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26.红楼之林公讳海
    笑着看了看自家二徒弟,乔岱微微点了点头,对他的问话表示认可。

    不得不承认,今天徒琦能问出这话,全是他这几日来故意引导的结果。

    贾宝玉生而含玉,至今为止已经传了七八年,而且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满燕京城几乎无有不知的地步。

    而这么久的时间,徒家的人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可以说是《红楼》之中一个最大的bug,乔岱不相信君权时代的帝王能够忍受一个如此人物存在。

    是真的有大能做法,遮蔽了普通人的感知?还是其它什么更复杂的原因?

    好奇的乔岱曾经借着宝玉来拜见的机会,将那玉要到手中仔细感受过,也不知是他的感应能力太弱,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反正,乔岱是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奇异之处。

    即使如此,他还是想再试探一下贾府之人的反应,即使仍然没有任何结果,由徒琦问出这个问题,也会对贾赦形成警告。

    那毕竟是黛玉的外祖家,跟他又或原主又没有什么直接的仇怨,所以本心里乔岱并不希望这个家族彻底没落。

    那边的贾赦并不是个笨蛋,相反的很是有几分小精明,从徒琦的问话中,他很轻易的便听出了不满的意味。

    只这是王氏和自家老娘合伙做下的蠢事,他发现的时候早已经无可挽回,最后虽然说通了母亲将宝玉朝纨绔上引,但那也不是个保险的事情。

    这不就被人给问到脸上了吗?

    贾赦觉得嘴里有些发苦,吭哧了半晌,才干巴巴的回道:“大少爷,说实话,那玉到底怎么回事,老臣也不知道啊。

    只是睡了一觉醒过来,就听到府里在传,二房那边生了个衔玉的小子。

    呵呵,还没等老臣彻底醒酒呢,就听说母亲那里为了怕小人儿不好养活,不但给取了个宝玉的乳名,还让人将这名字传的到处都是。”

    说到这里,贾赦越发的感觉到无奈,堂堂国公府邸勋贵之后,说起来也是富贵以及,偏偏又整了这么一出儿,这老太太和二房到底是要干什么呢干什么呢?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时候贾赦还是颇有决断的,“大少爷不知,我们府上的风水向来奇怪,便是祖宗们也很是偏心。所以臣的三子一女不是命薄就是克母,数来数去竟是没有一个全和人。”

    全情投入的贾赦没有发现,旁边的徒珏和黛玉两个一听她说到‘克母’两字,具都变了脸色,好一会儿才回复过来。

    还在那里继续说道:“反观二房的那几个,大姐儿想必二位也见过,大年初一的生辰,算命的都说是贵人命;

    珠哥儿虽也没了,到底有子嗣留下,偏那兰儿也是个聪明伶俐的,颇有乃父之风;

    宝玉更了不得,那是含玉而生,老太太每日里念叨着将来必定要出将入相的人物;

    两个庶出的虽然现在还小看不出什么,但也是父亲嫡母生母俱全,想来也是好命。”

    平时不细想还好,这么一仔细咂摸,这贾赦还真是命不好,怎么同在一个府里,人家二房怎么就样样突出,你这大房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这家伙一定是给祖宗上香的时候不够虔诚,所以他们老贾家的列祖列宗才不保佑他。”想不明白的徒珏很快另辟蹊径得出了结论,并且引以为戒,下次祭祖的时候一定不能再偷懒、更不能再腹诽了,万一也被怪罪了岂不是也要倒霉。

    徒琦却是在想着他应该见过的那个荣国府的大姐儿到底是谁,想了半天才想到,“母妃身边有个姓贾的女官儿可就是你们家二房的?”

    “是,应该就是我那侄女儿,她现正在四皇子妃身边儿伺候。”

    徒琦眉头皱的更紧,“可见你说的也不准,怎么贵人命还会做了丫头?”

    在他心里,可没有什么女官儿不女官儿的,还不都是伺候人。

    只是,荣国府的嫡女跑出来做丫头,这是好命?

    贾赦一下子被问住,干笑了两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位大少爷了。

    倒是旁边的徒珏斜睨了他哥一眼,怪笑了一声才帮着解惑道:“哥哥真笨,咱们府上的吴侧妃不也是女官儿出身吗?”

    只是那吴侧妃当年当的是皇后的女官儿,并由皇后亲自赐给了四皇子为妾室,之前曾经生过一个女儿,虽然最终没留住,却也因此进了侧妃。

    一句话提醒了徒琦,小少年眉头紧皱,小嘴抿着,一看就是气的不轻。他已经十二岁,后宅的事情隐隐约约也知道一些,母妃便是最讨厌那些爬床的丫头。

    贾赦这下更尴尬了,尤其是被两个半大少年这么恶狠狠的盯着,他想自己一定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否则不会这么倒霉。

    摸了摸鼻子干咳几声,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竟然如此晚了?哎呀,府里还有事情没做完呢。告辞告辞,本将军下次再来看你们。”说完也不等乔岱吩咐人送客,便已经一步窜了出去。

    .........

    “老爷,贾家大老爷每日里来咱们这里是为何?”

    这位大老爷每日里没事便往寿宁侯府窜,有时候被说的尴尬了,也就躲那么一两天,一两天之后便又凑了上来。林管家总认为这人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却又说不上来。

    能有什么事情?不过是也想换个大腿抱而已,他在太子那里一直便排不上号,上次本来想从自己这里立个功劳过去,却也没成。反倒因为那天的事情在贾母那里吃了排场,在府里的地位越发尴尬了起来。

    这贾赦估摸也是觉着太子那里靠不住了,既然贾政那边靠着贾母搭上了三皇子,他这里便想抱一抱四皇子的大腿。

    最好的是四皇子明面上一直是太子的人,他即使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动,也不用担心会引来什么不满。

    乔岱将自己的分析跟林管家说了一遍,这位老管家一直只是管着林府的一亩三分地儿,目光还是不够长远,所以对有些事情却是看不透。

    “可今儿这......”

    “林叔听了今儿这话,是不是觉得这贾赦连府里的事情都弄不明白,就是个废物,怎么还能得到四皇子的看重?”

    见林管家点头,乔岱才又慢悠悠说道:“自从八年前衔玉而生的事情一出,其实这贾家就已经没什么前途了,现在要做的唯有自保而已。”

    今天既然徒琦能问出那句话,便证明了并没有什么大能施法保护,或者说,即使施法其法力也不怎么样,做不到面面俱到。所以,早晚有一天这件事情会惹来麻烦,倒时候可就是贾府的劫难了。

    “皇家可没有善男信女,对于宝玉出身的二房,可能还会因为某种忌讳,只是打压而不直接铲除。对于他们大房可就不会那么好心了,估计到时候最先死的就是他们。”贾家大房无论是被人当了试探的棋子也好,或是给人背了黑锅也好,总之得不了好。

    不过,今天过后却是有了一丝保命的可能。至少,如果四皇子真的能继位的话,两位皇孙今日的同情就能给他活下去的希望。

    “老爷,刘先生过来了。”外面刚有人通禀完,刘刘知节刘郎中便已经直接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刘贤弟这几天又闲下来了吗?怎么天天有空过来?”乔岱笑着同来人打了声招呼。

    “每日里除了看看医书倒也没旁的事情。”刘知节自进京后便从四皇子那里拿到了可以从太医院借书的许可,那里几乎囊括了天下所有医书,自然让他过得极为充实。

    “贤弟也别光顾着看书,上次我们商量的事情,也该着手准备起来了。”

    刘知节的手顿了顿,重修《本草》的诱惑对他来说还是很大的,不过那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位已然被他引为知交好友的侯爷现在却是离不开他。

    知他心中所想,乔岱却是洒然一笑:“我这身体只有我自己知道,该好时自然也就好了,好不了时便是神仙下凡也是莫可奈何。”

    “我在这儿每日里帮你按按,好歹能让你少受些罪。”

    “没那个必要,相比起来,我却是更想亲眼看到你重修的《本草》,连名字我都取好了,就叫做《本草纲目》。”乔岱笑着摇头说道,说完又让旁边的乔岱拿了一叠东西过来。

    “这些你都拿着,再加上我给你准备的一队护卫,明天便上路吧。”见他还在犹豫,便又说道:“你若不放心,就让刘三儿进来照顾我好了,听说在按摩上他业已得了你的真传。”

    刘知节想了想,乔岱现在这病他在与不在确实没多大的区别,与其在这里耗着时间,还不如到民间多收集些验方儿,也许还能有些作用呢。

    想到这里,遂不再推迟,起身向乔岱施乐一礼,“兄长有命不敢不从,可还要等几天才行,这几天我再带带刘三儿,到时候他在你身边伺候我也能更加放心。”

    不差这两天时间,乔岱欣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