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80.魏晋之公子无双
    乔峻冷冷“哼”了一声, 并未回答弟弟的话。

    他的意思很明显, 徐家幸存之人既然托身于乔家坞堡,那么有些事情便由不得他了。

    只是观那人前世行止,可不像是个会认命的。

    “七兄与之同行会不会有危险?”乔岱有些担心。

    “放心好了, 这次你三兄也同去,有他在, 那徐清便是有万千心机也是白费力气。”

    “三兄也同去了?那与外面交换物资现是由谁带队?”三兄运势极强, 乔岱一听是他自然便放下了心, 可还是忍不住惊讶。

    后赵石氏可不是什么明主之选,家里长辈怎会将三兄给放过去?

    但有些话, 即便是亲兄弟暂时也不好说,所以乔岱只能转了话题。

    “放心好了, 这些事情暂时有五叔去做了, 他之前便负责过这一块儿的事情,连你三兄都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现在重新接手并无障碍。”乔峻并没有注意到弟弟语气中的反常, 只是细细给他解释道。

    乔岱一听有些失望,之前还想着若没人,他便主动将对外的事情给揽过来呢,却没想到还有一个五叔。

    这兄弟叔伯多了好像也不大好, 想做什么事情一大堆人赶在前面, 他还要几个月方算成年, 想争也争不过。

    只是这兵只这么待在坞堡里练是练不出来的, 还是要给他们找点事情, 让他们多动动手才行。

    乔岱这么想着,便将目光瞄向了附近的盗匪。

    北地因为战乱的原因,各个山头儿上可谓是盗匪横行。

    这些人有的不过是被逼迫不过的百姓,为了活命而聚在一处。

    却也有的恶行累累,专门以手无寸铁的良善百姓为劫掠对像,便是山上养着些人口,也不过是他们的口粮而已。

    乔岱前世在老岳那里养成的侠义性子,对这样的人自然深恶痛绝。

    只是还是之前那句话,他还要几个月才成丁,所以父兄对他的管教极严,这么大咧咧说要去剿匪是不可能的。

    是以此事只能先斩后奏。

    这一日早上借口要进山,乔岱拉着一行三百余人便出了坞堡,等乔峻察觉不对出去探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这时候一行三百余人早已经走的远了,想追都追不上。

    “郎君,这里山势太过险峻,这些贼人只要派出几人守在前面的隘口,滚木擂石之下,咱们想上去便难了。”

    不得不说之前那些狼牙在狼兵中能够脱颖而出都是有道理的,在正式修炼混元掌之后,这些人不但学的要比那些狼兵快很多,同样学会招式的便是练出气感的比例也要高上不少。

    所以到了现在,基本上原队正还是还是队正,原伙长还是伙长,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五十人为一队,三百人正好六个队正,现在全都围在乔岱身边,向他禀报周边的情况。

    乔岱也看到了侧前方那条陡峭狭窄的山路,以他现在的武艺,想打上去还是没问题的,但既是想锻炼这些狼兵,自然就要用他们能够做到的方式。

    在几人崇拜的目光中,乔岱拿着手里的树枝,只是寥寥几笔便将前面的高山还有绕其而行的河流给绘的清晰无比。

    这山寨后面是一道断崖,下面还有一处水流经过,乔岱拿着树枝在那里打了一处叉叉,凭着这些人的伸手,想从那里直接上去是不可能了。

    “咱们从左边爬上去。”在山峰的一侧重重点了一下,并且画了一条蜿蜒而上的线,乔岱做出了决定。

    “郎君,这边峰上有几块陡峭的巨石挡路,如果从这边上的话,咱们要先做些准备才好,而且有几个伸手还不中用的,想上去恐怕有点难度。”说话的是其中一个队正柳木。

    乔岱和其他几人也深以为然,正好将无法攀上山峰的人留下接应,其余人便将一条条刚刚搓好的绳子背上以备不时之需,武器都尽量别在腰间,就这么徒手往山上爬去。

    之前行军时众人都是按照乔岱传下来的呼吸之法,除了比平日更不容易累些,倒是并没有其它特殊感觉。

    但此时开始爬山却明显感受到了不同,身体更加轻盈了不说,便是看着很难越过去的地方,现在却只需按照之前学会的吐纳之法轻轻一纵,就能轻松的越过去。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时代,郎君竟然将如此秘法这么轻易就传给了他们?一行人心中激动之余,看向乔岱的目光都带着一股狂热。

    走在前面的乔岱却丝毫未曾察觉。

    因为是第一次出任务,谨慎起见,他将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一个金手指给用了出来。

    摒气凝神用以听到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声音,本意不过是想对这些山寨里的山匪有所了解,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却不想差点将他自己的肺给气炸了。

    冷着一张脸同紧跟在他身后的柳木说了一声,让他独自带队上山。

    乔岱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众人之间,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人便已经到了山顶。

    “谁?”

    “什么人?”

    “停下!”

    有山匪发现有人影闪过,却无一例外,只来得及留下一个字或词,就被扭断了脖子,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乔岱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向前方飞掠,直奔后面悬崖处。

    在悬崖边儿上靠近里侧的方向有一个并不规整的山洞,外面杂乱的围着一圈栅栏。

    里面却是黝黑深幽,伴着下面湍急的水声,即使在白天,给人的感觉也不好。

    按理说,这里并不是能住人的地方,但只要离得近些,却会发现里面哭声叫声响成一团,间或还会传来几声打骂和粗~喘~声。

    乔岱一脚踢开栅栏,走进去一剑一个将几个正趴在女人身上享乐的家伙都给宰了。

    抬眼看去,简直不忍卒睹,这里简直比一般人家养牲畜的地方还不如。

    几十个女人孩子便这么赤~裸着身子,挤挤挨挨的缩在山洞的各个角落。

    这么多人吃饭排便都应是挤在这一处的,所以洞穴里还充斥着一种让人闻之欲呕的气味。

    乔岱看见山洞内并没有能再威胁到这些女人孩子的东西,便实在是呆不下去了,背转身走出山洞,在洞口前面三米处停了下来。

    听着山洞里面,先是静静的没人再敢发出哪怕半点声音,紧接着却犹如猛然间爆发了一样,哭声喊声再次传了出来,乔岱甚至听到有拳打脚踢的声音,回头悄悄的看了一眼,却是有女人在拼命的捶打那几具山匪的尸体。

    手刨嘴咬,一会儿的时间洞口处便已成了修罗场,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

    想到那些人的畜生行径,乔岱并没有去管,甚至感觉刚刚一剑给了他们一个痛快,当真是太便宜这些人了,真应该留他们一条命然后拿水煮了拿油炸了,最后再割个三千六百刀才能勉强让他出了胸中这口恶气。

    他刚刚一路边走边杀人,引来的动静不小,很快便有山匪拿着些木制的刀叉赶了过来。

    见只他一个陌生少年站在洞口,身上尚且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想也没想便杀了过来。

    乔岱自从听了那匪首的话,并且亲眼见了洞中的景象后,哪里还能对这些人升起半点同情之心。

    只刚刚便已经杀后悔了,此时便只朝这些山匪的腿上招呼,让他们一个连着一个跌坐在地上,想杀他偏使不上半分力气,想逃跑却也逃不了。

    没一会儿的时间,他面前三尺之处便已经堆满了倒卧在地起不来的人。

    这些人不愧悍勇,被他如砍瓜切菜一样砍翻在地,兀自嘴里骂个不停,只乔岱又不是泥巴捏的,岂能任他们辱骂。

    一剑一个,不管是咒骂还是求饶的,只要是他觉得呱唣的都给挑了舌头。见如此,除了几个脑袋不好使的还敢挑衅发声被乔岱给如法炮制之外,其他再没一个人敢出声。

    有那自欺欺人的索性躺在地上装死,只盼着这位小爷能将他们给忘了,走的时候千万不要顺手再给那么一剑。

    剩下来晚了的,此时都已经知道乔岱是个狠茬子,再不敢上前。

    只里一圈儿外一圈儿的将他给围了个严实,这其中也不乏聪明人,见到乔岱只是守在山洞口,知道这又是个想要救人的傻子,退后了两步,确定乔岱只要不舍弃那些女人孩子,就不可能用他那把剑伤到自己,这才开口吼道:“去找头领拿弓箭,用弓箭射他。”

    那人一开口,乔岱便盯上了他,只他也想钓这山寨的首领来此,是以并未开口阻止。

    那人开口喊出了一句,被乔岱这么一盯,只感觉到仿佛被什么凶兽给盯上了一样,浑身上下都是阴森森的泛着冷。

    直到洞口的少年转开头去方才好了些。

    见如此,他才被吓破了胆子,暗骂自己脑袋简直被山熊给拍过了,明明刚刚能脱身亲自去取弓箭的,喊什么喊。

    他脑子转的快,想着还可以去给老大报信儿,转身便想跑。

    可是身子猛地一麻,猛然间竟是连动都动不了了,下意识的转头向那少年望去,却只看到一个遮住了上半边脸的妖鬼面具,和一个咧开的满满都是恶意的嘴角。

    而且,事实证明弓箭对乔岱根本无效,他只要舞动手中长剑,那些箭矢便根本进不了他身。

    一时之间,情况变得诡异了起来,他身后是女人发泄过后的嘶吼声、孩童不分场合的嚎啕大哭声,身边躺了满地的假装自己死去的人,而身前却围了一圈儿又一圈的山匪,一个个的对他怒目而视,偏又拿他无可奈何。

    片刻之后,又一个虬髯大汉,带着一群明显更壮实的人,拎着一柄大板斧‘踏踏踏’走了过来,向着乔岱不伦不类的一抱拳,方才粗声粗气的说道:“这位小郎请了,某乃此山寨首领,若有事情何不坐下来谈谈,打打杀杀岂不伤了和气?”

    乔岱“嘿嘿”冷笑数声,“让能做主的过来说话,就凭你?还不配!”

    那汉子被他一句话羞得满脸通红,再顾不得装出来的斯文,扯着嗓子大吼道:“龟儿子,竟看不起你老子我...呜呜...呜...呜...”

    乔岱嫌他说话粗鄙,更因他确实是这间山寨的寨主,乃是这一切恶行的主犯,所以下手并不容情,一颗石子将他的满口牙都给敲掉了,让他呜噜噜再说不清楚话。

    吐出了满嘴的牙齿,那汉子再顾不得乔岱面前堆积的一具具‘尸体’,直接拎着板斧就冲了上去,只冲到半路便感觉膝盖处一麻,板斧飞出落在乔岱脚边,自己则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再动弹不得。

    这时候他才想起了怕来,而且是越想越怕,没一会儿便涕泪纵横来起来。

    乔岱现在并没有心思整治这人,只用石子定了他的哑穴。并且将同他一起过来的几人也都定住了身形。

    见之前与这首领一同讨论着晚上要如何烹制婴儿血肉,才能使其更加鲜美的那位‘贵客’并未过来,心里怕被他走脱,弹指间便将之前被封住穴位的有些小聪明的山匪给解了穴。

    并阴着声音对其说道:“去将你们首领所接待的那位贵客绑过来,我或可留你一条活命。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现在就逃下山去。呵呵,只要你不怕每日正午子夜两个时辰穿肠刮肚之刑,再在四十九日之后肠穿肚烂而亡,你尽可以逃跑看看。”

    那山匪早已经被乔岱的手段吓住,但乔岱却还不肯饶过他,“本君的手段你已领教过,可你不知的是,被本君杀死的人,魂魄必定堕入幽冥地狱,永生永世受油炸炮烙之刑,便是想转生为畜生都不行!”

    他说这话时候,语气说不出的阴森古怪,再配合着黑色的广袖长袍,还有脸上那张为了隐藏身份而特意带着的半截妖鬼面具,殷红的微微挑起的双唇,即使伫立于正午太阳之下,也无端让人感觉到阴风阵阵。

    周围原本围住他的山匪,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跪了一地,一个个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上,心里不停的忏悔之前罪孽,嘴里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那看起来颇为精明的山匪也同样如此,他刚亲身领教过乔岱的手段,竟是半点逃跑的念头都不敢生出,只盼着能够办好少年交代的差事,将功赎罪。

    慌乱间抓了旁边一个山匪的木叉便向着一个方向跑去,他知道被首领款待的那位乃是一位贵人,因为昨日多饮了几杯,现正在山寨里最好的一处屋子里面休息。

    匆忙中他甚至忘了那位‘贵人’身边可是跟着好几个手下的,他这样过去直与送死无异。

    乔岱冷眼看着跑远的身影和跪在他身前的众人,心里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正午的阳光层层洒落,在他身上形成一道道光晕,望之宛若神仙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