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诡异桥,被抓住
    一阵邪风吹过,乌鸦嘎嘎乱叫,阴森森,黑幽幽。

    “扑通…”黄衣少女被吓后慌不择路,过桥时踩踏,掉落水中。

    “救命啊…小缸救我…”掉落水中的少女四肢扑打着水面使劲挣扎,水面激起一层层浪花向四周荡漾扩散开,却并未给她任何支撑,不会水性的她越挣扎越下沉。

    蓦地,一个黑影在水中游荡,那极长黑发伸向各个角落,遮住整个头部,在月色下发出诡异至极的兴奋之色,那是看到猎物的光芒,阴森恐怖。

    “阿青,我来救你…”之前吃醋男子看着心上人掉落水中,心急如焚。

    “扑通”一声,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下水。

    另一个白衣少女脸上亦有几分急色,但她不会水,只能干着急,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跑到旁边林中去,她满脸害怕之色,一边走一边念。

    “我不是有意打扰各位鬼妖大人的,请饶恕我…”

    霎时,她终于看到一根满意的长木棍,笑颜舒展,冲淡了几分惧怕之色,她急步上前捡起那根长长的木棍,小跑跑回桥上,把长木棍伸到水中,大喊:

    “阿青,抓住木棍。”

    只是,阿青似乎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发现她脚下有个黑影飘过。

    黑影抬头间,那双眼流着刺目的鲜血,望着她,诡异一笑。

    白衣少女顿时跌坐在地上,吓得捂住自己嘴唇,瑟瑟发抖,然后扔掉了手上木棍,极速向着来时的路跌跌撞撞跑去,一路上不停摔跤,却依然爬起继续跑,似乎慢了一步就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抓住她。

    “救命…救…”

    须臾,黄衣少女呛了几口水,但还在扑通乱划的她一惊,她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拉着她往下沉。

    她恐慌中更加使劲挣扎。

    “咳咳…咳…扑通…扑通…”水声、呛咳声,打破这寂静的黑夜,黄衣少女渐渐下沉。

    絮脂想着是自己吓到了这几个人类,便有些过意不去,使了个咒语打向水鬼,水鬼充满警告的看向絮脂。

    接着,她又欲去抓少女,絮脂又打了个冥府咒术过去。

    水鬼被激怒,飞身起来与絮脂大战,絮脂便现身迎战。

    几招过后,俩鬼平分秋色,絮脂庆幸他哥哥让她每日用半日炼冥绝术,便允许她半日时间下凡去勾魂。

    这冥绝术咒如此厉害,十级她才练了三级,就能与这水鬼维持平衡,这水鬼其实已有千年修为,拖了人入水,本可有人代替她,她却依旧不去投胎。

    突然,水鬼似看到什么,快速逃离。

    对了,应该是发现她身份了。

    她虽是鬼差,她也是冥王大人的妹妹,她手上的手链就是哥哥哥让她来查清水鬼为何不肯投胎,并收复水鬼,冥绝术是家族秘术。

    他哥哥未派人助她,说让她出来历练历练,将来好帮他掌管冥界。

    也好,她一个人乐的自在,絮脂浅浅一笑,笑中眼眸如璀璨星辰。

    水中男子终于救起黄衣少女,把少女带到岸边。

    “冒犯了…”司缸没时间耽误,快速按压阿青胸口,一边嘴对嘴吸气。

    他按压中余光无意间看到对面絮脂那双亮晶晶,充满灵气的眸子,刚才是她救了他们?

    她长的好像一个人?谁呢?

    对?丞相大人画中那位少女。

    “咳咳…咳…”黄衣少女咳出呛入肺部的水,悠悠转醒,司缸终于放下心来,再抬眸,那少女已消失在河边,只剩下身后月色朦胧,落叶纷飞。

    他不过是低头一瞬间,便已找不到那少女踪迹。

    难道她真是妖?

    是丞相大人找的那只妖?

    “拍…”阿青羞红着脸瞪着轻薄她的人,抬手一掌打过去,“你敢亲我。”

    “不渡气如何救你,你掉下水是我救了你,我刚才也是在救你啊。”男子捂着脸愤愤不平,为自己辩解道。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我愿意负责娶你,毕竟你也说是被我轻薄了。”男子继续说。

    “你休想,哼…”少女声音变低,底气不足,她似乎觉得刚才被吻后,心总是跳个不停。

    “这里好诡异,我们赶紧离开吧。”

    黄衣少女也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态度便好了不少,风一吹,阵阵凉意,才想起刚才那可怕的一幕。

    “好。”男子也后怕不已。

    两人快步离去。

    依然是那座桥,依然是那条河,风依然是那样刮着。

    苑浅在河边守了好几日,那水鬼未再出现,她不信水鬼从此会不再拖人下水。

    正在她悠悠望着河边盘算着时,一巨大的网罩从天而落,罩住了她。

    真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来了。

    一位道士走出来,旁边跟着个小童,小童看着她眼睛发着兴奋的光,如看到美食般。

    “十多年了,丞相大人让我们抓的那只妖,终于找到了,再找不到我都要老了。”小童有几分激动,他几岁就开始跟着道士抓这只妖。

    若不是前几日有人与丞相大人说看到画中那人在此处出现,他们怕是一辈子就只干这一件事了。

    丞相府墙壁上挂着的那副画,画中人与此人极其相似,总算有个交代了。

    “这不是妖,是只鬼差。”道士摸着胡子,缓缓解说着。

    “什么?鬼差?”小童一惊,他可不想惹到阴曹地府的人,不然他怕自己命不长久。

    “那抓了她,她不会把我魂给勾走吧。”小童胆怯的问道士。

    “要勾也是勾本丞相的魂,也只能勾本丞相的魂。”一位俊美男子走出来,语言霸气凌厉。

    行走间,玄衣点墨的锦衣在阳光下飘飘然,一派王者气息扑面而来,万花失色,云彩黯然,都不足以衬托他那如仙人之躯的姿容。

    此刻,絮脂不是想到自己被抓住,而是正被那美色诱惑着。

    当然,怕是他们也留不住她,絮脂微微一笑,若繁星点点,抬手间,大网已碎成多片。

    絮脂不想多作纠缠,不然他哥哥又要罚她多日不能来人间,于是抬腿便走。

    “姑娘,请留步。”男子清淡的眸子有一丝柔情。

    “何事?”絮脂有些恼。

    “姑娘说过的话作数么?”男子促狭着双眸,看着正欲离开的絮脂。

    “当然。”絮脂脱口而出,接着又想了想,她似乎没与凡人打过交道,然后心安理得的看向那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