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7还不快传御医!
    寻小穆捂着揣在胸口的厚厚一叠银票,飞也似地跑了。

    他的小脸红扑扑的,搬空了晋王府的银库后,十分地兴奋!

    听到动静的寻韶雪和侧妃秦语嫣也赶了过来,看到地上躺着的越白亦,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爷,这是怎么了?!

    “还不快传御医!”寻韶雪怒声吩咐着,她慌忙扯过毯子盖在越白亦的身上,遮住他身上的斑点和脓包。

    蹲在他的身旁,轻轻地摇着他,安慰着他。

    秦语嫣看了一眼越白亦,便连忙用手帕捂住了口鼻,厌恶地皱起了柳叶眉。

    丫鬟翠儿扶着她退出了房间,她们可不想染上这可怕的病,这几日都要离得远远的才行。

    “翠儿,去给父亲报信。”秦语嫣低声说道。

    他的父亲是宰相秦贵,而嫁到晋王府当侧妃,为的就是及时传递消息,盯着晋王府的一切。

    为日后的大事做准备。

    “是,小姐。” 翠儿点头,忙去后院写信找信鸽。

    后赶来的丫鬟侍卫们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越白亦的侍卫骑上快马去宫里传御医。

    王府内的几位高手飞檐走壁,警惕地四处张望着,寻找着想象中的黑衣人。

    可是,他们绕了大半个京城,也没有看到来晋王府捣乱的贼人。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屋顶上的并不是什么蒙面黑衣大侠,而是一个软嘟嘟的瓷娃娃。

    而那个娃娃,寻小穆,此刻正倒腾着小短腿,飞快地跑着。

    他摸着胸前沉甸甸的银票,忽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若是这老男人流落街头了,这一院子的丫鬟侍女们也要被人牙子发卖了去。

    真是可怜。

    娘亲说的人间疾苦,就是这个意思吧!

    哎,算了,把夜明珠给他们留下吧,应该能撑一阵子。

    他把夜明珠从束发冠上扣下来,仍在了丫鬟侍女们住的偏院。

    这珠子是他随便从木烟阁的后院库房里面拿的,也不是很喜欢,就留给他们吧!

    ……

    紫宸殿内,越南昭将他查到了蛛丝马迹都说给越帝听。

    “南昭啊,上次你说如果黑死病没有得到控制,整个皇宫的人都会死。”

    “这件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越帝的手指敲击着紫檀木青石桌。

    “回父皇的话,这次对方的确是冲着整个皇室来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朝中的大臣所为,意图谋反?”越帝皱起了眉头。

    “正是。”越南昭点点头。

    他继续说道:“而且,这旱獭可能来自匈奴,儿臣怀疑,是朝中大臣勾结外贼。”

    若只是朝中叛乱,此事还不难,之前也镇压过越国北部和南部的民间起义与军中将领的起兵造反。

    可若是勾结外贼,这事儿就有些棘手了。

    越帝缓缓说道:“现在有能力骑兵攻打我越国的,只有匈奴和南戎。”

    “北楚、西凉不足为惧。”

    “父皇是担心,朝中将领和匈奴、南戎有密切来往?”

    越帝点点头,目光沉寂,他有些哀伤地看着越南昭,以往领兵打仗,越南昭都会传来捷报。

    可如今,他的腿已经废了,不能纵横沙场,若是真打起仗来,只能去当个指挥使。

    “朝中手握兵权的倒是不多,兵部尚书林广、太尉王铮、骠骑将军刘义宣、禁军统领萧然、京城守备宇文硕。”

    “会是谁呢?”

    “禁军统领萧然经常在宫里,宫里有的传染病若是扩散了,他也一定会染上。”

    “所以不会是禁军统领萧然。”

    “宇文硕经常入宫报备,所以也不会是他。”宇文硕不仅是朝中大臣,也是越南昭从小一起长大的手足兄弟。

    “宰相秦贵速来和骠骑将军刘义宣交好,而且……”越南昭看了越帝一眼,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

    “说下去。”越帝目光阴狠,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而且,皇祖母发病的那几天,凌妃带着七弟去寺庙给皇祖母上香祈福,也不在宫里。”

    “凌妃,秦贵的嫡长女,哼,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这老不死的狗东西!”

    越帝愤怒地将手中的走着仍在了桌子上,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问越南昭。

    “你那位军医呢?”

    “她在军营,今日没有随儿臣一同进宫。”

    “赶紧让她进宫,太医院的那帮老古董们还不知道如何应对。”

    “要先把宫里的情况稳定了。”

    “是。”

    父子二人猜测着幕后之人,准备下一步的应对。

    ……

    寻韶容在帐篷里面睡到了自然醒,跑完步真的是太累了。

    只是,小穆那孩子跑哪儿去了?

    “军医,王爷让您速速入宫。”士兵站在帐篷外喊道。

    入宫?难道是皇太后不好了?

    “好,我知道了,让李叔准备马车!”寻韶容跳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喊着。

    她得赶紧进宫,若是皇太后真的不好了,自己这条小命也就保不住了。

    她拎着药箱,惶急慌忙地小跑到军营门口,坐上了马车。

    “李叔,要快!”

    “得嘞,坐稳喽!”

    “驾!”李叔扬起鞭子,驾着马车往皇宫的方向驶去。

    到了宫墙外,寻韶容跳下马车,往里面走。

    “是院使大人吧?跟咱家来。”一个年纪稍大的太监看到晋王府的马车和从马车上下来的寻韶容,走上前来打着招呼,带着寻韶容往里面走。

    绕过几道宫门,寻韶容犹豫地问:“太后娘娘,还好吧?”

    “哎呦,您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太后娘娘身子硬朗着呢,过阵子,就要过大寿了!”

    寻韶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那就好,那就好,看来皇太后没有出事,进宫不是因为皇太后。

    那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到了偏殿,太监说道:“院使大人,请稍等。”

    寻韶容坐在软塌上休息,片刻后,有太监送过来太医院院使的文书和官服。

    这文书倒是不错,金黄色的硬纸上有着祥云和仙鹤的图案,上面任命的大字也是十分的苍劲有力。

    寻韶容看着那玫红色的院使官服发呆,原来还真有女官的官服啊,不过这玫红色的官服还真是……

    土,非常的土!

    而且这么鲜艳的颜色也过于扎眼了吧,这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发现啊。

    还怎么实施越南昭交给她的暗探任务?!

    算了,寻韶容摇了摇头,先换衣服吧。

    “院使大人,咱家在殿外等候,带您去太医署。”刚刚送官服过来的太监低头说道。

    哦,原来是让自己去太医署上任啊!

    这越南昭也不说明白点儿,害她担心了一路,真是的!

    “多谢公公。”

    入职太医院,她本是不情愿的,但是后来她想了想,这也是她精进中医,与望闻问切的好机。

    寻韶容换上官服,带好官帽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往太医署走。

    忽而她转念一想,想到了她看过的职场打怪升级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剧,办公室政治还是要搞一搞的。

    他不搞,就会有人搞她。

    “劳烦公公,先带我去见提点大人吧。”寻韶容微微欠身,礼貌地说道。

    提点大人是太医署的头头,名为吴用,众人都要听他的安排与调遣。

    公公楞了一下,随即笑了,一脸明白的表情,“院使大人,跟咱家这边走。”

    公公带着她拐了个弯,便到了提点大人炼药的地方。

    “这就是徐太医常呆的地方,太医署就在前面。”公公指了指前面。

    “有劳公公,日后必会多谢公公。”寻韶容拱了拱了手表示感谢。

    公公也拱了拱手算是回礼后,便离开了。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儿。

    寻韶容顺着公公刚才所指的方向走去,走到一扇棕黄色的梨花木门前面,礼貌地轻轻敲了敲门。

    见到了花白胡子的提点大人吴用之后,寻韶容恭敬地行了礼之后,说明了她的来意和想法。

    正在炼丹药的吴用闭着眼听着,随后捋了捋胡须,“就由你去安排吧!”

    “是,提点大人。”寻韶容退出了炼丹房,往太医署走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