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降魔禅杖
    道空神情冷峻,一步踏出,地面被他这一脚踩出一个坑洼。

    只见他猛然发力,地上轰然炸出一道数丈的雷电状裂缝,飞速向前延伸。

    砰然一声,十八道无形的金色气柱从地下冲出,宛若十八条游龙怒吼着冲破天地牢笼。

    十八光柱围绕着道空小和尚席卷炸开,气浪猛地撞散先行杀来的鬼兵,无量佛光转瞬绞杀了上百只骨刀鬼兵。

    然而仅是一息间,无上佛威和游龙光柱顷刻消散。

    四面八方的披甲鬼兵再度扑杀而来,如群狼噬虎,悍不惧死。

    道空双手持着佛礼,蓦然抬头,一大口真气沉入黄庭,掌心之间若隐若现的金色神芒。

    眼见群狼持刀杀近身前一丈处,道空伸手朝着身前虚空,缓缓推出一掌。

    一只金色掌印瞬息飞出,在空中陡然膨胀变大,化为巨大的金光佛手。

    下一刻,宛若奔雷闪电般狂暴轰出。

    大佛巨手拍出,那些披甲鬼物身躯如同风化崩溃消散。

    还没能触及道空小和尚的雪白僧衣,就被金光佛手度化摧毁成一缕黑烟。

    道空神色自若,身形巍然不动,不断的抬落手掌,朝着四面扑来的鬼兵,递出一道道巨佛金手。

    这门巨佛神掌的降魔神通,源于古音寺玄海禅师这一脉。

    光是修至炉火纯青的境界,轻易轰出一掌的之力,便有强如排山倒海之势。

    数之不尽的披甲鬼物手持骨刀,蜂拥而上,稍一靠近白衣小和尚一丈前,身体陡然一滞。

    眨眼间,就被无形的佛光搅碎魂魄,风化成一股黑烟飞速升天。

    便在这时,道空和尚身前的一群鬼兵,忽然被一抹凌厉的气息冲散。

    唰!

    一道宛若弧月般的刀芒倾泻斩出,转瞬即来。

    道空小和尚面色大变,举起手臂,金光禅杖瞬间纳入手中。

    那道裹挟着破空音爆声的刀光,狠厉穿透他的护体佛光。

    一抹凛然刀气转瞬劈在禅杖之上,道空也被一股强大的气机打得朝后倒退数十步。

    道空呼吸急促,单膝跪地,一手将禅杖重重杵在地面,身形颤抖。

    他吃疼的面目扭曲,咬了咬牙,用手扯破胸前的僧衣,瞧见一道触目惊心的刀刃伤痕。

    刀痕中,还有肉眼可见的一缕缕黑气,正在缓慢腐蚀着道空的金刚体魄。

    他运转起丹田气机,掌心浮现金色灵光,伸手抚过那道凌厉的伤口。

    流光一闪而逝,金刚体魄修复自愈。

    这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边。

    “原来是个佛门的和尚,怪不得身上一股恶臭至极的味道,咦!还是个一品的小秃驴,找死!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拿你当做破城祭品最好不过!”

    闻声,道空抬头望去,身前五丈之远站着一个鬼气森寒的黑甲男子。

    他的面目全非,仅剩下一副头骨骷髅脸,空洞凹陷的双眼中,跳动着两团阴邪的蓝焰,手拖着凌厉一柄龙骨魔刀。

    黑甲男子说话间,道空顿感四周一阵从天而降的威压落下,身形猛地一颤,势要强迫让他跪下。

    禅杖一道佛光涌出,附在金色体魄上,他全身的佛陀之威节节暴涨,那道威压骤然消失殆尽。

    道空神情平静,看着男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甲男子轻手抚过魔刀,淡淡道:“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你是古音寺那帮老秃驴的弟子,恰巧本王最厌烦和尚,所以……”

    “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黑甲男子话音一顿,猛然抽刀指向道空,寒声道:“本王托人给古音寺送去,顺便呈上你的头颅,好让那帮老秃驴安分点,老了就好好待在家里,别到处乱跑。”

    “阿弥陀佛!”

    道空单手持佛礼,低头口诵一声佛号,朗声道:“汝为魔道生灵,不在幽州偏安一隅,苟延残喘。”

    “今日率军侵我人族城池,滥杀城中无辜百姓,此行罪恶滔天,那就将你作为小僧入世后度化的第一个邪灵。”

    道空小和尚震动禅杖,浩瀚金光聚拢掌心,抬手轰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巨佛手印。

    “笑话!”

    黑甲男子一刀挥出,凛然刀影中显化出一尊魔气鬼将,悍然持刀杀来。

    冷冽寒光宛若一道势不可挡的闪电,径直切开大佛巨掌。

    佛手还没能近身,便在半途中砰然一声炸开,金光迸溅。

    黑甲男子冷冷一笑,不屑道:“像你这样的一品金刚境,本王弹指间可杀上百个,斩你如同踩死一个蝼蚁!”

    话音稍落,他作势就要出刀,忽然眯起双眼,沉声问道:“这降魔禅杖怎么会在你手里?古音寺的怪气……你是玄海什么人?”

    道空握紧禅杖,护体佛光缠绕全身,沉默不语,不予理会。

    一个一品和尚装什么呢!

    若不是这除魔禅杖神威尚存,你早就成了本王的刀下亡魂!

    黑甲男子冷哼一声,眼神戏谑,阴恻恻道:

    “闯阵许久,你早已油尽灯枯,真气耗尽之下,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不过黄口小儿,方才不是要度化本王么?大言不惭!”

    道空依旧置若罔闻,身形巍然屹立,闭目持礼,嘴唇微动,似是在无声口诵佛门神通的口诀。

    见状,黑甲男子心生怒气,左手猛的压下。

    他手势压下,在鬼兵大军中,似是一声冲杀号令。

    四周原本静止不动的鬼兵,皆是不约而同的抬起面目,浑身浓郁阴气骤然爆发。

    霎时间,四面八方的披甲鬼兵,再次朝着大阵中心的白衣小和尚,扑杀而去。

    黑甲男子看着悍不畏死的鬼卒杀去,眼神没有半点悲悯,冷声道:“好在只是一个一品境,若是上五境手握这禅杖,倒真有点难对付。”

    这来自古音寺的金光禅杖,自家老祖曾经说过,本是上古佛教的一尊佛陀,以自己圆满的功德金身铸造而成。

    祭练过程中还铭刻下镇邪除魔的古佛文,可谓是专门克制天下的鬼魅妖魔。

    道空和尚虽是一品,可掌握着古音寺的降魔禅杖,压制鬼物的战力在无形中拔高了好几层,这让他不得不重视。

    害怕道空临死前的全力反扑,黑甲男子没有选择亲自出手。

    反正手下鬼怪兵卒这么多,只要把道空体内的真气耗到枯竭,便没了气力催动这降魔禅杖。

    是生是死,皆在他的一念之间。

    黑甲男子不再望向眼中如同死人的小和尚,抬头看向城楼之上,低声道:

    “我的战场应该在那里,只要再等一会,这座春溪城将成为老祖的白骨城,破城后,那我就是最大的功臣,说不定老祖一开心,还能赏我一颗阴丹,桀桀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