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81.魏晋之公子无双
    因乔岱弄出来的动静太大, 乔家狼兵进入山寨后遇到的阻挡几乎为零, 一路循着血迹过来。

    看到的便是自家郎君风姿如仙而立,身周跪了满地人的场景。

    这.......

    几位队正互视一眼,再次确认, 自家郎君果然是神仙中人。

    没见,这些穷凶极恶的山匪, 只被他几句言语就已经感召了吗?

    那伏地而跪的姿势, 再没有比他们更虔诚的了!

    至于那地上蜿蜒的血迹, 没看到没看到,他家郎君仁慈宽恕怎会有杀人之举?

    一定是这些山贼分赃不均以致互斗, 他们郎君在山下的时候便已经神目如电发现了此场景。

    为了他们能够少些死亡,更是加快了速度先行上山。

    狼兵们脑补的一个比一个厉害, 估计便是乔岱现在当着他们的面杀伤无数, 他们也能立即就给想出另一套说词来证明自家郎君的不凡之处。

    至此,他们对于乔岱的崇拜已经到了极致,便如被洗了脑一样, 哪怕便是乔岱告诉他们:吾已经施展秘法,赐予尔等金刚不坏之身!

    这些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并且为此敢于赤身面对刀枪箭矢而不退。

    这并不是他们愚昧,而是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里, 人们太需要一份寄托, 一份能够带领他们走出去的希望。

    至于到底走向天堂还是地狱, 其实早已经没人能够顾得上了, 动荡而不安的人心, 急需一份信仰。

    虽然感到这些狼兵,此时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略微奇怪了些。

    但因并未感到危险,所以乔岱也并未在意,也因此等到某一日发现自己的这些属下竟然都变成了自己狂热信徒时候,才会迷之诧异。

    将这些善后的事情都交给了几个队正,乔岱便向着那所谓贵人居住的地方走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正好看见之前被他吩咐过去抓人的那个山匪正陪着那‘贵客’,还有几个侍卫向着这边赶过来。

    见到迎面而来的乔岱,那山匪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然后迅速的逃离那‘贵人’身边,在乔岱身前三尺之处跪下

    “大人,奴已经将人给您带来了。”他望向乔岱的目光中充满了热切,眼巴巴的盼望着自己做的能合对方心意。

    乔岱却懒得理会他,见那人没有跑掉,便放心了,对着身后跟来的两个狼兵吩咐道:“将人都给绑了吧。记住,等下要单独关押,不要让人跑了。”

    “诺!”两个狼兵欣然领命,手腕一抖,提着手中一杆长枪就攻了上去。

    那几个侍卫武艺不弱,并没有将这偏僻之处的小小盗匪给放在眼里,待交上手后方知道今儿是遇到了硬茬子,却也并没有多担心。

    毕竟他们有六个人,对方却只两个,在他们看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落败。

    等他们意识到不对,想脱身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两个狼兵配合默契。

    他们虽然六个人,却根本挡不住,没过多久便接连有人被伤了手脚倒地不起。

    那领头之‘贵人’这时候才慌乱了起来,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对我等下手,难道活的不耐烦了吗?”

    乔岱对这个胖子厌恶以及,尤其是当回想起他和匪首两人所说话语的时候,心中的恶意简直压都压不住。

    爱吃人肉...尤其是爱吃婴儿血肉...活煮比杀死之后滋味更加鲜美......呵呵......

    长剑微动,已经将这人双手之上的皮肉一层层的给剥了下来。偏偏他一处痛穴一处止血的穴道被封,看着那薄薄的肉片从身上分离,身上的疼痛加倍,却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胖子又怕又痛,一时间涕泗横流屎尿齐飞,简直让人没法看。

    乔岱却看得很是开心,边看还不忘笑着说道:“喔,谁?在这土匪窝里的难道不是土匪?爷爷今儿既然遇上了,正好锄奸扶弱,杀一个痛快。”

    仿佛是为了配合他那一句‘杀得痛快’,两名狼兵的攻势骤然加急,本已经雪上加霜的几个侍者立马全趴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拎着染血的长~枪,两个狼兵恶狠狠的望向已然痛的在地上打滚儿的为首之人,只待乔岱一声令下,就要将人给直接刺出几个窟窿。

    “你你你,你们不能杀我,我可是大赵散骑将军,特来此招降你们这些山匪的,你们不能杀我,否则陛下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也许是最后一句话给了这人勇气,所以他一直不停的重复了起来,那脓包样子哪有一点儿散骑将军的样子。

    两个狼兵虽然被他的话惊到,但都是一脸的不信。

    反倒是乔岱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只是这石勒嘴里说着只要各坞堡时限之内献上质子,便允其归附。

    暗地里却派人笼络这些穷凶极恶的山匪,是想做什么?

    ......

    “郎君,这些人该怎么安置?”

    山寨的大厅上,乔岱正坐在主位听着手下汇报从那位‘贵人’口里得到的情报,以便计划下一步该如何走。

    另一边,柳木终于安顿好了那些女人孩子还有受了伤的山匪。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做,所以只能来请示自家郎君。

    乔岱也有些发愁,这里离坞堡有一天多的路程,不过,这是以他和狼兵的速度来走。

    若是换成这近百女子孩童的话,估计三四天能到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么多妇孺浩浩荡荡的赶回坞堡,路上不安全不说,到了之后也会降低坞堡的防御力量,怎么算都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最好的结果就是,将她们另选地方安置。

    乔岱心里甚至想着将自己这支狼兵也跟乔家坞堡完全割裂开来,这样他以后做事也能少些顾虑,更加灵活些。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将鸡蛋分开来放,也更加有利于保存家族,想来阿父和大兄那里不会不同意才对。

    这么想着,乔岱又拿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我记得,来的路上曾经见过这个样子的一处山谷?”

    旁边等着回话的柳木见他问,便点头答道:“是,仆记得那山谷四面有高山环绕,中间还有一处溪流经过,里面甚至还有人活动的迹象,现在还能看到一些低矮茅屋的残基。”

    因为战乱,以及大量的世家大族向南迁移,如这种僻静之地的小小山庄不知消失了多少。

    这其中,也许若干年后,因为社会重归于安定,人口的滋生,会再次有人迁移过去,在其之上建立新的村落。

    但也有的就此便会消失于时间洪流中,最后被荒草野木彻底掩埋。

    乔岱拿着树枝在那里轻轻的点了几下,最终下定了决心:“让那些女人孩子先在这里修整,先让人连夜带着这些山匪去这处山谷里将房子建起来。”

    乔岱之所以看中那处地方,除了其四面环山之外,还因其离驰道有些距离,里面的人若不出来行走,被人发现的可能会很低。

    而且,那处山谷如果好好整理一番,少说能开发出近千亩的良田,待得度过这一段的过渡期,这处存在绝对能缓解坞堡很大一部分压力。

    “郎君,等建好房屋之后呢?”

    这个山寨里的匪首因为有食人肉的恶习,所以山匪们的三观也都不正常,一个个的多多少少都吃过人肉。

    柳木对这样的人也是瞧不起,他这话的意思,多半便是想劝说自家郎君房屋建好之后便将人都给宰了,这种畜牲简直就不配活在世上。

    但乔岱却不想这么轻易的便将人给放过去,勾起嘴角对柳木道:“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何如留着他们赎罪?”

    听到这里柳木认为自家小郎君实在是有些太善良了,对这些恶人竟然也能留其性命。

    但乔岱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比起郎君来,他果然差的还是太远。

    “那山谷里有许多土地荒废,咱们这里缺少人手,便让他们去种地吧。只怕这些人还会想着逃跑,你记得将他们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务必保证他们的余生都能够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老实赎罪。”

    “诺。敢问郎君,女人和孩童又该如何安排?”听了这个办法,柳木现在对自家郎君简直佩服至极。

    说起这个来乔岱也有些头痛,“都迁过去吧。好好善待他们,再挑选一些机灵的出来,让她们配合咱们的人看着这些山匪,想必更有成效些。只那些孩子,她们如果想养,那便多发一份儿口粮,如果不想养,便送到坞堡里面去,让人务必照顾好了。”

    说起来这些孩子也都是那些女人亲生,但在那种情况下生下来的孩子,她们无论愿不愿意养,作为外人,也都无法指责什么。

    柳木知道乔岱的意思,因为连年的征战,坞堡缺少粮食,也缺人,另外开辟出一块儿飞地,不但可能在未来的两三年内缓解粮食的压力,还会有一个稳定的兵力来源,当真是一举数得。

    只是,这事情一定要做的隐秘,若是泄露出去,很可能便成了为他人做嫁衣。

    乔岱安排好此事之后,留下一个队正和两个伙的人善后,带着其他人便又一次出发了。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附近的山匪全部都细细的篱一遍。

    那位散骑将军交代的话让他进一步意识到了乔家坞堡的薄弱,只要身边有这些悍匪存在,石赵甚至都不用动用大军,只花费点儿钱粮,再加上一份根本毫无意义的招安信,就完全有可能让这些人变得疯狗一样冲着坞堡冲过去。

    乔岱不想将自身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那么身边这些不安定的因素,首先便要彻底拔出才行。

    至于杀了石赵的人会不会惹来麻烦的问题,乔岱仔细思量过后,认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便是赵国主石勒问到脸上,也不过是附近山匪太猖獗罢了,无论如何怪不到他们乔家坞堡头上。

    剩下的三个月时间里,乔家坞堡方圆三百里之内的一个个山寨或被拔除,或纳降归顺。

    除此之外,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隐秘的山庄也以乔家坞堡为中心,被重新建立了起来。

    但处在这之中的乔家坞堡中,除了乔父及其长子乔峻,还有现正负责对外事务的五郎主乔信之之外,竟然再没有人发现其中的不同。

    “大兄,这看着很好,但现阶段花费也着实是大了些。”乔家五叔父手中正举着一副地图。

    上面所绘正是乔家坞堡方圆三百里之内的地形人口,新近建立的据点都被朱砂标记了出来,周围的景物矿产植被也都另外做了备注。

    务必使看到的人一目了然。

    乔家五叔现在对着这个侄子当真是有爱又怕,想着新近增加的一千狼兵和越来越开阔的前景是爱,但想着这犹如无底洞一样的投入却又怕的不行。

    “种子农具是否都已经送过去了?”乔峻也是盯着地图不放,见弟弟诉苦,顺嘴便问道。

    “是,只是现在已经是秋季了,也只来得及种上冬麦,想要收成最早也要明年春天。”乔家五叔点头道。

    这些东西都是经过他的手,自然没人比他更加熟悉。

    乔峻见他仍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便笑了起来,拿手点着自家五弟道:“老五啊老五,本来还以为你是兄弟里面最聪明的一个,却没想到也有如此短视的一天。”

    乔信之听了兄长的话有些不服气,他怎么就短视了?

    “你啊你,看着这幅手绘是不是只想着,最多再过一年,我乔家将再不为粮食所苦?”

    乔家五叔点头,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只要这一两年内没什么大的变故,他乔家就能松一口气了。

    却没想到,见他点头自家郎主大兄却直接摇了摇头:“为兄却看到了,这整个江北大地,遍布这些红色朱砂的日子。”

    “这......”乔信之很想反驳兄长想的太多,只是当视线再次落在那幅图上的时候。

    一时间,眼前竟然仿佛出了幻觉,狭窄的三百里山川忽然就变成了北地的万里河山,而这么大的地盘上,无一例外的都被用朱砂重重涂抹过。

    揉了揉眼睛,幻觉消失了,但是被这一幕滋生出的野心,却如春天疯长的野草一样,怎么都灭不掉。

    “大兄,九儿手下人手还是太少了些,先让他回来吧,咱们得给他添点人手。”乔信之满心激荡,看向自家大兄的目光更是充斥着火热。

    乔父点头表示赞同,事实上,在接到这幅手绘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派人去找那小子了,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很快就会回转。

    但这世间的事情就不可能那么顺利,等找人的人到了乔岱之前的落脚处的时候,乔岱却早已经带着他的三百人再一次消失了。

    这一次,他并没有去剿匪,而是带着人马直奔邺城,听说石勒和他的那个侄子又吵起来啦,他想去看看热闹。

    与此同时,一支风尘仆仆的车队在邺城外一处不起眼的道观门口停下,一个羽衣星冠的修长身影被从正中间的马车上迎了下来。

    他走路的姿势很是缓慢,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的眼睛虽然深邃如渊,但却无法映出任何物体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