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30.红楼之林公讳海
    林府的‘秋园’乃是府中新建四园之一。

    因乔岱认为秋风起时,最美不过那一丛红叶,所以在设计的时候特意移植了一片枫林过来。

    林中建有数栋纯木屋舍,无论是小憩还是待客都是绝好地方。

    黛玉在前面扶着贾母,沿着林间小道一路向前,邢王两位夫人在后,却是尤氏在照顾。

    至于三春再加上宝玉,此时却是早已没了影子,只余欢声笑语偶尔从林木间隙处传来。

    “说起来,人家的园子都是四时花木、楼台奇石,偏林姑父这里弄了这么多枫树,只看着竟也十分悦目。”

    “你林姑父家里可是累世的簪缨,不算前朝,便是自咱们太.祖数起,也已经是六代的世家。

    老话说的好,三代吃四代穿,五代始方知诗书华章。

    这里的诗书华章可与外面那些贫寒人家出的举人进士文章不同,他们那些不过是功名的敲门砖,富贵的踏脚石,原也算不得什么。

    只这数代诗书礼仪熏染出来的,一草一木自有气度,一砖一石都含天理,方是外人争相羡慕却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想当年林如海便是在这燕京城里也是炙手可热,如果不是她先下手为强请动了太后,哪里便能轻易得了这样的女婿。

    只可惜女婿好是好,只她的女儿福薄了些......想到这里贾母便不由得有些黯然。

    “哎呦呦,亏得老祖宗这么一解释,我才知道了其中的妙处,否则还只在那里当林姑父取巧儿,竟是直接搬了座林子在这里胡弄人呢。”老太太话音刚落,尤氏那边刚想凑趣儿奉承几句,不想被后面一个爽利声音给抢了先。

    她也不在意,听凤姐儿那里说完大家笑过后,便问道:“你侄儿媳妇可给你惹了麻烦?她年纪还轻,便是有一二做的不到的地方,你这个做婶子的只管说便是。”

    凤姐儿听了这话却是不接,只斜斜的睨了她一眼,便向贾母告状:“老祖宗您看,可见人家才是亲婆媳,这哪里是在说让我管教呢?这分明是两个人联手挤兑我呢......”

    秦可卿新嫁过来不久,脸皮还嫩又不大熟悉这位婶子性子,所以只羞红了脸不知如何说话。

    尤氏却是和她做老了的妯娌,自然知道如何配合她讨老太太欢心。

    遂也假做不相让,偏只往贾母那里闹:“别人都是直肠子,自是有什么说什么,偏凤丫头那里长了七八十个弯儿,所以见什么都是偏的没边儿了。老祖宗这回可得给我们娘两个做回主才行。”

    贾母见她们说的热闹自然笑个不停,现在见问道自己头上,便说道:“就你们几个淘气,这可是在你林姑父家里,现有你妹妹在跟儿前,你们这些做嫂子的也消停些才好,没的叫人家笑话。”

    “一个个的都是亲嫂子,我可不知道要笑话哪一个。不过,我却知道有人来的晚了,到时候可要多喝几杯才对。”

    “正是,等下玉儿得让人陪好你这两个嫂子,好不容易离了家里的琐事,今儿怎么也得让她们好好受用一回。”贾母也在旁边笑着附和。

    一行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漫步向前,黛玉见贾母走的有些累了,忙将事先准备好的轮椅让人给推了过来,“外祖母坐在这上面,我们推着你走,比那些轿子还要舒服些。”

    贾母见了这东西略感新奇,在鸳鸯的搀扶下坐上去试了一下,果然好用,只一个人在后面推着,走起路来竟然比轿子还要稳当。

    便转过身对着邢夫人和王夫人说道:“你们年纪也大了,如果累了也坐坐这个,倒是她们年轻人还是多走走的好。”

    黛玉见两位舅母应了却没想着马上坐,便让人专门推着轮椅在后面跟着,谁有需要直接说声就行。

    为了更好的观景,林间的小路并不是直行,而是七转八弯的,等走到木屋的时候,差不多一片枫林已经逛了七八成。

    宝玉和迎春探春惜春早都已经到了,正在那里拿着各人找的漂亮叶子比较,言说选的好的要作诗庆贺。

    几人旁边还有一群的丫头婆子带着贾环、贾琮并贾兰几个,只这几个小的小远的远,与几人都亲近不起来,所以只在那边让小丫头哄着,并不靠前。

    见了贾兰,黛玉方才想到刚刚竟是没见到李纨,赶忙问道:“珠大嫂子怎么没来?”

    “偌大的府里也不能一个正经主子都没有,所以你珠大嫂子留在家里照顾了。”王夫人淡淡说道。

    两府只隔了两条街,真有什么事情,腿脚快的小厮一刻钟够打一个来回,什么话来不及说?黛玉知道这只是二舅母找的一个借口,却不便再多说,只好将话题给岔了过去。

    “都不是外人,外祖母这里也不用你照顾,你自去跟兄弟姐妹们一处玩儿去就是了。”贾母看着黛玉只在自己身边转,有些心疼她小孩子家家便要操持这些,遂打发她去玩儿。

    黛玉见贾母这里样样妥帖,又知道就像小孩子跟大人做一处玩的不尽兴一样,大人桌里混了小孩子,大家同样会不自在,索性听了老太太的话,到旁边跟宝玉几个玩儿起来。

    只走前将齐嬷嬷留下来陪了老太太说话。

    午膳便是摆在这边的木屋外面。

    在一片片似火一样猛烈燃烧的枫树旁边,一个个小桌子摆开,众人各据一席,又可彼此往来呼和行令唱酒,当真是进退得宜。

    “这是什么?”

    乔岱一直都是个爱吃的,前世虽身体原因很多东西都不能吃,却因经常性对着图片流口水的关系,记了不少菜式在心里,之前在扬州的时候,便拿出了不少,只为满足口腹之欲。

    现在为了哄女儿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又知道小孩子一般都爱吃甜食,所以林府的厨房里时常都会试验一些乳酪蛋糕之类的点心。

    惜春手指着的便是一种慕斯蛋糕,上面淋了一些从传教士那里得来的巧克力,边儿上摆满了水果,最精巧的是蛋糕的中间摆了一只用奶油做的小兔子,相思果做的红彤彤的小眼睛,看着便可爱。

    黛玉连忙说了,又怕几个小的吃脏了衣服,便让几个小丫头在旁边照顾着。

    贾母坐在不远处瞧着黛玉在那里应对得当举止得宜模样绝美,总觉得和旁边笑的开怀的宝玉当真是再匹配不过的一对璧人。

    看够了一对儿小人儿,又回头瞅了眼王夫人,奈何这位便当真跟个木头一样,只在那里端坐,半点心思都让人瞧不出来。

    想到这人一直对她将两个玉儿配成一对儿多有不满,心里便仿佛堵了什么一样,刚刚的好心情都荡然无存。

    只是她毕竟人老成精,这么多小辈面前,却不会随便撂了脸子。

    “你让宝玉去他姑父那边看一看敬一杯酒,并代我们谢过他姑父今日款待。”想了想,贾母还是招了鸳鸯吩咐道。

    宝玉那里得了吩咐,虽然不舍得离了众位姐妹,却还是起身向前院走去,边走还边对着黛玉几人说道:“你们且先等等我,有什么新鲜东西等我回来再一起上岂不是好。”

    几姐妹被他烦不过只得应着,一转身却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谁也没想着他到了前院还能再回转过来。

    一顿酒宴从巳时吃到了午时才将将结束。

    黛玉生怕贾母劳累,又陪着她出了枫林,在旁边的菊轩里面休息之后,才带着兴奋的不行的几位姐妹一同逛园子。

    这一逛就又是一个多时辰,直到那边传话过来说老祖宗已经准备回去了,这才领了人匆匆往回赶。

    心里还在嘀咕,明明跟老太太那里已经说好了,用过了晚饭才回去,为什么又急着走了?

    这么想着,脚下的步伐不免又加快了几分,累得三春在后面跟的很是辛苦。

    什么都不知道的黛玉当然想不到她外祖母的那些小心思,更想不到,现在的菊轩里面刚刚经历了一场诡异的对峙。

    这件事情还要从一个时辰前说起。

    老太太觉轻,又冷不丁的换了个地方,所以虽然身体精神上都有些疲累,却也只睡了两刻钟左右便醒了过来。

    她这次来本就有着自己的目的,现在这里除了邢王两位夫人照料,便是凤姐儿和尤氏都相约着一同出去游玩了,倒正好方便她行事。

    这么想着,便叫人去请了乔岱过来。

    之前刚刚进府的时候,乔岱便已经拜见过这位便宜岳母,这时候又要召见,却不知是何事。心里虽然不解,但是长者唤不敢辞,该去还是得去。

    不过他也长了个心眼,将旁边的贾赦贾政还有贾珍一起给拉上了,想着这样即使有个什么为难事,也能多几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