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疯狂的浪漫
    怀有艺术细胞的人。

    似乎都不太适合搞政治。

    政治是集中形。

    需调集所有感观于一点。

    而文艺则是散集形。

    需释放身体的各个器官。

    去慢慢的感受!

    去慢慢的品味!

    然后。

    再扑捉和集成。

    政治。

    是理性思维。

    艺术。

    多形象思维。

    高纬。

    真心的爱艺术。

    更懂得艺术。

    “学琴棋书画还是好啊,比我整天浑浑噩噩的好一百倍。”

    高纬更渴望的是有伯牙子期搬的融汇!

    对女人的迷恋。

    高纬。

    和他的父亲叔叔们相比。

    有过之而无不及。

    “娘们就是用来爱的,摆着不用我还是男人吗?”

    以及和天下所有正常的男人相比。

    就显得有那么一点点变态。

    漂亮的脸蛋。

    魔鬼般的身材。

    风韵而又多情的女人总是皇帝的首选。

    在奶妈。

    陆令萱的精心抚育照看之下。

    高纬对女人。

    除了赤裸裸的情欲。

    还多了一份依赖。

    犹如当年高演对母亲娄昭君的依赖一样。

    胡太后。

    穆邪利。

    总是能让高纬在她们的身上找到尊严。

    自信。

    满足。

    找到躲避风雨。

    躲避孤独的一处港湾。

    直到冯小怜的到来。

    才真正的让高纬感受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快乐。

    “这才是寡人真正的生活,什么文学,什么琴棋书画,全是扯淡,冯小怜才是寡人的真爱。”

    快乐。

    让他忘掉了母亲。

    忘掉了帝国。

    忘记了所有。

    一直持续到死。

    几个月之后。

    北周大军兵临城下。

    北齐。

    已无力再战。

    周军攻破邺城。

    高纬成了北周的阶下囚徒。

    周后主。

    宇文邕。

    在大殿上问。

    “尔有何要求?欲想见何人?”

    高纬。

    脱口而出。

    “寡人谁也不想见,只想见我的冯小怜。”

    冯小怜的出现比较偶然。

    原本是穆邪利身边的婢女。

    穆邪利和闺蜜逛街。

    看到冯小怜灰头土脸的坐在街市口摇着缺口的碗乞讨。

    “妹妹,看你长得还挺漂亮,愿不愿意随我进宫做事?”

    冯小怜。

    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样。

    连忙说。

    “谢谢姐姐,我愿随你进宫,总比现在沿街乞讨强吧,至少能有一口安稳的饭吃。”

    穆邪利。

    为了保住自己的皇妃地位。

    而推出的一个牺牲品!

    “有冯小怜做我的挡箭牌,还有什么事不能实现呢。”

    花无百日红美貌不长久。

    这个道理穆邪利更懂。

    多愁善感的高纬不可能总像现在对自己这么好。

    既然迟早都会移情别恋倒不如自己争取主动。

    一则。

    可以在高纬身边博得一个好印象。

    二则。

    更够让自己新任的人上位对自己有一定的好处。

    穆邪利以续命之由。

    在5月初5。

    高纬生日的那天隆重推出了打扮一新楚楚可人的冯小怜。

    所谓续命。

    既是为高纬讨个口彩。

    也是要延续自己的宠爱与富贵。

    冯小怜具备小胡小穆当年一切的优势,

    年轻漂亮懂得声乐聪明而且善于观色。

    能在男人最需要感觉的时候去撩拨一下他的心弦。

    冯小怜还具备她们所不具备的优势于高纬有着共同的爱好。

    能弹琵琶和宫廷歌舞是个调琴弄箫的高手一样有着艺术天分一样是不可多得实力派。

    高纬欣喜若狂这个久在花丛不知花香的男人竟然有了当年小鹿撞熊搬的初恋感觉。

    他对美人迟暮的穆邪利抱以感激的微笑。

    又忘掉了江淮国土沦陷的种种不快。

    全身心的扑到这个真爱的新欢上去了。

    淤出的温情于南方战场上的金戈铁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人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共享美丽时光。

    温柔貌美处处洋溢着魅力的冯小怜竟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任由芬芳肆意弥漫而张扬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