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七年后
    时光飞逝,转眼七年过去了。

    机场

    一个时尚漂亮带着墨镜的女人在机场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她优雅的回头对着一个时尚潮流酷男孩说道:“宝贝,你在不快点,就滚回去。”

    明天脖子上挂着一个包,手里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活脱脱的一个免费苦力。

    明天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咪,走那么快干嘛,我又不赶着投胎。”

    她扶额,头痛的后退几步,想要牵明天的手,被无情的躲开。

    明天酷酷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明天,是明月的儿子,当年是托尼救了明月,带着她从密道逃走,二次爆炸就是托尼逃出去,引爆的密道。

    她躺了一个月才苏醒,醒来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辰风财团家主与南氏走失十八年前的千金南心订婚。

    她本来想过回去,既然都当她死了,回去又能怎么样?

    于是她决定做一个普通人,过平凡的日子,她拒绝了托尼的帮助。

    从做服务员,学习,到现在知名设计师。

    开始很苦,特别是她才怀孕的时候,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明月远远看见有人手里举着A my .的牌子,显然是来接此人的,她直接忽视往机场外走去。

    明月站在机场出口仰望天空,曾经的城市我又回来了。

    打车到了酒店,明月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躺尸。

    明天好心的提醒道:“妈咪你休息一会,我出去逛逛。”

    明月点点头明天很聪明,她并不担心被人绑架,如果他被绑架,反而她担心的是绑匪。

    明天出去并没有闲逛,他是干大事,自己妈咪的终身大事。

    他拿着明月的简单介绍,在街上像发传单一样帮明月相亲,只要他觉得帅的都给一张。

    他这个做儿子的真是操碎了心。

    不少人看到照片心动,一听说有孩子就算了。

    明天呲之以鼻自言自语:“老子可是天才,不是拖油瓶。”

    明天:“先生相亲吗?”递上一张纸,纸在半空明天收回来嫌弃说道:“给错人了。”

    说完酷酷转身。

    明月从来没告诉明天的身世,可是明天聪明。

    他在杂志上看到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大小版不一样而已。

    加上明月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每次在电视上看到北辰墨都会发愣,更何况他还在自己妈咪身上看到渣男的纹身。

    所以他就敢肯定谁是自己爹。

    明天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遇到渣爹。

    北辰墨不知自己怎么的看着小男孩背影莫名有些熟悉感。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明天还在街上不停的发。

    北辰墨蹲下看了一下相亲传单:“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我爹死了,是过马路,踩到香蕉皮摔死的,妈咪要忙着赚钱养家。”

    明天心想还好传单上没有名字,照片也p了的,他应该认不出来。

    北辰墨怎么感觉在诅咒自己。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北辰墨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了,七年了从来没有跟谁这么耐心的说过话。

    “走开,你这个人贩子。”

    “我不是坏人。”北辰墨解释道。

    “我妈咪告诉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一边去不要妨碍老子找后爹。”

    北辰墨觉得面前的小男孩眼睛特别像明月,清澈明亮。

    “你觉得我怎么样?”话出,北辰墨自己都愣了,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死渣男,滚。”

    北辰墨还想说什么,明天先开口道:“你不走老子走,真是渣渣。”

    说完一溜烟的就跑得不见了。

    北辰墨没想到自己有声之年还会被一个小孩如此嫌弃。

    感觉那小男孩对自己的怨念很深。

    明月在華国呆不了几天,她也不知道公司这次为什么派她来负责珠宝展览。

    为了不遇见熟人,她选酒店都没有选辰风财团旗下的酒店,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尽量窝在酒店里。

    她一身居家衣服,窝在柔软的沙发里,明天在帮她收拾房间。

    如明天所说,有他的地方,明月就是女王,什么都不用做。

    “妈咪,熨烫好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挂好了,这些一会我打电话叫人来拿去干洗。”明天指着床上的一堆衣服说道。

    “内裤内衣放在衣橱下面第二和第三格,袜子放在第一格,记好了不要在乱放了。”

    “你的首饰我放在首饰盒里,全在梳妆台上,化妆品我也在分类放好了,妈咪别在弄错了哦。”

    明天有条不紊的像个老妈子跟明月说着。

    她觉得,儿子就是她贴心小棉袄啊。

    “宝贝,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一定成废人。

    明天淡定地摸了摸明月的头,如长辈一样说道:“乖,你是我亲妈咪,那是我运气好,投到你肚子里。”

    “所以我是不是该非常心安理得蹂躏你。”

    “妈咪你是女王,能被你蹂躏这是宝贝的荣幸。”

    “那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妈咪,我去打电话叫人来拿要洗的衣服。”说完就跑了,读书,跟一群小屁孩白痴一起,自己真会疯掉的。

    这时明月的手机响起,她也没去追问明天,接起电话。

    接完电话,明月风风火火收拾自己又出门了,自然忘了嘱咐明天别乱跑。

    明天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酒店,他鬼鬼祟祟地溜进夜魅,到处都是袒胸露背的火辣美女,心里吐槽道这怀疑的渣爹还挺会享受的嘛。

    明天一间一间的找着他心中疑是自己渣爹的人。

    看见两个人看上去就凶神恶煞,内火很旺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

    眼睛带着邪火,好像也在寻找什么人,明天蹙了蹙眉毛,咬碎了嘴巴里的棒棒糖,就跟在了那两个男人身后。

    明天知道他是家的唯一香火,他不会轻举妄动。

    那两个人根本不是来找乐子的,因为都背着双肩包,里面塞得鼓鼓的。

    明天觉得那包里装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那两人的眼光虽然十分警惕地打量着周围。

    明天黑溜溜的眼珠骨碌骨碌地转了几圈,他很想知道他们包里装的什么?

    于是,他用足了全身的力气,朝着矮的那人撞去,倒不是明天的力气有多大。

    是他没有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提高警戒,被撞了个踉跄,再加包内的东西不轻,那人也摔了半跪了下来。

    明天也摔了下去,他的小手连忙去摸那包的形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