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8.红楼之林公讳海
    乔岱看到林管家那里卡壳,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

    好好的戏又看不成了!

    至于那些让林管家化身咆哮帝的消息,说实话,乔岱左看右看也没觉得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跟七岁的宝玉住一个屋子的里间外间吗?

    抱歉,在孤儿院的时候,房间紧张时别说六七岁的小孩子了,便是十几岁的男女孩子挤在一个屋子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好歹还是一个屋子的里间外间呢,身边又是围了一圈的嬷嬷丫头,到底有什么值得如此生气的呢?

    乔岱实在是想不通想不明白。

    还有什么取字的......他爱取就取去呗,跟一个七岁的孩子这么计较,至于吗?

    想他们当年可是张口闭口我长大了要娶谁谁谁的,有那特别恶劣的,甚至以掀小女生的裙子为乐。

    还有什么从角门进,给什么下马威之类的,那更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这里斤斤计较真的有意思?

    换个思路,如果真的那么在意的话,大不了等将来回京之后,他们贾家的孩子来咱们寿宁侯府,也让他们从角门进,也给个下马威好了。

    为了这么点小事被气的跳脚,说实话,乔岱除了觉得有戏可看,就是满脸的懵逼,两个世界之间的鸿沟,让他实在是理解不了啊理解不了!

    不过,刚刚见到林管家被自家的傻儿子挤兑的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也真的是有些可怜。

    乔岱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一把,却完全忘了自己刚刚兴致勃勃看戏时候的恶劣。

    作为补偿,他决定还是‘安慰安慰’老管家好了。

    “林叔,”这些日子熟悉了,乔岱不理林管家那脆弱的心脏,连称呼都给人改了,“你说咱林家财富如何?”

    “咱们林家累世官宦,又没出过不孝子孙。百年积累下来,这天下除了少数那么几家,谁还能比得上。”说起自家的好来,林管家傲娇的眉毛都要飞了起来。

    “那你认为咱林家可有权势?”

    “五代的侯爵不断,前朝不说,本朝除了那几家王爵还有谁家能跟咱家比?更不要说,老爷您科举出身,以探花郎入仕,虽说现在因病只能以三品致仕,却也有皇爷眷顾,又得回了祖上的爵位。可以说这天下有老爷出身的没老爷的才学,有老爷才学的,又哪个及得上老爷出身?”

    林管家一边说一边斜睨着自家老爷,脑门上明晃晃的写着,你这不是废话吗!尾巴嘚瑟的高高翘起,连一边不停给他使眼色让他早点走的儿子都顾不上了。

    “着啊,既然咱们家有权有势,你们还为姑娘的名声那点小事操什么心呢?”乔岱对这一点是真的不理解,有权有势有闲,关起门来悠闲过自己日子便好了,干嘛在意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的莫名其妙的言论?

    他现在可是想逍遥自在混日子而不可得啊......莫名的怎么就有点不爽呢?!

    “这..这...这怎么能一样呢?女孩子家的名声何等重要......这可是关系到姑娘今后能不能找到个好婆家的啊......”林管家也没想到老爷竟然会说出这种言论,当下惊的话都说不大利索了。

    “哎哎,林叔啊,你看你家老爷我这个样子。”乔岱有些恶劣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双腿,“今后再想要子嗣看来是不可能了,再看看咱们林家的那些个本家亲戚,又有哪家是能够好好的过继个子嗣过来的?”

    林家亲戚都出了五服不说,这么多年看下来,要么年龄不合适要么辈分不合适,这些都合适的又总有这样那样的不足,难以继承侯府的家业。

    这也是林管家一直发愁的事情,今天被乔岱直接问到脸上,连自家老爷那略显古怪的语调都没注意到,便在那里唉声叹气起来。

    “林叔就没想过给姑娘立个女户?”此时的乔岱语气越发温柔,眉眼间也都带上了笑容。

    林大这些日子跟他相处久了,也知道些这位老爷的性子,越是看起来无害,越是危险。

    未免自家老爹被吓到,好心好意的扯了他衣袖一把,却在乔岱含笑的眼神下,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您自求多福吧,老爹!

    “这..这...可是......”林管家那里脑子兀自打着结儿,有些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这年头女人过的艰难,如果不是那种实在是嫁不出去没办法的,谁会去立女户?

    立了女户之后就代表着要招个赘婿,又有哪家好好的孩子会去给人做赘婿的?

    便是以后有了孩子,身为赘婿之子,又得受多少冷眼?

    林管家看着乔岱的目光,便犹如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主意虽然对林家对姑娘来说可都说不上是好。

    真到了那一步,还不如过继个子嗣呢。再不济姑娘也是有了个兄弟,出嫁的时候再带上大笔的嫁妆,能省了多少冷言冷语如刀言辞,这才是正途啊。

    他这边胡思乱想,不知如何是好,那边便又听到老爷说了起来。

    “哼哼,便是不立女户,我的女儿还能被人挑三拣四不成?”乔岱此时的神情说不出的冷漠,“今后我给她挑个家世简单的女婿,再将大半个林家都给她做了陪嫁。到时候能够比翼连枝倒也罢了,如果不能的话,留着你们这些人,几个仙人跳几个连环计,还不能将一个小子给收拾妥帖了?”

    这..这...这....说好的皎皎君子呢?说好的温润如玉呢?

    老爷你崩人设了你知道不?

    林管家和林大只感到一阵无语,自从那一场大病后,他们发现自家老爷就变了。

    原本的林海并不爱笑,但却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温润,虽然脾气倔强,一言一行追求的却是君子极致,为人做事讲究的是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

    而乔岱从小生存环境养成的性格却是,面上一片光风霁月、时时刻刻将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挂在嘴角,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将自己给伪装成一只天真可爱无害的小白兔。

    暗地里却是心黑手狠,坚决信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没被抓到就是没做过、即使打赢了也要将自己变成被害者.....

    将上面一大堆列为人生圭阜的乔岱,却从来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态有问题,他坚决相信自己的三观正确无比。

    最多最多,他也就是比别人更懂得生存的艺术罢了!

    再加上两个世界价值观的不同,乔岱并不认为自己对黛玉的安排有什么错处,按照这种规划,即使有一天他不在了,只要小女孩不是太弱的拎不起来,就会将日子过得及其舒适安心。

    他一个不是亲生的父亲,能帮她到这种地步,自认足够了!

    林管家见到自家老爷那有些阴狠的样子,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心疼的不得了。

    明明是那么光风霁月的老爷啊,竟然被这些个天杀的小人给逼成了这个样子...视线落在乔岱那双还是毫无知觉的双腿上,林管家忍不住老眼含泪,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那些害了老爷的都给一个个剁吧剁吧喂狗!

    倒是他身旁的林大,因为这些日子跟乔岱接触的多了,知道自家这位老爷实在不是什么自怜自艾的性子,如此作态多半是故意为之。

    可是,明知道如此,他还是感觉不平,心中还是忍不住微微发疼。

    对,就是这个态度,心疼心痛,然后才能加倍对他好吗!

    乔岱对身边这些人的反应很满意,他这个人懒的狠,最大理想也不过是安安静静的活着~~~而已!

    而以他现在这副身体,再加上外界的波诡云谲,也只有让身边这些人的心无条件的向着他,才有可能得到他想要的平静。

    …………

    “那些个虫子可都找出来了?”夜深人静,屋里空无一人,乔岱却是对着墙角黑暗处问了一句。

    “回老爷的话,”黑暗处传来的声音清冷无波。

    “府里上下都已经清理了一遍,据徐姨娘所说,老爷病重的时候,曾经有人许诺过一千两银子买老爷手里的一个账本。

    那人预先支付了三百两,言说剩下的一手交账本一手交银子。

    小的仔细查了徐姨娘的物品,里面只有两百两现银,却有一千两放贷的单据。”

    一千两对那些小民来说是巨款,在这扬州却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怕只怕时日久了,这徐姨娘仗着掌控内宅,拿着林家的银子放贷,那就真的是出了大事了,“这件事情你处理清楚,断不要留下什么收尾。”

    “是,”那声音恭声应道,依旧没什么起伏,“至于另一件事情,小的这些日子查了不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先夫人和小少爷的药确实是被人做了手脚。

    用的是混药,一部分经了于郎中的手,另一部分却是夫人的奶嬷嬷周氏派人送来的一种线香,据说是从从云庵处得的安神香,最是好用不过。

    夫人喝的药中一味药和这安神香起了冲突。

    只于郎中意外病死,周氏因为与先夫人感情深厚,在先夫人的灵堂上悲伤过度引发了风疾,不久也没了。”

    “这么说,这于郎中和周氏到底主动参与还是被人利用,现在已经说不清喽?”乔岱忍不住皱眉。

    “是,按照老爷的吩咐,小的派人重点监视了于郎中和周嬷嬷曾经交往密切的人。

    虽然这两人家里都没什么异样,从云庵处却有了一些意外收获。这从云庵中有个叫做慧智的尼姑,年方二十左右,之前曾随着其师傅经常出入周嬷嬷家里。

    两个月前却也意外死在了扬州东门外,因杵作验尸时候发现其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颇引起了一些轰动。

    虽一直没查出那奸夫是谁,但却有传言说,这女子与盐商吴家的女眷交好,而吴家的三爷吴善喜又曾经在从云庵附近购买了一座小庄子,并且经常过去小住。”

    恰恰好的是,这吴家也是最恨原主的人家之一。

    如果是他们下手暗害林家,可以说是合情合理,可是真的是这吴家吗?他们有这个胆子吗?

    而且如果真的是周家,那么他们怎么可能让这慧智这么个关键人物死在了城外,而且还弄得风风雨雨的?

    如果不是吴家呢?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手段,陷阱也是一环扣着一环,扑塑迷离的让人看不清楚。

    在这江南、在这扬州、在这个布满了皇帝眼线的巡盐御史府里,到底是谁有这个能耐,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

    呵呵,在乔岱看来,除了一处再没别的地方了!

    看看这次官场调动,皇帝那里也应该开始怀疑了才对,啧啧,那人当时的脸色一定相当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