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76.魏晋之公子无双
    兄弟三人这边说着话, 其余的堂兄弟也陆续走了进来。

    他们每一个进屋之后都会过来向大兄行礼, 乔岱就坐在其身边,自然不能当做看不见,所以对于年长的兄长也得回礼才行。

    不停的站起坐下, 看来这头一份的宠爱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好在没过多久,阿父和三位叔父就走了进来。

    这四人刚刚明显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且这事儿应该还有些难办。

    所以进来的时候, 无一例外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一个个眉头紧蹙,双唇紧抿着, 配上有些相似的面容,还真是有些唬人。

    下边刚刚的谈论声立马停了下来, 雅雀不闻。

    乔岱向着四人头顶望去, 阿父作为郎主,黄色气运明显更加浓郁些,黄红比例大概是黄八红二, 并没有到全黄的程度。

    而另外三位叔父,二叔三叔跟大兄的差不多,五叔的要稍微好些,跟二兄仿佛。

    这气运到底是出生便已经注定, 还是后天可以改变?

    没有过多的参照物, 乔岱很难对此下结论。

    如果是可变的到还好说, 若每个人出生之后气运为恒定, 那他以后做事就要改变些策略了, 自然对待二兄也要更加小心些才行!

    乔父朝着本应是乔家四叔的位置处看了看,见这个弟弟又未到,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乔岱眼角余光仿佛看到了五兄被吓得颤抖的小身板儿,再一次认识到,做四叔的儿子,果然是一件倒霉事情。

    在大兄的带领下向长辈们见过礼后,一声钟磐响起。

    紧接着便是一队明媚的女子逶迤而来,她们每个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健壮仆妇,木质的托盘里放着烤肉蒸饼羹汤等物。

    按顺序在郎主与众位郎君面前停下,仆役双手将托盘高高举起跪伏而下,少女跪坐着抬起芊芊玉手将盘中食物端上郎君们面前的矮几。

    末了还会留下一个或娇俏或明媚的笑容。

    咳咳,千万不要误会,这绝对不是什么勾~引!

    事实上,这些少女,都是他们同宗同族的亲姐妹,让他们来此奉食也不是惩罚,而是奖励。

    若不是姿容仪态性情为人处处在姐妹中拔尖的人物,绝对不会有此殊荣。

    女子德行,在家为父母兄弟亲侍羹汤,本就是一桩美谈,这样既容易跟家族这些掌权,或即将掌权的郎君培养情谊。

    又容易将贤良的名声传扬出去,所以族中姊妹具以此为美事。

    即便那些备受宠爱的嫡女,如他已经出嫁的两个亲姐姐在家中时候也曾做过此事。

    只不过,能够得她们亲手侍奉的除了阿父,也就大兄了。

    其他兄弟具无此殊荣!

    当然,这个时代对女子的束缚其实并没有那么严格,除了这样传扬贤良的名声,她们如果真有能力,也是可以参与家族决策的。

    只是此等魄力的女子本就少,同等情况下,若想获得成功,付出的也要比同辈的兄弟多出数倍才行。

    可是想压下这些家族自小精心培养的郎君又谈何容易,所以即使家族中并没有明文规定,男子与女子所走的路事实上却早已经被规划好了。

    男子需要光耀门楣,需要文采武功,需要为了保存这个家族随时做出牺牲的准备。

    而女子也要争取一个贤良的名声,坐等需要她们联姻的时候,时刻准备着为了这个家族将自己给嫁出去。

    一切都为了家族的延续,无所谓公不公平!

    如此多的少女仆妇涌入,乔岱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观察了解气运的机会。

    盯着众人的头顶看了半天,发现族中这些姐妹的气运大多都是红色,偶尔有一个带着丝黄色,却也并不浓郁。

    显见这些女子也并非族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一拨儿。

    心中思绪眨眼万千,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差点被矮几上小儿头颅大小的包子给吓了一跳。

    这也太大了吧,该怎么下嘴?

    微微侧头看向大兄,见他先是拿着银质的短匕在包子上划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低下头去广袖微微一挡,声息不闻间便已经将包子里面的汁水吸了个干净。

    然后便是挥动短匕将包子给四分五裂,再举起筷子将其一块块的吞吃入腹。

    他速度极快,偏偏又姿态优雅,不给人一点儿粗鄙之感。

    许是感觉到乔岱注视的目光,在用了一口鲜汤之后,乔峻还转过头来冲着自家弟弟微微一笑。等看到他案几上原封不动的吃食后,忍不住蹙了蹙眉头,满脸的不赞同之色。

    乔岱被他瞧得有些尴尬,但那么大的包子他实在是下不了口,好在案几上除了这只之外,还有其他如烤肉等物。

    冲着自家兄长讨好一笑,他也拿起了短匕将一块烤肉细细切割,再用筷子一块块送入嘴里。

    只要不用那只包子,几世养出来的仪态,还是能让他装一下的。

    只是那碗肉汤,闻着便有一种浓重的腥膻味,应该是未加处理过的羊肉所制,乔岱鼓足了勇气还是没有喝下去。

    这个时代,时人以牛羊之肉为贵,却少了烹制这些东西的调味品儿,所以如他这种还不习惯这种味道的人吃起来还真的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钟磐之声再次响起,代表着这次晚食正式结束了。

    在女郎们带着仆人将剩余的食物都撤下去后,乔峻这才转身对着乔岱问道:“九儿可是身体不适?”

    乔岱摇了摇头,一脸笑容的说道:“并不是。”

    见到乔峻似乎要将他的少食归罪到食物上去,如此恐要见罪与厨子。

    赶忙又道:“大兄不必为我担心,左右不过是这两日胃口有些不好罢了,过两日便就好了。”

    “身体上的事情怎能有小事?”乔峻对他这个弟弟的身体看的比自己的还重,明明他自从进食之后就一直未能停了咳嗽,却还要为他一顿少吃了点东西操如此多的心。

    乔岱摇头再次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不着痕迹的借着扶大兄起身的机会给他略微诊了下脉。

    这明明是肝火犯肺之症,又兼久咳不愈,竟是有肺痨之征。

    如此严重的心火竟然还常食羊肉等燥热之物,怪不得明显感觉到大兄饭后咳嗽越发严厉了起来。

    乔峻看着自家小弟关心自己,自是高兴无比,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大兄这是老毛病了,饭食之后总要发作的厉害些,不过等回去吃过药也就好了。”

    “大兄的药是哪位医者开的,也让我瞧瞧,这么久了还没治好大兄的咳疾,这人的医术想必也就如此。”乔岱故作傲娇不屑的说道。

    乔峻非但没有训斥他轻佻之言,反倒满心的安慰于自家小弟终于知道担心自己了,口中应道:“好好好,回去就让姚医者去你那里一趟,也让他给你瞧瞧为何竟然不思饮食。”

    乔岱心里苦笑,他这哪里是不思饮食,简直是太思了好不好,现在还感觉腹中空空有些难耐呢。只是这些饭食实在是不合胃口,勉强也吃不下去!

    只这些却不能跟大兄说,只能无奈点头答允。

    他这里对大兄无微不至的关怀只感无奈,乔崌那里却被他们这一套兄友弟恭的作态差点给气炸了心肺。

    跟在他们两兄弟身后,眼神里面满是阴鸷,若不是周围人太多,乔崌气的能直接动拳头。

    他心里兀自生着闷气,上首便又传来乔父的声音,“大郎几个留下,其他人先出去做事吧。”

    这话一出,部分兄弟是明显松了一口气,匆匆作揖退出,总算是可以出去逍遥自在了。

    当然也有因不甘心磨磨蹭蹭想多留一会儿,以引起郎主和几位长辈注意的。这其中就包括乔崌,只可惜他们注定要白费功夫,乔家郎主可是公认的古怪倔强脾气。

    对入了他眼的人,可以千百般维护,对不入眼的却是多看一眼都嫌厌烦,即便亲生的儿子也不会让他多出哪怕一丁点儿大的耐心。

    男子十六岁成年,乔岱现在十五出头,自然没有留下来的权利,站起来刚要跟着众兄弟一起退出。

    却被大兄握住了手腕,点头示意他只管安坐。

    乔岱本不想这么早涉及家族事务,至少要给自己留点时间让他多了解了解情况啊。

    但当眼角的余光看到二兄那几乎快瞪得凸出眼眶的一对儿眼珠子后,他立马就改变了主意。

    就那么施施然的坐了下去,末了,还转过头给了二兄一个略带着不安和羞涩的笑容。

    呵呵呵,眼睛更凸了,额角的青筋也渐渐露了出来。

    哇,竟然连头上的气运柱都抖动个不停,看那颤抖的幅度,不是要散了吧?

    乔岱看的津津有味,嗯,数据库又有新纪录入账,不错不错!

    他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一直拉着他的大兄,目送着乔崌走出去之后,乔峻忍不住在乔岱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也是这时才发现他的新发型,忍不住蹙眉道:“这梳的什么发式?回去赶紧换了。”

    见他不情不愿的点头,这才又问道:“你二兄可是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这么捉弄?”

    问也没问,直接就将罪名给安在了二兄头上,这样的大兄他喜欢!

    乔岱的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闪过,让看到的人忍不住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

    手指慢慢压着大兄后背处肺经上几处穴脉,乔岱这才慢慢将乔崌想联合外人算计他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这样做当然不是要告状,而是为了给之后针对乔崌的事情添个理由,否则时日久了难免会有人将他当做无故不敬兄长的恶人。

    乔峻听了果然气的不行,便是连刚刚有些被压住的咳嗽都快压制不住,乔岱连忙增加了手上的力道。

    并且连声嘟囔道:“多大点事情,咱们不气不气啊!”

    乔峻明显并没有发现幼弟的小动作,只恨声说道:“他徐家竟敢做此想,当真是畜生不如。”

    这徐家不仅是渣男之家族,更是他们几兄弟的母族,其家族坞堡因为战乱被破,只有少数几个男丁得以逃出分散各地,这几人都是徐母近支族人,是以过来投奔。

    乔峻因为母亲的关系一直对那几人予以厚待,虽然因为他们来此时日不久,并未给予重任,却也是当做心腹在培养的。

    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起了如此下作的心思。

    “这等忘恩负义之辈,趁早驱逐了才好。”乔峻说着就要叫人去撵了那位表弟出坞堡。

    却被乔岱伸手给拦住了,低声劝慰道:“大兄也要顾及一下母亲那里才好。”

    如同乔父有偏心的嗜好一样,徐母也不遑多让,只是两人偏爱的人却是截然相反。

    乔父倚重长子,偏爱幼子,徐母却是一颗心都扑在了次子身上。

    否则也不会让乔崌在还没有成年的时候,便给养肥了胆子,并且过早的暴露出了自己的野心。

    乔峻听了他的话兀自有些不甘心,等看到幼弟自信满满的神色之后,方才转了口气:“那这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万不能委屈了自己。”

    “大兄放心,弟弟是吃亏的人吗?”

    乔峻被他傲娇的语气逗得大笑。

    这么片刻时间,屋里人已经少了大半,留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是坞堡中掌了实权的人物。

    乔父早看到幼子被留了下来,却并未在意。现在看到他们兄弟笑得开怀,方才忍不住问道:“阿俊、九儿,何事如此开心?”

    乔峻掩了笑声,自然不会将刚刚小弟跟他说的事情,在这种场合广而告之。

    否则于他于小弟的名声都不好。

    遂将早就想好的说词拿了出来:“回阿父,儿子近日咳疾又犯了,正巧九儿明年春上就要成年,所以想将手上的部分狼兵交给他代管,也让他能够先做熟悉。”

    此话一出,便是乔家二叔三叔都变了脸色,乔家子弟可不是只要成年就能够分得狼兵的。

    除了家主宠爱外,最重要的还是能力。

    可这十六郎何曾表现出过什么非凡能力?

    除了过人的容貌,还真没有!

    这明显是大郎要给他兄弟铺路了,未成年的时候都能够率领狼兵,那么成年的时候还能不给?

    只是坞堡资源有限,能养活的人口本就只有一万左右,其中能够充当狼兵作战的更是只有三分之一多些,这还是连年征战已经淘汰了大批老弱的情况下才有如此比例。

    每支狼兵三百人,可是占了坞堡十分之一的战力啊。

    除去郎主直辖的一千人马,大郎的五百,这又要从他们手上给夺去三百,简直是......即使是亲兄弟,也未免欺人太甚!

    乔峻知道几位叔父的顾虑,在这战乱时候,谁都不想轻易放下手中那点保障,自然也不会过度逼迫,让他们因此对九儿生了抵触之心。

    遂笑着继续说道:“父亲和三叔也知道我的身体,以后想为坞堡征战是不可能了,五百狼兵在我手里也是浪费,索性给了九儿三百,也算的上是物尽其用。”

    这一句话说的乔家二叔和三叔心里都松了口气,只要不从他们嘴里夺食,他们亲兄弟之间如何操作那就不关其他人的事情了。

    倒是乔家五叔那里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与乔家四叔乃是双生兄弟,两人出生后母亲便身子不好。

    没熬几年就此谢世。

    当时掌权的乔家老爷子本就认为双生子不详,见没几年他们就将生身之母克死,更是认定了他们天生自带晦气,若不是杀子更是不祥,他甚至都不会留两个幼子存世。

    但即使如此,若没有乔父对两位幼弟的百般维护,在这一场小病都能要人命的年代,他们也不可能如此安然的长大。

    不同于老四的叛逆,老五对自家大兄却是绝对的忠心,爱屋及乌之下对乔峻和乔岱自然也是爱护有加。

    现在看乔峻想将自己手里的狼兵出让,自然不赞同,但是他也知道两位兄长的顾虑,更加不会惹得他们为难。

    心里却在寻思着什么时候将自己手里的狼兵分一部分出去给小九儿,省的大侄子身边太过单薄。

    乔父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乔峻的做法,相比于接下来他们要商讨的事情,其实这些都是小事了。

    赵王石勒命各个坞堡出质子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