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忍者神龟
    慕容垂攥紧了拳头,将符睿的嘲讽狠狠忍下。

    忍!

    多少年了,慕容垂就是这样忍过来的。

    当他从燕国投奔氐秦的时候,从没想过氐秦会覆灭他的国家,而当他发现苻坚的真实意图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没有故土、没有国家的人,就好像是无根的野草,乱世的飘零,时时刻刻都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

    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慕容垂的意志更加坚定,谋略更加增进,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再忍一段时间。

    如果老天垂怜,他必将给这些傲慢的氐人惩罚!

    “常山,你是怎么知道桓冲的部队在缘江戍的?”慕容垂缓了一会,居然没有一拳把符睿打倒,就连慕容冲都佩服他的忍耐力。

    慕容垂仍然觉得,这个消息的来源不弄明白,他不放心。

    “禀将军,都是因为桓冲在晋军之中名声太差,自从桓冲退守到缘江戍的那天开始,戍所里的士兵和普通百姓都在议论他的事,说是桓冲每次都是口号喊得震天响,一到行动上就矮了半截。”

    “尤其是,桓冲非常惧怕慕容将军,几乎是听到慕容将军的名号,便吓得提不起长戟的程度。”

    “因为听了许多桓冲的故事,我才能确定,缘江戍中新进驻的晋军就是桓冲带领的。”

    “但是,刚才提到的不知名号的队伍,我并没有听到乡民们议论,所以不敢妄言他们是属于哪支部队,不过,我见过他们的旌旗,似乎也是属于桓氏,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属于哪位桓将军。”

    常山的双手仍然被反扭着,他的声音却是不卑不亢。

    现场陷入沉寂,常山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符睿没有听从慕容垂的劝说,仍然把常山关进了监牢,对于常山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太坏的结果。

    走进襄阳城,面对符睿、慕容垂,他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现在却没死成,已经很兴奋了。

    本来他还策划了一场撞柱子的大戏,打算在他们质疑他的忠诚的时候使用。

    却没想到,根本没有派上用场。

    常山被押走后,大堂之中的议论便戛然而止。

    符睿显然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慕容垂讪讪,符睿不上当,他也只得作罢。

    慕容冲紧跟在他身后,匆匆几步追上,两人一同走回了慕容垂的房间,在这里,他们不必担心谈话密谋会被别人发现,这里的护卫都是鲜卑人,对慕容一族,那是忠心耿耿。

    “你刚才还真忍得住,那符睿实在是欺人太甚!”

    慕容冲咬牙切齿,拿起个茶杯,猛地就砸到了地上,就好像那茶杯是符睿似的,被这样一摔就会粉粉碎。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在襄阳按兵不动的吗?”

    “刚才为何又要撺掇符睿出兵缘江戍?”

    慕容垂前后完全不同的表态,让慕容冲陷入了迷惑。他本来智力就一般,慕容垂这样一操作,他就更加闹不明白。

    慕容垂很无奈,要是只靠他一人就能完成复国大业的话,他甚至一个帮手都不需要。

    看看这些傻蛋,除了拖后腿,还能干什么!

    “你没看出来,常山也在鼓动符睿出兵吗?”

    “当然看出来了,常山说的肯定是假话,他就是故意给符睿挖坑,想把秦军拖下水。”

    “我看,常山一定是被晋军拉拢了,这也很正常,他毕竟是汉人,我听说还是氐秦从坞堡里俘获来的。”

    “常山的那颗心,肯定是向着晋朝的。”

    慕容冲侃侃而谈,说的头头是道,慕容垂陷入疑惑:“你不是都看出来了吗?”

    “怎么就想不明白我们的立场?”

    慕容冲茫茫然:“我们的立场不就是按兵不动,等待苻坚的动向吗?”

    “大错特错!”慕容垂勃然而起。

    喝到:“我们的立场就是破坏氐秦,早日复国!”

    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在这小小的房间之中炸开,慕容垂气力无双,这一声吼,早就传到了门外。

    要不是附近的护卫都是自己人,下一刻,慕容垂的人头恐怕就要挂到襄阳城的城门上了!

    慕容冲受到他情绪的震动,亦激动的站起。

    慕容垂继续说道:“冲儿,你一定记得,我们慕容氏和氐秦,从来都不是一个立场。”

    “只要能让氐秦混乱倒霉,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

    在慕容垂的反复解释下,慕容冲终于明白了。

    “我们明明知道缘江戍可能有晋军的陷阱,却还是要推着符睿向陷阱里跳。”

    “妙啊!”

    “果然是妙计!”

    慕容冲连连感叹,对慕容垂的敬佩又多了几分,怪不得当初慕容评他们都要合起伙来挤兑他。

    有他在,辅国理政还能有那些棒槌什么事!

    “不过,阿六敦,我们也要注意说辞,不要太维护常山,以免被符睿看出破绽。”

    “现在大业未成,氐人都狡诈多疑无比,千万要小心。”

    对于氐人的多疑,相比慕容垂,慕容冲有更加深刻的了解,苻坚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心里也提防着慕容家族的人。

    慕容垂却一点也不担心:“老头子多疑,这朝野上下谁人不知,他现在人还在长安,襄阳这边的事,他也管不了这么多。”

    “可是,刚才符睿已经把这件事按下了,我看他根本不相信常山的话,我们怎样才能把氐秦军队调动到缘江戍?”慕容冲急急追问。

    “不必心急,且看且行,这一次,倒要看看符睿有多少斤两。”慕容垂目光坚定,充满了信心。

    虽然相比符融,符睿根本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对于剪除氐秦悍将,慕容垂一向很有兴趣……

    酉时已到,天色渐渐昏暗,热闹了一天的襄阳城也慢慢归于沉寂,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士兵们也结束了操练,抓紧时间休息。

    襄阳城内,大将军符睿的住处却忽然之间有了细微的说话声。

    不正常!

    这实在不正常!

    院子里来回经过的小厮婢女,看着紧闭的房门,安静的院落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说到他们为何会这样好奇,那就不得不提到符将军的一点点小爱好了。

    符将军,他是最爱小娇娘的!

    不管是在氐秦都城长安,还是来到了这战火不断的襄阳城,他依然是本色不改。

    以往到了这个时候,天也黑了,士兵操练也结束了,符睿住所的附近早就应该是一派莺歌燕舞,小娘子娇羞的咯咯咯和符大将军爽朗的哈哈哈此起彼伏。

    而现在,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隔了一道门,你就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的细小声音。

    实在是不符合符大将军的一贯作风,事出有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