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中毒
    却说郭迦迦和程悠静,两人这会儿正跟在阎大夫身边儿忙前忙后。

    终于在阎大夫将后续事物都安排得当后,二人才一同回来了。

    夏安瑛的床前,郭迦迦瘪着嘴,一脸自责:“都是因为我,王爷才会变成这个模样。”

    要不是她跑了,夏安瑛也不会出京都,也不会被土匪害成这个样子。

    夏安瑛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看郭迦迦的眼神很是柔和:“傻姑娘,你是我未来的王妃,我的王妃心系百姓,我又岂能拖了王妃的后腿呢?”

    听夏安瑛这么一说,郭迦迦瞬间涨红了脸。

    “王爷~”嗯,说话语气也娇羞了起来。

    啧。

    程悠然在一边儿看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郭迦迦可不多见,必须多看两眼。

    “皇后姐姐,迦迦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啊?”

    程悠静歪着头,脸上满是不解。

    怎么平时和自己蹦蹦跳跳的人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噗呲。”程悠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悠静啊,你还小,以后就明白了。”

    “皇后懂得挺多哈。”夏安闲站在程悠然边儿上,阴测测的开口。

    他已经被这几个人忽略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程悠然侧目,看着夏安闲,不明白这个男人在阴阳怪气什么东西。

    “哼。”夏安闲不满地瞪了一眼程悠然。

    “皇上,皇后娘娘,接下来老夫可能得仔细观察一下瑛王爷的腿,几位可否避让一番?”

    正在检查夏安瑛腿部的阎大夫说话了。

    程悠然迎着夏安闲的眼神儿翻了一个白眼:“皇上您听见了?请吧。”

    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哼。”夏安闲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迦迦,你先出去吧。”这边,夏安瑛见程悠然和夏安闲都出去了,笑着对郭迦迦说到。

    “好,那王爷,我就先出去啦。”郭迦迦乖巧的点头。

    “这几个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程悠静越看越迷糊,一个二个的都在说些什么她听不懂的东西?不就是给夏安瑛看个腿么?

    “你姐姐说得对,你还小,等以后就明白了。”

    终于有人理程悠静了,不过这人是阎大夫就是了。

    几人在门外等了许久,阎大夫终于检查完了开门。

    “阎大夫,如何?”夏安闲还是很关心夏安瑛的腿的,一见到阎大夫,便上前问到。

    阎大夫紧锁着眉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夏安闲,弄得后者不明所以。

    程悠然瞬间反应过来阎大夫的意思:“夏安闲,不会是你给瑛王爷下毒了吧?”

    夏安闲:......我想给你下毒,让你闭嘴。

    阎大夫看程悠然这个反应,放松了些许,才缓缓道来:“瑛王爷的腿,应该是中毒导致的,而且这毒应该是王爷经常接触到,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了,毒素还没有排干净。”

    夏安闲瞬间沉了脸色。

    难怪不得阎大夫一出来就那般看自己。

    要说夏安瑛的腿废了,谁收益最多,那知呢个是他夏安闲了。

    当初夏安瑛的腿若是没有废,太子之位多半都是他的。

    夏安闲为了争夺皇位,废了夏安瑛的腿,再核里不过了。

    程悠然一眨眼睛:“夏安闲真是你干的?”

    “不是。”夏安闲白了一眼程悠然,否认了。

    “哦,那就好。”程悠然丝毫没有怀疑夏安闲的回答,很是自然的接过话来。

    夏安闲内心:???她是傻子么?这就信了?

    当年不是没人怀疑过他,可是也没人在他说一句“不是”就相信他的。

    “阎大夫,可以治吗?”

    程悠然却根本不管夏安闲什么反应,转头问起阎大夫来。

    阎大夫抿着嘴,说得很保守:“王爷的腿中毒已久,就算现在将毒素清理了,也不一定能重新站起来,而且清理毒素得尽快,因为王爷这次的折腾,原本一直在腿部的毒素有往着上半身扩散的趋势,恐怕会继续严重下去。”

    说着,阎大夫喃喃自语了一声:“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年了,那毒素竟然一直被控制在腿部,没有丝毫扩散,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有人一直在帮王爷控制毒素扩散?”

    程悠然和夏安闲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问。

    如果当年因为皇位废了夏安瑛的腿,那么这么多年来,夏安闲早就坐热了这把龙椅,还一直给夏安瑛下毒,又是为了什么呢?

    而且还有人一直控制腿部的毒素不扩散又是什么人所为?

    “阎大夫,如果不尽快清理瑛王爷体内的毒,会怎么样?”

    “回皇上,倘若再任由王爷体内的毒素扩散,恐怕那毒素很快就会遍布全身,到时候王爷恐怕只能一直躺在床上了。”

    “既然如此,要烦请阎大夫清理毒素了。”夏安闲知道,现在紧要的是保住夏安瑛。

    阎大夫点头:“清理毒素倒不是大问题,虽然这毒棘手,但有老夫在,构不成什么大问题,但是王爷似乎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接触毒物,就怕一不留神又接触到了。”

    “阎大夫大可放心,朕会派人彻查此事的。”

    阎大夫又交待了几句,便离开去找解毒的法子了。

    郭迦迦反应了好一会儿,突然看着程悠然说:“皇后姐姐,如果王爷的腿好起来了,他是不是就不用随便找个人做王妃了啊?”

    呃…

    程悠然愕然,郭迦迦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呢?

    程悠静在一边儿口无遮拦:“啊?王妃一事不是皇上姐夫做主的么?怎么能是王爷说不做数就不做数呢?”

    程悠然哭笑不得,很好,这两人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还有,程悠静是什么时候开始叫夏安闲皇上姐夫这样的称呼的?

    “朕不会左右皇兄的选择,但是朕相信,皇兄并不是随意的人,当初选的时候并没有随意找一个人将就。”

    还有,皇上姐夫这个称呼听起来挺不错。

    最后一句,夏安闲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满意的看了眼程悠静,这小孩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以前怎么没察觉她这么会说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