸解脱的表情,可能在面对鬼灵界的时候宁清师兄都没有这么累过。

    路远将这三十本拜山门用的杂志给装入了一个背包中带回了世纪大厦的二十一层。

    “先拿十本过去敲山门,玄阳真人满意的话就再送一些进去。”

    路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将多出来的二十本放在了客厅中,宁清师兄是已经做好了进入鬼灵界的心理准备。

    “师兄,虽然我觉得问这个问题有些多余,那位玄阳真人该不会是嗜好女色之人那种类型?”路远已经说得很含蓄了,这次鬼灵界之行路远有求于玄阳真人。

    所以在与对方见面前,把对方的性格打听得越相识越好。

    “好女色?不可这么说,我听我师傅说从他认识玄阳真人开始…他就未曾近过女色了。”宁清师兄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严肃。

    “啥?那他要着东西是拿来烧柴的吗?”路远说着晃了一下手上拿着的一本花花公子杂志。

    宁清师兄瞬间掩面移开了自己的目光随后继续解释说…

    “虽我不甚了解,可玄阳真人所修的玄照渡生决的要诀应该是积攒自己的阳气,这一条件下恐怕这一功法要求修炼者毕生不可泄身。”

    “……”

    路远的表情从惊愕转变成了同情,最后变成了无话可说。

    搞半天原来玄阳真人修的是童子功?所以才憋坏了需要靠这只东西来缓解吗…

    “我现在就怕这东西刺激性太大,让玄阳前辈把持不住,不过…先见面再说,金钰准备好了吗?”

    路远也不再打听更多的东西了,直接挠了挠自家猫咪的下巴询问她做好了进这鬼灵界的准备没。

    “你不需要问我,而是你准备好没,路远小子。”

    黑猫像是往常一样用自己的爪子把路远的手给摁了下去。

    路远没有浪费时间,宁清师兄主动开路打开了鬼灵界的缺口,路远伸出手的瞬间就被鬼灵界给吸入了其中。

    当路远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带。

    周围全都是漆黑色的死灵气所构成的瘴气,能见度低到了不足一米。

    路远刚站稳没多久,周围的死灵气就环绕于路远的全身,各种负面情绪涌入了路远的意识内…

    这让路远泛起了一种恶心的感觉,就像是站在一辆公交车上转圈圈,这辆公交车还在参与秋名山速降竞速赛一样。

    “路远道友你没事吗?”

    宁清师兄来到了路远的身侧,指尖在半空中轻划了一下用两缕灵气放出了一个清心咒到路远身上。

    可周围死灵气给路远带来的负面影响并没有消退多少,一直到路远家的那只黑猫坐在路远的头上后,路远的恶心感才彻底消退。

    “我还是小看了驾驭死灵气带来的负面作用。”路远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让死灵气带来的负面作用稍微减小了一些。

    “就算你不驾驭,你没学什么御鬼之法的话,暴露在这死灵气的环境里心境也会受到重创,大多数修士都是这样的。”

    黑猫蹲伏在了路远的脑袋上用自己的灵气护住了路远的身体,周围的死灵气暂时被黑猫给驱散走了部份。

    “为什么不把范围弄更大一些,周围的能见度太低了。”路远看了一眼周围,在路远头上的猫猫牌电灯泡,让能见度提升到了两米。

    可周围的环境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你没发现我们被包围了吗?”黑猫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提醒着路远说。

    路远这时候才意识到周围的鬼物数量多到了可怕,在漆黑的瘴气中有上千双深红色的鬼火在盯着路远这边。

    宁清师兄本想用驱鬼之法将周围的鬼物都驱散掉,可他在察觉到这一恐怖的数量之后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灵气。

    这个鬼灵界比路远预想中要大得多,路远的感知散布出去甚至无法触及到这个鬼灵界的边境。

    栖息在这个鬼灵界中的鬼物们看起来并不是现代人,它们残破的装束上更接近于古代时期的士卒与难民。

    路远正观察着周围的鬼物时…黑猫突然把自己身上的灵气给收回,同时用自己的尾巴遮住了路远的嘴巴。

    路远下意识捏住了自家猫的尾巴,但在浓郁的瘴气中传来了马蹄的声音…

    宁清师兄对路远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路远意识到了什么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在黑色瘴气中走出了一个骑着战马的身影,如果说路远之前观察到的鬼物都只是小兵小卒,那么这至少是一位鬼将。

    他身着一身残破的铠甲,三根箭矢与一柄青铜剑贯穿了他的胸口,在头盔之下的面容已然是白骨骷髅,燃烧着鬼火的瞳孔像是在审视路远和宁清师兄。

    当这位鬼将缓慢的来到路远身前的刹那,宁清师兄已经悄然的握住了自己断掉的飞剑断宿,另一只手抵在了断宿的剑刃上。

    不需要怀疑,这要这鬼将敢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宁清师兄手中的飞剑就会瞬息射出将周围的鬼物尽数诛杀。

    而走到路远身前的鬼将伸出自己的长枪缓缓的抵在了路远的手背上…看见这一幕宁清师兄差点就要出手了。

    可路远却抬手示意宁清师兄保持冷静…

    当路远屏住自己的呼吸近乎停止时,那位鬼将自觉无趣不再理会路远和宁清师兄,独自一人骑着自己已经死去的战马远去了。

    “呼。”路远确认鬼将彻底离开之后才小小松了口气。

    “它们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杀念。”宁清师兄走到了路远的身侧小声说。

    “该不会是被玄阳真人给…同化了吧?”路远的手上正拿着一本花花公子的杂志,刚才一瞬间路远甚至怀疑那鬼将是为这本杂志来的。

    “玄阳真人并不会御鬼之法,那些鬼物都是无主的。”宁清师兄并不认可这一说法。

    路远也并不想计较这些,结果路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花花公子杂志时……

    “我的妈…这国际超模怎么都变马赛克了?”

    路远手上的那本花花公子的杂志上的印刷油墨出现了脱落错位的情况。

    这简直就像是恐怖游戏里的一张画作前一秒还挺正常,下一秒画作上人物的脸就没有了一样非常诡异。

    “死灵气和鬼物会侵蚀凡俗之物的状态,食物暴露在死灵气下时间过久会变得很难吃,木制用品会快速腐朽,画作用油墨也会脱落,所以那些鬼修会经常来九州购置物资。”

    黑猫继续向路远科普着一些上古时代有意思的知识。

    “这当鬼修也太辛苦了吧…”路远说话间查看了一眼自己背包里的另外九本杂志,好在有黑猫的灵气保护影响并不算大。

    路远也没把什么贵重物品带进来。

    就在这时一缕淡金色的灵气所构成的小火苗突然出现在了路远和宁清师兄的面前。

    “玄阳真人发现我们了,这时他的引灵火。”宁清师兄说。

    “那就跟着去看看…”

    路远敢进鬼灵界的最大倚仗其实就是…路远随时都能想走就走,就算是上古仙人也留不下路远。

    这一点路远已经在灰熊大仙那边测试过了。

    这团淡金色的灵气真的只有引路的效果,周围的鬼物发现路远时依然会靠近,无奈之下路远只好按照恐怖游戏里的经验憋气静走的缓慢前进。

    妈个鸡,等我收集的灵气多了,把你们全渡化掉!

    路远现在手头上的灵气真的很紧缺,把灵气用在战斗上是现阶段最不划算的用法。

    好在周围的鬼物也算聪明,它们能感觉到宁清师兄身上的气息并不简单,不是宁清师兄怕它们,只是不想出手而已。

    于是多数鬼物都是选择绕道走的,可能也只有一些确实不简单的鬼将会过来看看这俩城里来的人。

    这次行程持续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终于当那一缕金色的灵火消散的瞬间,周围的瘴气也逐渐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处被淡金色光芒所笼罩的小道馆。

    道馆并不算大,可这种体验却让路远有一种背诵桃花源记的冲动。

    “宁清小子,没想到千年后你还活着。”

    一位白眉老道从道馆中走出,他的出场真的是把特效全部都点满了,金光在他身后流动…光是看特效就能感觉出是一位得道成仙的高人。

    不光是特效,路远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抵御的气息。

    之前初见宁清师兄时路远也感觉到过这种气息,这可能就是仙人在全盛时所带来的感觉。

    “玄阳前辈。”宁清师兄向着这位老道行了一个门派礼,路远则是行了一个最简单的作揖礼。

    “免礼免礼,不知你师傅和师叔尚且安好?”玄阳真人一上来就开始戳起了宁清师兄最心痛的地方。

    宁清师兄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玄阳前辈…我师傅和师叔未能挺过大劫,他们为了我门的延续倾尽了自己的全力。”

    “这……”玄阳真人听见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一会,最后脸上露出了难以平复的悲伤“你门青莲心法本就是修的断七情六欲,我本以为你青莲剑宗的两位不会做这种傻事,可看来那怕得道成仙,还是无法斩断自己的善欲。”

    宁清师兄没有回答…

    “那这位是…”玄阳真人把注意力放在了路远身上“金钰阁下,难不成这位是路家人?”

    “……”

    路远真的觉得自己没必要戴什么面具了。

    “你们路家人现在来我这里,恐怕是有事相求?”玄阳真人并没有请路远和宁清师兄进这道观的意思,他直接看着路远说“是否是将此地周围的鬼物都灭除掉?”

    “如前辈所说。”路远还没提要求和送拜山门的礼物呢,他就已经猜出了路远来这里的目的。

    “那我的回答是不可,三位请回吧。”玄阳真人说着就想要转身走进道观中。

    “等等!玄阳前辈,我们带了有助于你修炼之物想赠予前辈!”宁清师兄甚至比路远还先一步出声说。

    “有助于我修炼之物?宁清小子我知道你知晓我的喜好,可我对你们青莲剑宗挑选出来的风月之物,实在…提不起半分兴趣啊。”玄阳真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有些后怕的摇了摇头。

    路远看他这表情好像…以前被青莲剑宗送的风月之物给毒害过?或者震撼过?

    “前辈能否告诉我,青莲剑宗过去赠予您何种风月之物?”路远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了上来。

    玄阳真人也没忌讳这件事,他一招手…一柄带着剑鞘的长剑飞入了玄阳真人手中。

    这柄剑看起来是用白玉所造,在白玉表面隐约透着诱·人的粉红色泽…路远觉得这柄剑要是能化人的话,一定是一位魅·惑的少女。

    可路远在这柄剑上感觉不到任何灵气,它就是一把很普通的剑。

    干!你们青莲剑宗的性·癖这么奇怪的吗?

    “凝脂白玉剑,青莲剑宗用的一种礼器,天底下怎么会有人把剑当成风月之物呢?路家后人你说是吧?”玄阳真人看起来也很委屈。

    大人时代变了,这个时代不止有人把剑当风月之物,甚至于舰,枪这些都是了。

    当然这些路远是不会说的。

    路远瞅了一眼旁边的宁清师兄,宁清师兄也显得有些难堪。

    “所以宁清小子你还是请回吧,你师傅送我的这礼器我还要为他放着,你就别再乱送什么东西给我占位置了,我这道观本来就小。”玄阳真人说。

    “等等前辈!并不是宁清送你的,而是我。”路远立刻喊住了他。

    “你?路家后人,你应该听你身旁那师兄说过,我对风月之物的要求可是超脱了那些凡俗所想。”玄阳真人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路远其实可以简单的翻译一下玄阳真人话中的意思,那就是‘我对色·图的要求可是超脱了普通人的想象!’

    “稍等。”

    路远打开了背包直接拿出了一本花花公子的杂志将封面展示给了玄阳真人。

    “嗯?”玄阳真人先是疑惑了片刻,随后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路远手上那本花花公子杂志的封面。

    他在看清楚封面上的画面后眼睛又突然瞪得老大。

    路远选的这几期都是亚洲女性比较多的期次,在这期花花公子的封面上正是一位模特穿着蕾·丝内·衣,侧身看着镜头的一张。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千年未出世…世间的画技已经进展到如此精湛以假乱真的地步了吗?这女子身上穿的衣服虽未看懂是什么,可……”玄阳真人说着捋了捋自己长长的白须,用高深莫测的语气说出了“确实是好用之物啊。”

    “不止这一张呢,还有很多。”路远打开了杂志开始翻页展示给了玄阳真人。

    杂志中的女孩们或妖娆或妩媚…身上所穿的衣服多数都是泳装与内·衣。

    可能路远这种接受过现代老司机洗礼的人看起来没什么,可玄阳真人已经处在一愣一愣的状态了。

    “无量天尊…”

    玄阳真人盯着看的眼睛发直,这时候他可能已经找不到什么形容词,只能这样感叹一下。

    “如果玄阳前辈愿意接受我们的委托,这风月之物就是前辈你的了。”路远在给玄阳真人看到一半时突然合上了手中的杂志多他说。

    而玄阳真人也很快反应了过来,随后连连摆手摇头。

    “不可不可。”

    “前辈,我这里还有几本!”路远说着一摆手,像是在变魔术一样手上的杂志从一本变成了三本又从三本变成了五本。

    玄阳真人瞅着杂志封面上的那些女郎们,道心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内心微微有些动摇,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欲念。

    “唉,路家小子你还是请回吧,就算你送再多我也不会接受你们请求的。”玄阳真人说。

    这话让路远很快找到了突破口,因为玄阳真人并不是因为好处给的不够才不愿因帮忙,也不是因为自己的灵气不够或者贪生怕死之类的理由。

    他看起来有一个更大的理由和原因才会纵容这些鬼物在鬼灵界内乱跑。

    “这些风月之物本就是拿来赠送给玄阳前辈的,但在离开前,我想要知道前辈你…不愿意净化这些鬼物的原因。”

    路远说着将这些杂志双手奉上,玄阳真人瞅了一眼旁边同样一脸真诚的宁清师兄,最后有些妥协的一摆手中的长袖,将那些杂志尽数收入了自己的袖中。

    “进来吧,路家后人…我有些东西要给你,还有些事要告知于你。”玄阳真人说着领着路远和宁清师兄走入了他的道观中。

    (PS:新的一天请求推荐支援!新书期推荐真的很重要,大家投一张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