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9章:我想见见你
    自打谢老爷子没了以后,老太太就一日不如一日,原本她一个人住在西池,但前阵子西池来了电话,说老太太走丢。谢谨言就立刻请了假过去,足足找了三天才把人找回来。

    找到的时候,人摔在田里,都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人也是迷迷糊糊的。

    谢谨言在西池留了一个月,在照顾老太太的过程中,察觉到了老太太的异常,最后确诊,原来是早起阿尔茨海默症。

    老太太抓着秦卿的手,问:“小深呢?好久没见着他了,他身子还好吧?”

    秦卿看了谢谨言一眼,他把轮椅定住,在旁边蹲下来,道:“我已经给小深打过电话,他忙完这一阵,会过来看你的。”

    老太太叹气,“不看我也是应该的,我跟老头子也没好好待他呢。只老头子死的时候,在我跟前念叨两句,是以我总是惦记着。我也是想趁着我现在还记得,估计要不了多久,我都全忘了。”

    “真是的,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倒是早早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当孩子的累赘。”

    这话,秦卿可接不住,但她能看到老太太眼里的一丝悲凉。

    这种悲凉,大抵是在谢家过的并不如意。

    秦卿记忆里,谢奶奶是温柔得体,眉眼中时时都含着和善温柔的。

    可不似现在这般,眼底竟还藏着一点怨气。

    谢谨言半玩笑半认真道:“奶奶,你这可是怨我没有把你照顾好?”

    “照顾的太好了。我只想看你结婚,你跟谨珩想等到什么时候才结婚呢?等我什么都不记得么?”老太太别开头,耍了孩子性子,哼道:“你不用你来照顾我,有保姆照料就行,你倒不如谈恋爱去。你那亲妈现在的心思全在另外那个上,完全就把你们当回事儿。”

    秦卿想起,孟丽彤现在是接管了谢氏教育,还在教育局有了一官半职的。

    能耐不小。

    老太太抓住秦卿的手十分用力,她大概是忘了放手,本来年纪大了,就时而糊涂时而清醒。这会人还在外面,突然就发昏起来,不管谢谨言说什么,她都不放开秦卿,不但如此,还闹着非要见谢晏深。

    谢谨言无法,最后就真的去联系了谢晏深。

    谢晏深自当初将谢氏教育割出去,还给老爷子之后,就跟谢家断了往来。

    如今他回来,也没想过再去踏足谢家,而谢家的人,哪个也没想着再去跟他搭接。

    之前老太太每次提起,都能随意糊弄过去,今个不知怎么,谢谨言怎么说都不好使。

    又是大庭广众之下,谢谨言花了半小时才联系上人。

    手机拿到老太太手里,开了免提,秦卿也能听到。

    谢晏深语气淡淡,“奶奶。”

    秦卿又能感觉到老太太抓她的手用力了几分,她总感觉老人家是有些紧张,那种紧张里含着一点儿害怕,不知道在怕什么。

    她抓着她的手,就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秦卿不由的看了谢谨言一眼,不由的怀疑,是不是他们虐待老人了。

    老太太道:“是小深么?是不是小深啊?”

    谢晏深:“是我,奶奶。”

    “小深啊,我想见见你。”

    谢晏深敷衍的回:“我最近很忙,抽不出空,有时间会来看您的。”

    老太太看了秦卿一眼,“她在我跟前呢,我替你看着呢,你来接她呀。这次我给你看住了,不会叫她随便逃走的。”

    这话听着是荤话。

    谢谨言提前跟谢晏深交代过,老太太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记事也都乱糟糟的。

    因此谢晏深也没太在意,默了一会,道:“奶奶,那都已经过去了。您在哪儿,我来接您一块吃顿饭吧。”

    老太太眼里生了喜色,扭头看向谢谨言,叫他跟谢晏深说。

    等挂了电话,老太太还不肯松手,秦卿:“奶奶,我还有事儿呢,我要走了。”

    “不行,我答应了小深了。”

    她说着,两只手一块抓着,生怕她跑了,“这次我可不能食言,上次就是我放跑了你,是我对不起小深。”

    秦卿这会一点也不想跟谢晏深碰面,她几乎都能猜到,他会怎么嘲讽她。

    可好说歹说,老太太就是不肯松手。

    反过来还要劝她,说了好多谢晏深的好话。

    秦卿看向谢谨言,可他也没办法,老太太闹起来,也是不管不顾的。她现在脾气可是不好,再不是以前那般通情达理的奶奶了。

    老太太是有些感冒,低烧好几天,吃药也不管用,今天才带出来就看病。

    现在她也不想看病,就待在门口,要见着谢晏深才行。

    秦卿没办法,只能跟谢谨言一块,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老太太身边。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谢晏深才出现。

    阵仗不小,秦卿一眼就猜到,所以在他下车的时候,就低下头玩手机,没去看他。

    谢晏深走近,先跟谢谨言聊了两句,余光看了看正在刷手机的秦卿,看到老太太紧紧抓着她的手,蹲下来,顺手握住了老太太的手,手指自然不可避免的碰到秦卿的手。

    秦卿的小指动了动,下意识的抿紧了唇。

    谢晏深是想把老太太的手拉回来,可谁能想到,老太太一个转头,把秦卿的手塞他手心里去了。

    她笑着,说:“看看,这次我帮你把人看住了,没叫她走。”

    谢晏深并没用力,是老太太的手包裹着他们,就好似两人的手握在一块。

    谢晏深没看她,只对老太太说:“奶奶,你糊涂了,大哥没告诉你么?我年底结婚,新娘可不是这位。”

    趁着老太太微微松手的瞬间,秦卿迅速的抽出自己的手。

    她觉得没必要在这里挨刀子,“是啊。谢奶奶我跟他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早就嫁人了,孩子都两岁了,这会就得回家做饭。您好好的。”

    她弯下腰,朝着她笑了笑。

    老太太一脸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