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熟悉的面具
    沫依家里。

    “看来这家伙又遇上吸血鬼了伤得这么重。”

    “妈咪,姜叔叔没事吧?”

    “难说,他背后的伤口还差一点就要刺进心脏了。”

    “那么严重吗?要不妈咪送去医院吧?”

    听到医院姜允程在昏迷中下意识抓住沫依的手艰难地说出。

    “别去医院,容易被···发现。”

    “好好好不去。”沫依转念想了想吸血鬼也不是傻子估计这个时候也在医院蹲着只好暂时把姜陨程藏在自己家里。

    “城城去把家里所有的医疗用品都拿过来。”

    “好妈咪。”

    “妈咪妈咪缘缘做什么呢?”

    “嗯?你就帮忙把弄一些热水过来姜叔叔现在需要补充水分。”

    “好哒妈咪。”

    两个孩子相继离开后沫依看着躺在床上的姜陨程,虽然在带他回来之前已经对他的伤口进行了止血但是伤口还是太大部分鲜血还是流了出来,她想把姜陨程翻身但是怎么都翻不起来。

    “那个,你还清醒吗?能不能配合一下翻个身?”

    “....”姜陨程没有回答。

    “算了估计又是昏迷了看来只能靠我强行帮你翻身了。”

    就在沫依准备动手的时候姜陨程艰难地用胳膊顶起了身体,但是眼睛并没有睁开应该是已经听到了沫依的话用意识强行撑起身体的沫依见状没有犹豫很快配合姜陨程把他翻过身。

    之后沫依下意识地说了句“谢谢”,姜陨程虽然没有任何表现但是他的脸上已经在不经意间挂起了一抹微笑。

    沫依把姜陨程的衣服完全扒开映入眼帘的是已经血肉模糊的巨大伤口,伤口排列十分整齐沫依一看就知道这是吸血鬼惯用的招式。

    “又是指甲袭击,看来得先消毒人类的指甲上本来细菌就多更别说那些生活在阴暗肮脏下水道里的吸血鬼了。”

    此时城城已经把家里的所有医疗箱都带了过来。

    “谢谢城城宝贝,城城等会儿妈咪需要你的帮助辅助下妈咪好吗?”

    “当然可以,城城也想出份力。”

    “谢谢宝贝了,现在先帮妈咪找一找消毒水。”

    “给!”

    “再帮妈咪找一找绷带还有消炎药.......找到后就把这些东西都放在这边。”

    之后缘缘也带着热水进来。

    “妈咪热水过来了。”

    “谢谢缘缘宝贝,放在柜台上妈咪要开始工作了。”

    “妈咪还有什么要缘缘做的吗?”

    “去那边帮你哥哥吧。”

    之后沫依开始为姜陨程的伤口消毒。

    “我准备帮你消毒会有一些痛你忍一下。”

    “呃...”

    “妈咪,姜叔叔似乎很痛。”

    “缘缘帮姜叔叔吹吹吧。”

    “不行这不是小伤不能那么乱来。”

    “可是。”

    沫依开始有些不耐烦城城注意到了沫依的变化赶紧拉着缘缘离开。

    “这两个小家伙终于走了,真是吵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姜陨程从昏迷中醒来当他看见这里是陌生的房间时立刻警觉起身,结果背后传来刺痛。

    “嘶~”

    “你醒了?”

    “放心这里不是什么魔窟是我家。”

    “沫依?”

    “嗯你这不是做梦的确是我。”

    “我怎么在这里?”

    “今天晚上我和孩子们出来散步经过一个草丛的时候孩子们.....”沫依刚想说到孩子们闻到血腥味但是想了想如果真要说出来也就是间接性承认了孩子们吸血鬼血统的事实吗?以这个男人的洞察力肯定会发现什么异常的最后她还是打住了即将说出的话。

    “孩子们在草丛里发现了我?”

    “对...对....孩子们球飞了过去去拿球的时候发现你的。”

    “哦原来这样谢谢你但是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紧张呢?”

    “我?我...我紧张吗?”

    “当然了,不然你怎么说话那么结巴?”

    “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没有看见孩子们?”

    “没啥,没啥,我让孩子们去洗澡了准备睡觉。”

    “已经那么晚了吗?”

    姜陨程看向时钟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当然了你昏迷了很久了。”

    “那我先走了在你家待着估计也对你造成不便把?”

    “走?你要去哪里?”

    “回家。”

    “你觉得就你现在这个状态能回家吗?”

    姜陨程刚挪动身体便感觉到身后传来刺痛。

    “看吧,你现在连起身都那么困难就更别说自己走路回家了。”

    “可是我在这里的话那你怎么办?”

    “我呀,啊哈哈....”

    “妈咪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呀。”

    此时两个小鬼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孩子们?”

    “你们两个洗完澡了?”

    “当然了,我洗几分钟就好了主要是缘缘洗得老久了。”

    “哥哥你不知道女孩子要保持香香的吗?”

    “你才多大?”

    “不影响。”

    “打住,你们要是想继续吵架就给我赶紧会自己房间去吵别打扰你们姜叔叔休息。”

    “呃...对不起姜叔叔。”

    “没关系的,现在的确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姜叔叔要好好休息哦,缘缘明早就来看看姜叔叔。”

    “好的,叔叔等你。”之后两个小孩子屁颠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孩子们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

    “今晚你去和他们睡?”

    “当然了,难道要和你睡?”

    “啊...不....不是...我在说什么呀。”沫依捂着脸跑出房间。

    姜陨程也是红着脸看向别处,“我刚刚都在想些什么?”

    紧接着姜陨程躺在床上环顾着四周接着他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东西。

    一副面具正挂在沫依房间的墙上,姜陨程之所以那么震惊是因为这幅面具就是当年和自己一夜欢愉的女人所戴的面具,他刚想起身拿下这幅面具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剧痛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由于它剧烈的反应已经导致他身后的伤口再次裂开,这是沫依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哈,忘记拿睡衣了应该不会打扰到你吧?”

    “嘶~”

    “咦什么声音?”

    “你怎么回事?怎么伤口裂开了?”

    “呃...我...”

    “不是说过了吗?带伤就别来那么多剧烈运动你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我只是....想喝水而已。”姜陨程可不敢告诉沫依自己反应那么大是因为那副面具。

    “水?”沫依看了眼远处的水似乎放的的确远了些。

    “不好意思,没注意到放了那么远我这就拿过来。”

    “翻个身顺便帮你处理下伤口。”

    “那个,没想到你兴趣爱好挺特别的。”

    “有吗?”

    “我很少看见有人喜欢收集面具。”

    “那副面具呀?也不是什么啦,是我三年前一次遭遇留下的对我挺有意义的。”

    “三年前?”

    “对呀,三年前和孩子们有关......呃....”沫依刚想接着说什么突然反应过来心里暗戳戳抱怨:“沫依你怎么回事?怎么和这男人在一起警惕心总是消失掉?”

    “孩子们?难道是孩子们的父亲?”

    “......”

    “对不起看来是我多问了抱歉我不会再问了。”

    “谢谢理解。”沫依对姜陨程露出微笑。

    此时姜陨程突然感觉眼前的沫依就像三年前的那个女人一样。

    “没....没事....”

    “那我先走了祝你好梦。”

    夜晚,姜陨程躺在床上思考着。

    “三年前,面具,孩子们,都太巧了难道她就是三年前那个女人?那孩子们岂不是我的????”

    看来得好好调查一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