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95.魏晋之公子无双
    那‘绝无此意’四个字尚未说出口, 就直接被乔玄之给挡了回去。

    制止了大儿的未竟之语, 他又转身对着阿岱正色道:“九儿此话可真?”

    “嗯!儿子现在师从大天师, 这观人之术虽是初学乍练,但于亲近之人的祸福却尚能算准几分的。

    阿父的气运不对, 若强行登基, 于天下或无大碍,但自身寿元却很可能被拦腰斩断。

    倒是大兄气运日渐浓郁, 身体渐好之后, 面上也多了人主之相。

    现虽仍有些许不足, 但只要之后几年‘镇之以静’, 必将国运昌隆。”

    乔家除了四叔那个怪胎, 一家子都笃信道家, 现在拿大天师说事, 自然无往而不利。

    果然,听阿岱如此一说,乔玄之和乔峻都是眼睛一亮。

    “九儿竟是师从大天师,之前如何不说?”

    “儿子并未出师,如何好到处去说, 此次若不是事关重大,也不会因此坏了天师规矩。”阿岱假做无奈道。

    一句话又引得那父子两人担心起来:“若大天师那里怪罪?”

    “并无大碍,儿子天赋异禀, 乃大天师选定的衣钵之人, 如此也只是小事, 虽有闲言却无大碍。”

    这句话被他说的脸不红气不喘, 几世历练出来的脸皮,果然是非同小可!

    乔玄之和乔峻父子听的却是双眼放光,尤其是前者,他一直属意这个儿子承继家业,在知道其意愿之后也是一遍遍劝说,便是此时甚至都未曾放弃。

    所以刚刚阿岱直白的举荐长子登基,他心里多有不虞,却没想到竟然是他自己另有机缘之故?

    要说来,大天师在他们这一众中可当真是犹豫神仙一样的人物。

    长子继承家业,心爱的小儿子又能得传大天师衣钵,他现在只感觉睡觉都能笑醒,对于自己只能当太上皇的事情,那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了。

    父子三人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事情便非常简单了。

    在群臣的恭请之下,打着国不可一日无君的幌子,一个月之后乔峻顺利登基,并定国号为唐。

    不得不说,只从这国号,便可见阿岱那满满的私心!

    只是这次登基,因为乔玄之的存在未免便多了许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例如,自古帝王登基之后,首先要么大封群臣,要么便是大封后宫,只到了乔峻这里,首先最紧要的自然是封自家阿父为太上皇。

    之后便是几位叔叔,只让二郎主和三郎主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册封他们的时候,竟然也只给了叔王的位置,而正儿八经的亲王竟然给了三郎和四郎。

    反倒是小的那两个,老四因为出家,又因为之前跟着阿岱多有功劳,此次竟然得了个护国大法师的衔;而老五也是实打实封号王爷。

    他们凭什么?

    简直是岂有此理!

    两人怒气冲冲的一路找到自家大兄,想让他这个太上皇出头给自家做主,却只得了一句:“你们这又是何苦,三郎和四郎能干,你们倒不满意了?”

    他们又不好说,原打着自己占个王位,老三和老四自己再自家打拼出一个王位来,那到时候两脉至少也能站住两个亲王位置,何其美哉!

    满肚子的如意算盘,却是在一开始就夭折了,大郎这一招儿实在是太过奸猾,偏偏大兄又不给他们做主,一时间竟然无计可施。

    这两人守着坞堡的时候倒是可用之人,至胶东之后便已经一味的开始享受揽权了,现在立国更是只求他们不要添乱。

    乔玄之目送两个弟弟恨恨而去,一时间不免又升“同患难易,同富贵难”之感,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家兄弟,又不能远了薄了,遂也只能传话让大郎平日里对两位叔父恭敬些。

    自己再无事的时候多多招他们过来,大家乐呵一下,至少不能让他们生了旁的心思。

    现如今也只庆幸,虽他这辈儿上的兄弟几个除了老五之外都没什么大能耐,但是下一辈中三郎四郎等具都是一时之选,只要他们兄弟能够同心协力,倒是不愁大事不成。

    当然,这乔家最郁闷的绝对不是那老哥俩儿,而是二郎和八郎,作为国主的亲弟弟,竟然只得了一个侯位,并且还一直被圈在了邺城之内,轻易不得外出。

    其内心之郁愤不平,差点都能将他们自己个儿给烧成灰。

    因这股郁气,这两人也不可能是长寿之相,没过几年,便自己把自己给憋屈死了。

    底下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不得圣意的,怎么说凭着亲兄弟的关系,死后也能封个王呢,却没想到乔峻在这件事情上小气的很,任凭太后在那里哭闹,任凭底下人如何劝他友爱兄弟搏一个仁君之名,楞是不为所动。

    ······

    在刚刚立国的几年时间里,乔峻一直都听从阿岱的嘱咐,认准了‘镇之以静’四个字,对内抓紧恢复人口生产,对外也是广结善缘。

    给人的印象便是北面不敢得罪,南面不好得罪,长久下来不免让人觉得软弱可欺。

    这一年乃是乔峻登基第六年,也就是广平六年,拓跋鲜卑因为前一年冬季大雪遭了灾,牲畜人口死伤无数,再不满足于大唐那一点子朝贡,终于下定了决心于春季南下攻唐。

    而东晋不知如何得到了消息,竟然也派兵南下,妄图北上复国。

    这两方南北夹击,妄图分了大唐领土,却不想辅一碰面,竟然便如唤醒了一头沉睡的雄狮般。

    拓跋鲜卑刚刚进入大唐便遭遇了迎头痛击,非但如此,此前业已答应结盟的慕容鲜卑竟然再次反复,直接从他们后方攻了过来。

    慕容氏的实力经过近六年的修养生息,再加上海上所获之利的补充,早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只能看着两头猛兽打架,自己抽冷子叼一口就走的疯狗。

    而是长成了能够力搏狮虎野狼,是以在同大唐的联手夹击之下,竟然直接攻入了拓跋鲜卑的腹地,并最终将其灭国,两家分了代国了事。

    至于东晋的所在对于大唐来说更是简单,这些年来其内部南北世家对立日趋严重,几欲成水火之势。

    若不是有大唐的海上船队暗中往来支持,南人世家几乎被打压的毫无还手之力。

    在东晋朝廷北伐之际,煽动并支持其在南方造反简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更何况,这些人里可是不知道有多少是正一道的信徒,早已经暗中投靠了大唐的呢。

    是以,到此为止,大唐统一南北简直便是众望所归!

    ······

    忙完了家族天下的事情,阿岱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当时一时有感所发的宏愿都算得上已经完成了。

    而且,从小金反馈回来的信息中,它明显从中得了很多好处,这倒是意外之喜!

    将一些自己所知道的可能对大唐有用的书籍资料默写下来,又见阿父和长兄的身体具都无错,阿岱一个闪身,便再次潇洒的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只是,一个人好寂寞啊!

    阿岱独自在玄元观的阵法外面徘徊,在进去与不进之间犹豫了良久,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这家伙一闭关就是几年的时间,阿岱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若不是小金这家伙每次都保证其并无危险,阿岱早过来看过了。

    只,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强角落那个明显盘膝而坐的人形物体,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斥心间。

    抬手颤巍巍的将人形物的脑袋扶正,阿岱在确认了这真的是教主在此世界的躯壳,并且真的真的已经死亡仅仅只剩干~尸之后,阿岱第一个想法便是将小金给拽出来活劈了!

    “小金,出来!”

    一直住在阿岱识海中的小金,感受此时围绕在身周的风暴,很想咬咬牙,很有骨气的说一句:偶不出去去,打死也不出去!

    奈何行事比人强,在主人发疯彻底毁掉这个世界之前,它必须的出去说清楚啊,要不然就真的要没命了。

    “爹爹,爹爹,二爹爹真的没事啊!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是真的没事!”

    其实阿岱也能够感觉到那个人没事,要不然这么多年来也不至于玩儿的这么安稳,对其闭关之事竟然一直不闻不问。

    即便如此,他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刺激到了,包括上一世,这人就死在他面前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

    双眼越来越红,几世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轮转好的,不好的高兴的,悲伤的

    走火入魔?!!!

    小金这下是真的被吓住了,一直大叫:“爹爹,爹爹”

    喊了半天,见他竟然仿佛听不到一样,而且身边的红色已经快要将自己给淹没了。

    小金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猛地一跺脚,将周围的红雾震散一些,对着阿岱再次喊道:“爹爹,爹爹,你做好准备,我们现在就去找二爹爹去!”

    它说完这些,发现周围红雾果然散了一些,再顾不上其他,一个法决打出,眼前的空间便出现了一个空洞,一晃之间,小金护着阿岱的魂体消失无踪。

    原地只留下两具无人的躯壳,相依相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