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44.笑傲之小君子剑
    弹指间将人给定住, 山根儿是听都没听过这样的戏法, 陆兴虽然听过, 但却一直以为离自己很遥远, 没想到这时候竟然能亲眼见到。

    只是他时常听父亲说起,这些个喜欢拿刀握剑的江湖人大多都是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不法之徒, 最是没规没矩, 所以即使感受到了宁中则动作间的温柔可亲,浑身肌肉却是始终绷的紧紧的,一点都不敢大意。

    见乔岱跑了过来,两小连忙向他靠拢, 大睁的双眼中也有了神采, 晶亮晶亮的想说些什么,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岱将两人翻过来调过去看了一遍,见他们并无损伤, 这才放下心来。

    他刚刚实在是有些莽撞了,如果刘牙子也是个暗藏武艺的,或者老岳夫妻两个反应稍微慢上那么一点,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好在结果不差, 两个人都没受到什么伤害。

    检查完之后连忙转身向着宁中则道谢:“小子乔岱, 在此谢过这位女侠相救之恩。”

    宁中则眼中满是惊奇, 瞧模样这几个孩子中数后过来的这个乔岱年纪最小, 但明显的那两个稍微大些的却都是以他为主。

    现在看他一副小大人模样打着招呼, 明明跟自己女儿一般大年纪, 却偏要做正经严肃样子, 宁女侠有点被萌到了。在反应过来之前,双手已经不听使唤的在乔岱的小脸儿上揪了一把。

    !!!∑(Дノ)ノ这是被调戏了?乔岱双手捂脸,满眼无辜的看着宁中则。

    这小模样儿更加可爱了好不好,宁女侠用力弹了弹手指,费了好大劲儿才忍住再掐一把的欲望。

    正在她纠结的时候,华山派的大徒弟令狐冲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个抱孩子的老岳,还有他们的另外几个徒弟。

    大徒弟虽然也很可爱,但是年纪大了点,还是不要捏了。

    宁中则手一转将女儿从丈夫怀里抢了过来。单手抱住,另一只手在女儿头上狠狠揉了两下,直到岳灵珊抗议的不要她抱,才终于收了收。

    老岳看着妻子的小动作微笑不语,心下却是在感叹,师妹当真是一如既往的对可爱的人或物没有抵抗力。

    用眼神安抚下女儿。又转过头对着乔岱笑道:“小家伙,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不得不说,老岳真的是长了一张正义的脸,配上和煦的笑容,即使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忍不住亲近信赖。

    乔岱和陆山根儿暂且不说。便是连经变故,已经开始习惯性怀疑周围一切的陆兴看向老岳的眼神都忍不住带了些欢喜。

    靠,见此乔岱心里有点小不虞,要不要这么夸张?他当时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这小家伙给哄过来的啊。

    人跟人当真是不能比。

    乔岱有些忧郁,却不知道他本身的亲和力只比老岳高不会比他差,否则人家比他还大的俩娃娃,凭什么对他言听计从?

    只因为他说的对?怎么可能!这么小的孩子认知当中信赖感远远高于真假对错,因为他们还不存在判断是非的能力。

    这不,陆兴即使心里很想相信老岳,下意识的却还是向着乔岱看了过来。

    在见到乔岱轻轻点头后,这才向着老岳说了自己的身世。

    跟之前同乔岱说的差不多,只不过多了细节。

    也是这时候乔岱才知道自己到底捡了个多么了不得的存在,陆兴他爹叫——陆炳!

    那个嘉靖皇帝的奶兄弟,一手掌握了锦衣卫,将东厂给压制的抬不起头,并且在清流中都有着良好口碑的人物。

    这可真是好粗的一条大腿啊!

    抬头看向老岳和他夫人,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乔岱曾经读过笑傲原著,电视剧不同版本的也跳着看了不少,自然知道老岳为人城府有点深,情绪不上脸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这位以脾气直爽著称的宁女侠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江湖人真的能无视朝廷到这种地步?连跟一起绑架朝廷大员家眷的要案扯上关系都可以丝毫不在乎?

    乔岱心里暗自摇头,想想都不大可能,江湖人虽然嘴上瞧不起朝廷,看不上六扇门,但却绝对不是不在意。

    那么就只可能是这位宁女侠根本就不知道陆炳俩字到底代表了什么。对朝廷的动向更是一无所知,虽然这是极有可能的,但还是要说一句,纯粹的江湖人可真是心大。

    老岳了解了陆兴的身世,面上没表现出任何异常,转身又向着乔岱陆山根和另外两个孩子问道:“你们呢?也是他拐来的?”

    乔岱摇了摇头,将自己和山根儿哥的身世都说了一遍。

    另外两个孩子身世也差不多,一个是不容于继母,一个也是家里孩子多养不活才被卖的。

    几人身世都不算好,宁中则向来心善,听了之后忍不住心软,转头向着老岳的方向叫了声:“师兄!”

    那声音中暗含着请求,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出她是什么意思。

    乔岱见此双眼放光,难道竟在此时就有机会拜入华山,学得武功啦?

    想到自己武功大成,过飞檐如屡平地的潇洒模样,乔岱就忍不住的心中火热。偏偏又不敢做什么,生怕弄巧成拙,引得决定权在手的老岳不悦。

    老岳并没有马上答应自家夫人的请求,而是思索了一小会儿,才向五小问道:“我是华山派掌门,这是我夫人及门下弟子,你们可愿跟我回去拜入华山门下?”

    一听说是江湖门派,先入为主的陆兴习惯性的犹豫了下。

    乔岱却是不管他,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绝对会遭天谴。左手牵着陆兴右手拽着陆山根儿便向岳不群行了拜师礼,紧接着又拜见宁中则这个师母。

    另外两个孩子并没什么主见,他们三个做什么也跟着做什么,就这样五个人都拜在了华山门下。

    老岳的表情可见的柔和了起来,伸手将几小扶起,并招来了令狐冲:“这是你们大师兄,比你们入门早了几年。”

    乔岱等人又连忙拜见。

    老岳那里见到似乎很是欣慰,又对几人说道:“路上条件简陋,彼此之间也只是先确定一下名份,等回到华山向历代祖师磕了头,你们才能真正算得上是我华山弟子。”

    乔岱心想这也是应有之意,对此并不在乎。

    瞧着陆兴有些着急,知他心中所想。遂代问道:“师傅师娘,我们回到华山后才能给京里送消息吗?”

    宁中则见他可爱模样,倒底是没忍住,曲指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方对着陆兴笑着说道:“你也不用着急,明天咱们就能到你另一位师兄处。咱们接了他回华山,还可以顺便拜拖他家人帮忙打探些事情或者派人进京去送个消息。”

    陆兴听到这话,下意识又抬头去看乔岱,见他点头方真正高兴起来。对着老岳和宁中则郑重道谢。

    他这个样子,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乔岱的与众不同,幸好华山这一群人的神经都有些粗,好奇也就那么一下下,之后就给抛到脑后了。

    只老岳意味深长的瞅了两人一眼,却并没有多问。

    刚刚众人说话的时候,老岳早已经细心的将刘牙子夫妻的五感都给封闭了,所以并不用担心这两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

    只是这时候要走,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两个人为好了。

    让乔岱吃惊的是,一行人里面最强硬的竟然是看着温柔可亲的宁中则,这人一旦确定了刘牙子确实拐卖了人口后,便想一剑将人给解决了。

    反倒是老岳想的多些,见这里是通衢大道,生怕惹上官府,所以只是建议将他们穴道封住扔在这里,是生是死全凭天意。

    乔岱更加偏向老岳的处理方式,动不动就杀人什么的——估计他还要多经历些多给自己做些心里建设才能够水到渠成坦然面对。

    这时候的乔岱还不知道,有些事情只在心里琢磨是永远也适应不了的,但当他真的直面了某些连畜生都不如的人之后,杀人这种事,也就变的容易起来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乔岱现在虽然对宁女侠的选择吃惊,但细想想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即便是到了几百年后,恨不得生吞了人贩子的人也有的是,尤其是那些失了孩子,或者做了母亲的女人,对这种人是最为痛恨的。

    好在宁女侠虽然是女中豪杰,但到底也是个以丈夫为中心的女人,见老岳下了决定,虽然心中恨恨,却也不再多话。

    “师傅,我们将他们放在这里,万一有过路的人看到起了怜悯之心将他们给救起。再被他们颠倒黑白的给说一通,我们华山派的名声暂且不说,便是害的好心人当了一回东郭先生,也是不大好吧。”只这么放在这里让他们躺两个时辰,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乔岱想想,怎么都有点不甘心。

    老岳已经察觉了这个新收弟子的非比寻常,见他有不同意见,自然而然的便问道:“岱儿可是有什么想法?”

    ‘岱儿’是什么鬼?

    呜呜呜,怎么听都好像在叫自家那个闺女啊!

    乔少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很想倒地吐血装死!

    在要不要纠正新师傅对自己的称呼之间,乔岱只徘徊了两秒钟,便对着老岳和宁女侠语气坚决的道:“师傅、师娘,你们还是叫我阿岱吧。”

    为了争取认同感,乔岱只好将这世早已经没了记忆的父母给拖出来刷存在,“爹地和娘亲在世的时候就是叫我阿岱的,自从他们出事情后,就再没人那么叫过我了。”

    说着说着,眼圈便已经泛红,乔少这演技——绝对杠杠的!

    刚刚还喊打喊杀的宁女侠瞬间心软,将乔岱揽在怀里不停的安慰了起来,便是旁边几个师兄弟也是“阿岱阿岱”的叫着,试图让他能够高兴一点儿。

    只老岳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人人品确实□□,并没废话,只直接改了称呼,“那阿岱,现在来说说你的看法?”

    乔岱对着自家师傅师娘腼腆一笑,“弟子曾听人说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话。所以就想着,能不能将这两个人也卖了呢?”

    旁边的陆兴忽然插口道:“卖到矿上去,让他们一直一直挖矿。”

    这家伙最近辗转各地,多是在人牙子手中,自然听多了这些事情。其中卖到南风馆和矿山是那些人最常威胁他的话,所以记得特别牢。

    老岳还没说什么,宁女侠那里已经大声叫起了好,“对,这样的人一剑杀了,确实是便宜了他们,就是要把他们卖到矿山上去才能赎清之前的罪过。”

    就像宁女侠在人前总要卖自家老公面子一样,老岳这里在宁女侠明确表态后,也不会硬撑着不答应。

    所以,众人一致通过了将两人卖往矿山的决议。

    当然,现在是不成的,只能先将两人带往那位传说中的师兄家,让他们家里的人去安排才会更稳妥些。

    “那位师兄是谁啊?”乔岱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悄声问道。

    他现在已经见到了华山的大师兄、小师妹,剩下的那三个孩子分别是施戴子、高根明和陶钧。

    那么众所周知的华山师兄弟便只剩下劳德诺、梁发、陆大有、英白罗、舒奇几位了,只这位师兄不知到底是谁。

    “你这位师兄叫梁发,说起来算是跟你们一同进门,不过年纪比你们都大一些,所以会是你们的二师兄。”

    令狐冲在旁边有些得意的给乔岱说道,梁发其实年纪比他还大,却只能做他师弟,这让他心里暗爽了很久,现在有机会自然显摆起来。

    师傅可是说了,他们华山只以入门先后排行,而不是以年纪论。既如此,他可就是当之无愧的这一代大师兄了,以后无论师傅收了多少个弟子,他都只会是最大的那个。

    想到这里,颇有些中二的令狐小少年背挺得更直了,脖子也是高高抬起,‘大师兄’的派头做的足足的!

    乔岱瞄了眼尾巴快要翘上天的少年,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作为大师兄,却这么一个中二跳脱性格,老岳真的不管管?

    抬头看向正在那里哄孩子的老岳,真心感觉好同情。而且,感觉肩上的担子莫名的又重了怎么办?

    .......

    不顾老岳“慈母多败儿”“玉不琢不成器”的感叹,宁女侠将乔岱几个明显体力不行身上还带着伤的小娃娃赶上了驴车。

    一行人的速度因此加快了不少。原本预计第三天才能到梁家的,结果第二天傍晚就到了。

    这梁家雕梁画栋装饰华贵,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但只要稍微懂得多些的,就可以根据他家大门的门脸以及主人家的穿着上看出,这梁家富虽然富,但却绝对不贵。

    怪不得连将子弟送入华山拜师都这么郑重其事呢,要知道跟梁发同门的可大多都是如同乔岱这种孤儿或者穷的只能卖儿卖女的人家。

    能够收到陆兴这种隐形的小BOSS,那绝对是开了挂了,就这,等揭开的时候是福是祸还说不清楚呢。

    万一陆老大不满自家崽子加入了江湖邪教,而要找华山的晦气呢?

    有些事情虽然不见得会发生,但却不得不防。

    老岳很显然又同乔岱想到了一处,所以这几日对外的时候,都是尽量淡化陆兴的存在。

    如此处置,等到陆家找来的时候,如果不愿意让子弟加入江湖门派,好歹也能够有个转圜的余地。

    果然是个奸诈的老岳!

    一行人并没有在梁家呆多久,将刘牙子夫妻两个交给了梁发的父亲梁有福之后,一行人便再次启程返回华山。

    值得一提的是,这之间老岳曾经跟梁有福密谈过很长时间。

    自那之后梁有福看向陆兴的目光虽然还算镇定,但态度上却多少带了些讨好,并且一再嘱咐梁发要好好照顾这些个年纪比较小的师弟。

    乔岱和山根儿等一众小弟子这下子可真是有福了,拖着梁发几乎是一路的吃回了华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