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39.笑傲之小君子剑
    暂时想不到离开的办法,呆着又没什么事情,乔岱便和小瘦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

    “哥哥叫我岱哥儿,我还不知道哥哥的名字呢?”小孩儿要比这具身体大个几岁,乔岱脸皮又厚,这句哥哥叫的竟没有丝毫压力。

    在乔家出事前,乔岱因为有个秀才爹又生活优越,曾经是全村小孩儿羡慕的对象,出事后又瞬间变成了村里的小可怜儿,可以说无论前还是后,都是一个让众人瞩目的所在。

    小孩子嘛,对这样的人物总是带着些好奇跟敬畏。

    之前小瘦猴对他的格外照顾,除了是唯一一个认识的小孩儿之外,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时候见到这个以前仅是能够远远观望的小孩儿,竟然亲切的叫自己哥哥。小瘦猴瞬间便激动了起来,小脸有些涨红,眼睛晶亮晶亮的特别有精神,但想到自己的名字好像没人家好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低下了小脑袋,扭捏了半天才瓮声翁气的说道:“阿爹阿娘他们都叫我山根儿,他们说我是在山根儿上捡到的,所以才叫这么个名字。”说到这里,又有些沮丧,“岱哥儿,你说我真是他们在外面捡来的吗?”

    不然哥哥弟弟都在家,为什么只卖他?

    小孩儿没有说出口,乔岱却能听的出来里面的委屈,那并不是真的希望哥哥弟弟被卖出去,只是单纯的在问:为什么是我?

    还是这么小的孩子,乔岱忍不住有些心疼。

    捏了捏小山根儿没什么肉的脸颊,将小家伙从低落的情绪中拉出。

    心里却想着这幸好捡到的地方是山根儿不是茅坑,否则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

    对上小孩儿有些迷惑的脸,乔岱眨着一双大眼睛认真的说道:“那我们一定是亲兄弟,我还记得小时候阿娘也说过我之所以取个‘岱’字,就是因为我是他们在山上捡来的。

    你看,我们都是山上捡来的,一定是亲兄弟才对。”

    他这话纯粹装小孩骗人,偏这位陆山根儿小朋友似乎是个实心眼儿,竟就这么信了。

    一脸惊喜的掩着嘴小声欢呼道:“岱哥儿,真的吗,你也是他们捡来的?”说着又一脸的同情的看着乔岱,“怪不得乔家人明明有吃的还将你偷偷给刘牙子呢,原来你不是他们家的啊。”

    乔岱狠狠的白了小孩儿一眼,真是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哥捡来的你至于高兴成这样?!

    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山根儿那有些细长的眼睛里竟滚下了泪水,“岱哥儿,就是捡来的我也想回家。”

    得,还真是孩儿的脸,晴时多云偶阵雨。

    乔岱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想了想,还是只能转移话题。向着小山根儿靠了靠,伸出双手抱在他手臂上,小声的问道:“刘牙子他们怎么这时候睡了起来?我们要什么时候上路?这是要上哪儿去?”

    小孩子的心情来的快去的也快,有了新的问题转移注意力,他果然不再去纠结回不回家的事情上了,凑近了点,才小声的对着乔岱嘀咕道:“现在是夏日,外面日头毒着呢,他们要歇了晌午才能再赶路。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天了,晚上总是会睡在这样的破庙里或者破房子里。岱哥儿,这地方老鼠和蛇多着咧,你要小心些才好。”

    见他半天说不到点子上,乔岱忍不住又小声问了一句:“你知道他们要带着我们去哪里吗?”

    被依赖着的小山根儿有些骄傲地点了点头:“嗯嗯,知道啊,那天大妮儿她们说走不动了不愿走,刘牙子就说她们几个懒货就是个穷命,他好心带着我们去府城吃香的喝辣的竟然还敢叫嚷怕累呢。”

    许是想起了什么香的辣的,山根儿猛的咽了两口口水,这才接着说道:“刘牙子说了,府城里面贵人多,他将我们带过去,只要乖巧听话,就有可能被贵人老爷夫人们看中。一旦看中,以后日日吃的就是鸡鸭鱼肉白面嬷嬷咧。”

    说到这些,山根儿再没了刚刚想回家时的忧郁,一脸忐忑紧张的问着乔岱道:“岱哥儿,你说贵人老爷夫人是什么样的?他们能看的中我吗?会不会觉得我会吃的太多就不要我......”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乔岱是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话唠了,见他讲的高兴一时没停下来的迹象,索性脑袋在他肩膀上一歪,闭上了眼睛。

    他本来只是想装睡来着,只这小身板太弱了,经了这么一折腾,竟然就这么靠着靠着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似乎到了一个地方,没有光没有暗没有声音更没有色彩,这里有种让人窒息的安静。

    乔岱本能的不喜欢这里,想要出去,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无论如何也出不去。

    在那里折腾了好一会儿,只换来浑身上下一阵阵的不舒服,尤其是胸口头部那里,一阵阵的压力之下,感觉有什么东西要爆开了一样。

    一阵恐慌袭上心头,危机之下下意识的便喊了一声:“小金!”

    随着这声大喊,乔岱子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便从那个奇怪的地方脱离了出来。

    还没睁开眼睛,乔岱便知道自己正站着靠在陆山根儿的身上,剧烈的喘息,砰砰剧烈跳动的心脏,还有浑身冒出的冷汗,一切的一切就像刚刚只是噩梦给魇着了一样。

    可是真的只是噩梦吗?!

    乔岱很想马上去探究一下,但现实情况却不允许。

    慢慢的睁开了一双眼睛,发现面前正站了一个中等微胖的中年汉子,这汉子满脸的大胡须,苕帚眉吊稍三角眼蒜头鼻,一口黄黄的大板牙,此时正在他身边,他手里还拎着一条长长的鞭子,就那么随手挥动着,却有着说不出的威慑力。

    陆山根儿被他那模样吓得瑟瑟发抖,却还双手将自己给搂的紧紧的,两个小身子都紧紧的贴着墙面站立着,耷拉着脑袋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止是他们两个,其他的孩子也是一样,本来就安静的不像样的孩子,此时具都瑟瑟缩缩的佝偻着身子,一个个生怕被他看到一样。

    那汉子好像对这样的场景非常满意,将鞭子在空地上狠狠的抽了几下,“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等会儿走路的时候谁敢乱叫,我刘大爷一定让他尝尝老子的鞭子有多厉害。”

    说话的时候将每个孩子都瞄了一遍,确保这些人都会听自己的话,这才满意的“哈哈”大笑了几声。

    转身径自走到了墙角落里,解开裤子对着墙根儿就在那里撒了泡尿。

    听着那哗啦啦的放水声,一向自认没什么洁癖的乔岱竟然感到有些恶心,将脑袋埋在陆山根儿胸口,再用手紧紧的捂住。

    这时又从庙侧的布帘子里走出了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这女人怎么说呢,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而且身材瘦长、颧骨突出、嘴角很大、有些刻薄相,一点都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

    她一从转角儿出来,看到那男人的举动,便抬手扬了扬手中的帕子,一扭要一转身,有些娇媚的横了他一样,骂了句:“死相儿!”便又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乔岱感觉,这女人只看背影儿都带着一股莫名奇妙的骚气。

    那男人看着女人瞪了她一眼走了出去,嘚瑟的抖了抖身子,边提裤子边对着他们骂道:“几个没眼力见儿的死崽子,还不去伺候你们妈妈去?”

    他话一落便有几个大些的孩子跟着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