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酒店忆事
    在甘蓉公司拉了一会儿家常,我们也准备回家了。从甘蓉公司出来,甘蓉抱着小泉泉和唐经理一起出门送我们。临走的时候,我和冉茂杰向外婆道别,外婆指着甘蓉怀中的小泉泉,笑哈哈地对我说:“岚岚,你就安心上班吧,你的孩子外婆保证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好!外婆。”大家听了外婆的话,也都幸福地笑了。

    回到家里,冉茂杰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岚岚,我们的外婆真的老了,外婆苦了一辈子,是到了该让她享享福的时候了。”

    “是呀!外婆太不容易了!”我回应着,脑海里想起甘蓉今晚给我讲的一席话,眼前像过电影一样浮现着与纪村相识的过往。

    ……我匆忙向酒店走时,一位个子不高,精神矍铄的老大爷,他似乎很认真地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很慈祥……

    ……大堂经理伸手从礼物箱里抽出了一张方形的小纸片,高高举起,问大家:“朋友们,请大声告诉我是个什么姓?”“屈姓!”客人们都大声回答……

    ……我和冉茂杰交杯酒刚一结束,酒店吧台的一位小妹妹双手捧着一束鲜花,笑盈盈地来到我们面前,甜甜地说:“恭喜哥哥姐姐!玉皇酒店的姐妹们祝你们幸福!”……

    ……阿姨从玉皇酒店的厕所回来后,有好几次似乎是不经意地老在往厕所那边看……

    ……阿姨问玉皇酒店买菜的阿姨:“他有没有提起过一位姓屈的人?”“有一次酒店突然搞了个姓氏大抽奖活动,最后抽到个屈姓,其实那抽奖箱里就只有一个屈姓的卡片。听说他当天好像在酒店看见一位他似曾相识的姑娘,大约二十五六岁,他不敢肯定,后来他没再找了,他似乎觉得那位姑娘是他女儿的女儿,应该不姓屈了。所以,后来酒店也有人怀疑过他以前有可能姓屈,但跟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关系,大家慢慢就淡忘这件事了。”那买菜的阿姨努力地回忆着说……

    ……对于戴订婚戒指,我还是更喜欢像电视剧里那样的情节………

    ……恰巧在这时,小云的电话却突然响了,她赶紧看了一下电话,说:“有事了。岚岚姐姐,茂杰哥哥,你们要不送我回酒店吧,中午我请你们在酒店吃饭。”……

    ……我们一同来到了玉皇酒店,酒店里已没有几个服务员,只有二楼的茶楼有零星的几个客人在喝茶……

    ……当我们吃完团年饭,从包间里出来,茶楼里已突然多了好些人,个个神采奕奕,喜笑颜开,服务小姐也一下多了不少,都身着一样的旗袍装,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整个茶楼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

    ……“好漂亮的婚纱呀!喜欢喜欢!太漂亮了!唉,小云妹妹,你刚才说什么?是给我的新年礼物,”我猛然回过神,向小云妹妹问道……

    ……“快穿上吧!”小云妹妹说完,又打电话叫进来两位旗袍妹妹,三人小妹妹七手八脚就给我穿戴起来。不一会儿,一位靓丽的新娘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冉茂杰笑盈盈地走到我跟前,单膝跪地,向我献上了象征爱情与幸福的玫瑰花……

    ……冉茂杰庄重地从戒指盒里取出那枚我期盼已久的订婚戒指来,用那厚实有力的右手,轻轻托起我的左手来,将订婚戒指缓缓地戴在了我的左手中指上……

    来了一个电视剧里订婚仪式的完整再现。

    ……随着音乐的娓娓道来,一位身着西装,手持拐杖的矍铄老人来到我和冉茂杰的面前,笑容可掬地说:“岚岚、冉茂杰,爷爷恭喜你们!”原来是酒店的纪总老人前来向我和冉茂杰道贺,他说完送给了我和冉茂杰一人一个大红包……

    过完纪村的电影,我勿勿跑到厕所里洗了一把脸,然后回到沙发上,拉着冉茂杰的手说:“茂杰,玉皇酒店的纪总纪村原来是我外公,只有他是我外公,下面的事才解释得清楚。”

    “等会儿,纪村是你外公?你脑子没糊涂吧?”冉茂杰不以为然地说。

    “在遇见你之前,我们几位好姐妹在玉皇酒店聚会,我在酒店门口无意间遇见了纪村,在中午就餐时,酒店搞了一个抽姓氏抽奖活动,结果抽到一个屈姓;小泉泉满月酒的那次,甘蓉妈妈上厕所看见了纪村,认出他就是阿姨中学的老师屈时远,后面为了证实这件事,阿姨扮成酒店买菜的新员工,从老员工那里得知那次抽奖,抽奖盒里就只有一个屈姓,她还在纪村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幅画有我家乡风景的画;那次我带你在玉皇酒店与我的好姐妹相认,刚喝了交杯酒,小云妹妹就把鲜花送了上来;更奇巧的是,小云妹妹在商场告诉我们说,酒店没有任何活动,结果她接了个电话,我们就到了玉皇酒店,现场我们也看到了,确实不像是有活动的样子,可一顿团年饭出来,酒店却为我们俩举办了一场盛大而隆重的订婚仪式,纪总不仅送了我们两个九仟元的大红包,还送了我一套价值不菲的婚纱。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纪总对我们也未免太过了吧?”

    我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冉茂杰。

    “听你这么一说,也真是哈。那什么时候我们先去看了那一幅画再说。”冉茂杰若有所思地说。

    “看来这周末的洗尘宴是不能去玉皇酒店了,万一外婆认出纪总来,那不要了她老人家的命呀!要知道我外婆可是等了我外公一辈子啊!她始终不愿意离开老屋,一个人留守在月湾村就是为了等我外公。今天晚上,甘蓉把我叫到楼上去,就是想叮嘱我不能带外婆去玉皇酒店的事。”我心里无限酸楚地说。

    “那明天你跟小云说一下,周六的宴会取消了。”冉茂杰支持我说。

    “我现在就打!”我对冉茂杰说。

    “现在打也行,只怕小云说的是梦话。”冉茂杰提醒说。

    “嘿嘿,不管她了。喂,小云妹妹,打扰你休息了。”我说完就给小云打起电话来。

    “没有打扰,岚岚姐姐,这么晚还没休息呀?”小云甜甜地说。

    “也刚才回家,小云妹妹,我们周六的订餐取消了,人到不齐。对不起哈!”我抱歉地说。

    “没关系,这几天纪总度假去了,我一个人忙,现在还在忙呢。”小云自豪地说。

    “辛苦了!小云妹妹,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关心地说。

    “知道了,我也马上睡了,晚安,岚岚姐姐。”小云妹妹懂事地说。

    “晚安!小云妹妹。”我挂了电话,兴奋地对冉茂杰说,“纪村出游了,明天去看画。”

    第二天中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我给小云打电话:“小云妹妹,你中午在吗?我有点事要过来。”

    “岚岚姐姐,你过来吧,我在的。”小云妹妹回答说。

    我直接去了小云的办公室:“小云妹妹,姐姐中午过来蹭顿饭。”

    “岚岚姐姐,见外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小云热情地说。

    “这隔壁是纪总的办公室吗?”我好奇地问。

    “是的,纪总这几天出远门了。”小云平静地说。

    “可不可以过去看一看?”我向小云试探地问。

    “可以呀!”小云说完,就带我进了纪村的办公室。

    跨进纪村的办公室,右墙上的一幅山水画就映入了我的眼帘,画上的风景正如甘蓉的妈妈所说,画的就是我老家的风景,画的左下方戳有一个红红的方形篆体落款,醒目地印着“時遠印”。我心里顿然倒海翻江起来,我努力地平定着自己的心情,淡淡地对小云说:“小云妹妹,纪总平时也爱画画吗?”

    “纪总除了爱锻炼身体外,就爱写毛笔字和画画。但这幅山水画不晓得是不是他画的,我刚来酒店上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落款是时远。”小云平和地说。

    “小云妹妹,中午你想吃什么?姐姐请你。”我转移着话题,出了纪村的办公室。

    “走吧,还是我请你。”小云客气地说。

    “小云妹妹,姐姐今天来呀,其实是想问一下,我单位是不是还有一笔餐费还没有结,另外为取消周六的订餐,亲自过来跟你说声对不起。”我充满无比善良地说。

    “是雅迪电子的吗?是有一笔。这事你打个电话过来不就行了吗?”小云老练地说。

    “这不是也想过来蹭顿饭嘛。”我打趣地说。

    “岚岚姐姐真会开玩笑。”小云妹妹开心地说。

    “你是怎么知道姐姐在雅迪电子上班的?”我好奇地问。

    “我不仅知道姐姐在雅迪电子上班,我还知道姐姐在雅迪电子是个当大官的。”小云古灵精怪地说。

    “你们怎么知道的?小云妹妹。”我惊奇地问。

    “你看我是谁的秘书。”小云骄傲地说。

    “明白了!小云妹妹。”我向小云点了个大大的赞。

    “嘿嘿,嘿嘿嘿。”小云开心地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