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香阁内。

    唐蓉蓉的目光带着几分戏谑,也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模样。

    看得楚尘一阵发毛,心知自己太大意了。

    不管他实际身份如何,今晚李文田愿意把这个“好”机会让给他,都足以让人产生误会。

    要是对方真把他当作什么大户人家,那可就乐极生悲了。

    好在前世混迹商场,察言观色几乎已成为了本能。

    既然这女人是玄甲军余孽,楚尘自然明白怎么顺着对方的心思说话。

    于是便一边暗暗观察,一边故作悲壮道:

    “家丁又怎么样!

    常言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咦……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果然,听到楚尘的话,唐蓉蓉面露讶异之色,神情缓和了几分。

    “想不到你一介家丁,竟有如此志向,倒也难得。”

    “罢了,不难为你,只要你去将那李文田哄骗上来,我便放了你如何?”

    闻言,楚尘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一阵腹诽。

    你当我傻?

    谁不知道,玄甲军生平最恨背信弃义之人,按照那边的规矩,可是要三刀六洞的。

    我要是真把李文田哄上来,那还不分分钟死翘翘了。

    这女人果然是朵带刺的玫瑰,虽然美艳,却扎手啊。

    “唐姑娘,要不咱先说说你们的事情,或许在下能出出主意呢?”

    眼见楚尘不上钩,唐蓉蓉眼中闪过一抹可惜,默不作声。

    另一旁的丫鬟却是冷笑道:

    “这数万石的物资,连我家小姐都一筹莫展,你一个小小的下人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自量力!”

    “物资?什么物资?能说清楚些吗?”楚尘疑惑道。

    “兵器这种东西,自然一直是缺的,但除此之外,最要紧的,莫过于粮食还有食盐了!”

    唐蓉蓉轻声道,语气中也透着点无奈。

    金银珠宝这种东西,她们其实并不缺,可是盐铁这种东西,自古以来,就是官府的禁脔。

    朝廷上这些年虽说对民间管控有些松动,但是大批量的贸易流动,定然会引起官府的关注。

    她们想要挟持孙,李二人,其实也是想要换点东西,不单纯是为了财物。

    事实上,当初设计这个陷阱的时候,原本针对的就是徽州这帮公子哥。

    谁能想到大鱼没捞着,倒是钓上了一只小虾米。

    一想到回去没办法向大家交代,唐蓉蓉就觉得一阵烦闷。

    “要盐,您早说啊!何必这么麻烦呢!”

    就在唐蓉蓉心灰意冷的时候,楚尘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还以为多大点事情呢,没想到正是撞在了他的枪口上。

    刚开采的那片盐碱地,马上就能出盐。

    却是有一个问题,那便是无法大规模向市场上出售。

    毕竟这东西少量流通尚还可以,可要是让人知道了其中的秘密,那可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可如果能和玄甲军合作,那岂不是两全其美!

    “什么你能弄到盐!”

    听到这里,唐蓉蓉和丫鬟相视一眼,眼中都透着一抹震惊。

    “你有多少盐?现在何处?我现在就派人去取!不!去买!”唐蓉蓉终于动容道。

    “那个现在还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我有一块盐地。”

    眼看有戏,楚尘暗中松了口气。

    原本听到没有,两个女子就要发怒,然而当听到楚尘后半句话时,不由意外道:

    “盐地?你是说……你会制盐?”

    听到这个,唐蓉蓉彻底不淡定了。

    如果真能弄到盐的话,那不只是她手下的那几百号人,就连西南深山里面的那些家人们,也有了依靠。

    只是这小小的家丁,怎会制盐?

    莫不是在诓人?

    唐蓉蓉面露狐疑之色。

    “我刚买下了块盐地,原本就打算过些日子开始制盐的,要不你们等几天?”

    楚尘话音刚落,一柄泛着寒光的宝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证明给我们看,否则,我现在就一剑杀了你!”

    丫鬟拿着铁剑,一脸凶狠地说道。

    她这么一番操作,倒是激起了楚尘的脾气。

    原本大晚上的,被人敲晕,在这里折腾已经够烦人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玩这套?

    “那你来杀啊!谁要是不敢,谁就是孙子!”

    楚尘目光冰冷地瞪着那丫鬟,看得对方神色慌乱,连连后退,心想以前抓到的那些书生,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病怏怏的,还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

    这家伙真是个异类!

    “樱桃,还不住手!”

    唐蓉蓉冷喝一声,看向楚尘,犹豫了下,微微俯身,行了一礼。

    “公子见谅,非是我等不信,实在是此事实在匪夷所思,若公子真能制出盐来,小女子愿亲自向您赔罪!”

    “啧啧……”

    楚尘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女人还真是现实啊,前面还一口一个小子,这会就又变成公子了?

    “咱可不是什么公子,你叫我楚尘就可以了。”

    楚尘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想了想,开口道:

    “想要做实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让我去取几件东西。”

    “你要什么东西,我让樱桃帮你去取!”唐蓉蓉微微笑道。

    眼见没有商量的余地,楚尘叹了口气,只好将做实验所需要的材料列了张清单。

    “你去梁府,找到一个叫冬儿的女孩,将这东西交给她便是了。

    对了,那丫头也是穷苦出身,胆子有点小,你去时,说话注意点,别吓着人家!”

    “想不到你倒是个有心人,不过你放心,我们玄甲军造朝廷的反,却从不欺负穷人。”

    看着清单上那些古怪的东西,唐蓉蓉深深看了楚尘一眼。

    “现在,我倒是真有些相信你能制盐了!”

    丫鬟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唐蓉蓉旁若无人地走到一边,席地而坐,调节呼吸,仿佛在练习着什么吐纳的功夫。

    楚尘便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你放心,我们玄甲军从来都是恩怨分明,你要真能帮我们搞到盐,便是我们玄甲军的恩人,自然会保全你的性命!”

    这时,唐蓉蓉的声音传了过来。

    楚尘心中一阵苦笑。

    如此一来,自己的性命是保住了,却同时落下了勾结叛军的罪名。

    到时候,对方自然也就不怕他泄密告官了。

    这手段当真厉害!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就这么坐着,直到后半夜,屋外响起了一阵动静。

    同一时间,唐蓉蓉结束了练功,睁开了眼睛。

    便见樱桃将一个大包袱背了进来,风尘仆仆。

    “楚公子,请吧。”

    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唐蓉蓉主仆便退到旁边,笑而不语。

    楚尘叹了口气,默默起身。

    窗外,月明星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