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青州(七)
    这可就赶巧了,城南的于大夫刚好就在县衙里面,可以帮助检查药渣。

    在青州这样一个富裕的地方当县令并且名声还不错的人,县令也不糊涂人,直接就让于大夫帮忙检查药渣。

    在于大夫从顾婶子手中接过药渣开始检查以后,冯洪终于开始后知后觉的有些害怕了。

    看着于大夫已经开始检查药渣,冯洪背后冒满冷汗,一直不停的在心里面复盘整件事情的过程。

    王桂花是他娘当年因为冯洪找不到媳妇买来的一个孤女,在家里面地位低,冯洪平日里对她非打即骂,王桂花也从来没有反抗过。

    就从这一点来说,冯洪不相信王桂花会敢背叛自己。

    自己和那个神秘人的交易也是通过不见面的方式悄悄进行的,自己压根就没有见过那个神秘人的面。县令派人去查,也不可能查到具体的情况。

    神秘人看起来不是好惹的,再加上做交易的钱已经被冯洪用的七七八八。因此哪怕冯洪现在心里面慌得要死,甚至都萌发了想要逃跑的想法,也压根就不敢临阵脱逃。

    因为就算他跑了躲过了县令,那个神秘人也一定会弄死自己。

    想到这里,冯洪心里面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条路走到黑。

    反正到头来他们也不一定能查清楚,还不如赌一把,如果赌赢了可能得一大笔钱呢!

    另一边,于大夫对药渣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作为青州城数一数二的大夫,于大夫很有威望:“这药渣检查下来就是普通的治风寒的药而已,我也常开,绝不可能引起一个人全身起红疹子的情况呀?梁大夫我是知道的,不可能发生这种低级的错误,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冯洪心里面慌张不已,面上却依旧强装镇定:“不可能!如果这药没问题,那我婆娘她疯了吗?自毁容貌做出这种事情!就为了诬陷他们梁家吗?”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顾婶子被冯洪倒打一耙的行为气得发抖,生气的冲着冯洪吐了一口口水:“桂花那样一个老实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定是你这个黑心肝的,在从中作梗!”

    “你个老婆子懂什么!”冯洪被顾婶子吐了一口口水,生气的站起来就想冲顾婶子动手。

    顾柱子还在旁边呢!怎么可能让冯洪得手?

    年轻力壮的顾柱子一下子就跳起来挡在顾婶子身前,气势汹汹的看着冯洪:“干啥呢?我这个儿子还在这里呢!想对我娘动手,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冯洪被气势汹汹的顾柱子吓了一跳,心里面也不敢在上去找麻烦了。但是就这样退回去冯洪又不太甘心,太伤面子,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杵着。

    幸好县令大人很快出声阻止了这场闹剧,三个人才跪回自己的位置上。

    “既然双方对这个结果都还是各执一词,不如就将王桂花喊上来吧,看看她这个受害人怎么说!”县令慢悠悠的说道。

    冯洪听见这个结果心里面得意不已,王桂花可是自己媳妇。要是敢背叛自己,回家就打死她。

    这一次赌局还是自己赢了!

    县衙里面终于安静下来,县令转头看向之前带队去寻找王桂花的那个官兵,询问道:“王桂花的伤势治疗的怎么样了?”

    县衙内外一片喧哗。

    “刚才去找王桂花不是没有找到吗?怎么又现在要说她在治疗呀?”

    “谁知道呢?人家县令大人说的还能出错吗?”

    “不是说那王桂花生病了吗?怕是不太行了,临时治疗一下吧?”

    在县衙外面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纷纷,你一句我一句的声音倒是还有些大。

    最后还是之前带队去寻找王桂花的那个官兵开口解释道:“之前我们赶到的时候,王桂花已经不在家里面了!她身上的过敏反应实在太严重,差一点就要死了。幸好她的邻居顾婶子发现了这件事情,及时将人送到医馆里面去医治了。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这件事情给县令大人报告了。县令大人体谅王桂花生病,就特许她在医馆里面临时治疗了!刚刚有人来传话说,王桂花已经醒过来了!”

    县衙外面的议论声才缓缓降低。

    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人群中间自发的让出一条路,几个官兵带着人走了进来。

    人群后面不远处,黎羽护着梁浅,焦急的观察着县衙里面的情况。

    青州城里面难得看热闹,县衙里里外外人山人海,梁浅一个人挤在里面,不安全。

    黎羽顾及着她,贴心的用身体替梁浅隔离出一片小天地,保护着梁浅。

    “不用太担心,她不会翻供的,一切都还有我呢!”见梁浅面上焦急万分,黎羽轻声细语的安慰道:“我们已经把目前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怎么样结果都不会太差!”

    梁浅点点头,心里面那股莫名其妙的焦虑少了不少。

    县衙里面,王桂花已经在官兵的带领下在大堂中跪下。

    她的过敏反应实在严重,哪怕幸运的保住一条命,如今脸上也是红肿不堪,伴随着一个又一个恐怖的红点子。

    冯洪从王桂花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用一种威胁的眼神盯着王桂花,就怕王桂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可惜王桂花一直低着头,冯洪的眼神多么的凶狠都影响不了她。

    “王桂花。”县令大人一拍官木,大声吩咐道:“你家官人一口咬定说,你是因为吃了梁家医馆的药才变成这副模样!但梁家医馆的药明明检查就没有问题,你这身上的红疹子到底是如何而来?如今上了县衙,还不速速道来!”

    事到如今,王桂花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王桂花原本并不是青州城的人。她家原本是在个山中的小村落中,因为战乱才流落到此地。

    家里面的人饿的饿死,病的病死,到头来只剩下了自己。

    那时候王桂花八岁,流落街头的她被牙婆子骗走,然后被冯洪的母亲买回家。

    冯洪是青州城里面有名的混子,家世清白的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那些家世不清白的姑娘冯母又看不上,于是就掏空家底的给冯洪买了个王桂花当媳妇。

    在冯家的这些年,王桂花过得猪狗不如。

    活永远都做不完,饭永远都吃不饱,更不要说有一件合身的衣服了。生病了能有什么大事?反正冯家的人也不会给她钱去看病开药。

    她吃到葱花就会全身长满红疹子这个病是在偶然的机会下让冯家人知道的。那是他刚刚被买回冯家的第一天,炒菜吃饭的时候冯母不知道,为了省一碗汤就给王桂花用葱花和水兑了一碗汤。

    王桂花没有注意到上面那几片小小的,不成样子的葱花,喝完那一碗汤后就开始全身长红疹子。

    冯母直骂晦气,掏空家底,买了个生病,还要看病吃药的病秧子回家。

    不敢去找丫婆子的麻烦,冯母也不想出钱给王桂花看病,就扔下王桂花一个人待在柴房中让她自生自灭。

    “我自己也是命大,也许是那一次葱花的量小,我居然没死!”王桂花回忆着自己这些年在冯家的遭遇,语气中生无可恋:“ 冯洪自然是知道我这个毛病的。前段时间我得了风寒,压根就没有钱去看病。有一天冯洪神神秘秘的拿着个包裹回到家里面,还慷慨大方的给了我十个铜板,让我去梁家医馆开治疗风寒的药!”

    王桂花讽刺一笑:“那时候我还以为冯家人居然有心!结果呢,到头来却是为了利用我去诬陷别人!因为一旦成功了,他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

    “你个臭婆娘!老子打死你!”冯洪被王桂花道出事情的全部经过,气急败坏的就要上来打王桂花。

    王桂花躲闪不及,冷不丁的被冯洪一巴掌打在脸上,当场就吐出了一颗牙。

    “你打呀!你这些年打的还少吗?”王桂花捂着自己被打的脸,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你打死了我也改变不了你诬赖梁家的事实!”

    “你这个没有心的东西!明明昨天我就吃了葱花,全身长满了红疹子!你是个没心的狗东西,今天早上的时候却还要再逼我吃!就是怕红疹子好了,你诬陷不了别人!”王桂花撕心裂肺的喊道:“这些年在你们冯家做牛做马还不够吗?你非要逼死我才好吗?今天早上要不是顾婶子发现的快,我现在躺在冯家的厨房里面,尸体已经凉透了!”

    王桂花说着红了眼,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扑上去就要打冯洪。冯洪被王桂花打了个措手不及,脸上瞬间就挂了彩。

    “你个不要脸的臭**!你可是我冯家买来的!生死都是我冯家的人,做牛做马都是轻的!”冯洪摸着自己脸上的伤口气急败坏,恨不得杀了王桂花。

    可惜王桂花已经不怕他了。冯洪打她一巴掌她就要咬冯洪一口,让冯洪这个欺软怕硬的人完全招架不住。

    再加上旁边拉架的官兵也有意无意的帮着王桂花,最后冯洪被王桂花揍了个狗血淋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