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小奶狗攻势(2)
    李望去蒋言那里的时间开始多起来,蒋言现在精神好了不少,已经跟正常人差不多。也有可能是蒋家的保姆给他每天一天三顿送的营养餐都太好了的缘故。

    蒋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进医院刚躺上手术台的时候,蒋言的胸肌和腹肌非常结实,而且线条流畅性感。但是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左右,没怎么运动而且吃的太好,现在肚皮上已经有了一点赘肉了。

    捏一捏,李望笑着说:“嘿,还真是胖了点啊。”

    蒋言赌气似的把被他天天吐槽丑的病号服给放下来,痛心疾首的说:“我这身材维持起来多不容易啊,就算是行程再忙我也会一周锻炼两次的。”

    “也不是很严重,最起码腹肌还是很明显的不是吗?”李望说。

    蒋言却说:“不行,我出院后就要泡健身房,我家的健身房估计都要落灰了。”

    蒋家的保姆今天给蒋言做了四菜一汤,用保温盒一个个装好送来的,做的十分精致,有的时候李望在病房的时候,蒋言就会让他一起吃。

    蒋言把肉全部挑到李望碗里:“你吃肉。”

    李望年近三十,身材已经定型,高挑的个子配上结实有力的肩膀,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只是他和蒋言不同,他是天生的基因好所以不胖,不是锻炼保持出来的。

    把好几块肉都给李望,还一边很嫉妒的说:“真羡慕你这种死吃不胖的基因。”

    蒋言就去吃虾肉、牛肉和蔬菜汤这些热量和脂肪都不高的东西,蒋家的厨师和保姆都非常重视医嘱,给蒋言的餐食都是少糖少盐少油,才开始的几天蒋言还囔囔着明天再不肯放盐放油就别送了,他宁肯点外卖也不吃这些猪食,但是现在也习惯了。

    李望道:“之前你们家的厨师跟我联系过,让我给他出一份菜单,看来执行的还是不错的。”

    蒋言惊讶说:“菜单?我说为什么我们家厨师给我做的隔两天就重复一次,原来是按照固定的菜单做的。”蒋家的厨师都是名厨,而且涵盖中国所有的主流菜系,一般在蒋家的饭桌上要是主人不点哪个菜的名,一道菜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重复做一次。蒋言吃惯了好的,现在这些本不是很精致的菜让他隔两天就吃一次,那刁钻的口味肯定早就腻了。

    李望解释道:“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些菜的营养你的身体能不能吸收的好。”

    蒋言说:“得了吧。”

    得知真相的蒋言对这些吃的越来越没兴趣,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说要出去吃。毕竟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出去吃个饭的运动量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望作为医生也不太总是拦着。

    “那记得早点回来。”李望道。

    蒋言边换衣服边说:“怎么?你不陪我去?”

    李望说:“我就不去了,我还忙着呢。”

    “少扯淡。”蒋言早就将李望的工作表记的一清二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下午根本没班。”

    合众医院是全京城最好的一个私立医院,而且由于背靠新海集团这个大金主,自然财大气粗,对职工们的工作福利那也是相当高。即使是最基础一级的医生,每个月工作时间也不超过三百个小时,像李望这样都算是半个领导的,工作时间就更少了,而且福利还越高。

    “你说你赚那么多,工作时间也少,每天闷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北京城就没有别的你喜欢的地方?”蒋言一本正经的开始教育李望。

    的确,和蒋言比起来,李望的生活就太干燥无味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根本没点时间干点别的什么。而且蒋言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他现在的收入在医院里都很高,每年的工资加福利到最后能有六百多万,他自己写的理论医学作品的稿费每年也有一百多万,而这还不是主要收入,他代表医院和美国、法国好几个私立医院一起开展的长期医学项目合作才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所以即使他只是个医生,但是他的收入还真是不容小觑。

    李望道:“没有。”

    蒋言换衣服的手一顿,还有点不高兴的说:“你在这里这么久就一点点归属感都没有?”

    李望说:“我为什么会有?”

    蒋言笑了一声:“好了,咱们不讨论这个。既然咱们今天出去吃,我就带你去吃个好的。”

    李望道:“行吧,让我也见识见识你们这些有钱人都吃什么。”

    蒋言笑道:“保证你满意。”

    李望终于去办公室里换了他那套白大褂,蒋言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等他们走出医院的时候,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路边,蒋言和他走过去的时候,车的驾驶座那里还伸出一只手,朝他们招了招。

    蒋言弯腰和驾驶座的人聊了几句,然后驾驶座的人就下来了。李望一看,是上次那个他见过的,仁隆集团的二公子,易诚。

    李望本来还以为易诚会再次无视自己,但是易诚这次反而非常关注他,不仅打量了他好久,还好像特别有兴趣的说:“李医生,没想到不穿白大褂的时候还真的挺帅的啊。”

    但是易诚看他的眼神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在观赏一个物品似的。

    蒋言打了个响指:“看什么看?!这车借我开几天啊。”

    易诚道:“放心吧大少爷。”转身又对李望说:“玩的开心,李医生。”

    易诚的眼神让李望十分不满,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可笑又好玩的玩具,他上车之后随口问道:“这个易公子是你很好的朋友吗?”

    蒋言边发动车边说:“对。你也知道,在我们那个圈层里,纯粹的兄弟关系比哈雷彗星还罕见,能够交到真把你当兄弟跟你讲义气的朋友是非常难的,想跟我称兄道弟的全北京城成百上千的人,但是能让我把他当成兄弟的,也就那么几个。”

    “易诚也算一个?”

    蒋言这下子终于感觉到李望的语气有点不满,开着车的他侧头看了一眼李望,瞬间明白了什么:“当然算。你别看他这个人看起来有点纨绔像个流氓,但是他还真是一个非常值得交的朋友。我相信我的眼光,所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不能和他交恶知道吗?”

    李望哼了一声:“我跟他又没接触。”

    “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详说吧。”蒋言突然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事情:“不过看他那鸟样儿,我也能想到他的初恋为什么死活闹着要跟他分手了,要想找一个真正受得了易诚脾气的对象,还真是不容易。”

    蒋言也没有别的什么要求,要是李望跟他好了,那他就有可能以后有时候要带着李望出去和兄弟们见面,他必须给李望打好预防针,省得他和易诚他们闹起来脾气,搞得大家都没面子。

    李望还以为蒋言要去什么米其林餐厅,只见这辆车开的方向越来越偏,直到一条看起来只像是四五线城市的一条街上,这条街非常破旧,就好像本世纪初那会儿的风格,可不像是蒋言这种贵公子会来的地方。

    但是蒋言还真就把车停在了这里。

    蒋言下车后,敲敲李望那边的车窗:“下来啊。”

    李望打开车门下车,车停在一家黄焖鸡米饭的店铺门口:“你吃这个?”

    蒋言点点头:“对啊。你别看这个店铺不怎么样,但是黄焖鸡做的的确是地道,大厨都做不出来这个店的感觉的,我甚至让我们家厨师来学过,但是厨师没用,所以想吃的话就只能开车这么远来吃。”

    李望跟着他走进店铺,店铺老板娘正在算账,可能是刚刚过了饭点比较忙的高峰期,所以现在还算是不忙,有两三个服务员正在打扫。

    老板娘一看见是蒋言来了,高兴的放下账本:“哎呀!你怎么来了?!”

    蒋言笑着说:“张姨,好久没来你想我没?”

    “哎呦行了行了。”张姐招呼他们找了个好位置坐下,然后把菜单拿上来,然后好奇的看着李望,笑眯眯的对蒋言说:“这是你朋友?也不跟我介绍一下。”

    “这是李望,我的主治医生。”蒋言喝了口茶,说道。

    张姨立马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想跟李望握手,李望放下菜单跟她握手,他只觉得张姨的情绪好像很不错,但是听到他身份的时候就好像非常恭敬:“哎呀李医生,我们家言言身体怎么样了?”

    李望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他们好像很熟络的样子,但是既然这样他就只能解释:“恢复的不错,过几天给他检查要是没什么问题就能出院了。”

    张姨松了口气:“哦呦谢天谢地!之前我听说的时候吓死我了,想去看看但又怕打扰他休息。这两天听说他身体好些了,刚想去看看,你们就来了。来来来,你们想吃什么,我来请客。”

    “请客就不要了,今天咱们说好了李医生请客。”蒋言朝李望挤眉弄眼。

    李望:“……”在医院的时候也不知道谁大言不惭的说是要带他来吃好吃的,结果还要他买单。

    李望笑笑,经典黄焖鸡米饭肯定是要的,点了一个超大份,然后还有几个小菜,什么口水鸡、酱牛肉都点了一些。

    张姨记下后:“行,那你们先聊着,我亲自去给你们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