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读书
    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阅历,一个人可以没有文凭,但是不能没有知识,最起码二十六个字母你得认全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黄金荣已经到了该读书的年纪,他并不愿意去,而是喜欢每天在大街上今天偷人一颗枣,明天杀人一只鸡,以做这种事为乐趣,父母为了防止他在家接着为非作歹,就决定送他去读私塾,好有人管教管教他。

    可对于上学读书这件事,黄金荣心里边还是极为不情愿的,小孩子嘛可以理解,都愿意跑着玩,我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当时为了不上学,可以去网吧玩游戏,我还在家装病嘞。

    还记得我妈来给我量体温,为了装病装出那个难受的样子,能不上学去游戏厅打游戏,我还故意体温表插进刚刚蒸好的红薯里,结果水银漏了一床。

    可毕竟读书是一件特别要紧的事,虽说黄家祖上并无世代书香门第,在那个时代做一个文盲整个家族都会受人嘲笑,在父母的一再胁迫之下,小金荣只能言听计从。

    ’小荣啊,我和你母亲就没有什么文化,我和你母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我不盼着你将来能有大出息,只要我和你妈妈走后你能顾得了自己,我们这对公母俩也能含笑九泉了。

    经过和父亲的一番促膝谈心,黄金荣算是进了学堂,和当时大多数的孩子一样,就读的地方是一间私塾学校,按照惯例新生入校都要向中国儒家鼻祖孔圣人的画像三跪三磕,之后再来拜会自己的老师。

    当年进私塾的年龄有一套完整的规定,凡十岁到十八岁之间的孩子,受清国补贴,可享受义务教育,如果过了这个读书的好年龄,那就选择一辈子当个农民吧,好好在地里玩土得了。

    而私塾的规模,也有很大的差别,黄金荣第一次离开宠爱他的父母,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看到周围都是一群大大小小,从来不认识的孩子,自己身材矮小,沉默寡言,不知不觉的就感到心中有一阵不久便会被人欺负的恐慌,同时心中还夹杂着欣喜感,这种欣喜感将他心中的恐慌冲淡了不少。

    对于新入学的子弟,先生首先要过问一下名字,当问到黄金荣的时候,虽然他的紧张感还在,但是老先生一眼就看出来这孩子将来不是凡人,说,金荣,荣华富贵乃为荣,祖有万财便是金,好名字啊,我再给你起个小名叫锦镛吧,你觉得如何,将来你有事业如锦,不同凡人之镛。

    说完,老先生在黑板上,刷刷点点写了锦镛两个大字,黄金荣看的是两眼发直,黄金荣此刻的感受就是感觉老先生很有学问,就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要对得起老先生赐给我的这个新名字。此后黄金荣也将锦镛视为大字,订在了人生的里程碑上。

    做为启蒙教学,学生们一般都是从三,圣,千,开始学,作为三,圣,千也就是中国最早开始通行的启蒙读物,别分是,三字经,圣经,千字文。

    学生们仿照着先生,津津有味的朗诵着,当然这并不是跟着先生鹦鹉学舌就可以的,学完之后先生还要进行考试,要求学会背诵和默写,对刚刚入学有新鲜感的同学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

    对于天性顽劣,爱玩成性的孩子来说,读书就是人生中的第一大难关,更糟糕的是如果背不下来,或者是写不出来,老先生就要逐一进行体罚,形式各种各样,有很多种,拿大顶,倒立,暴晒,还有最常见的面壁思过。

    私塾先生经常用体罚样式的就是打手板,一个长木条形的戒尺,用这种戒尺来打人是不会将人打出伤痕的,顶多留下几条红印子,可是真打起来还是非常的疼,学生们挨打后都会哇哇大哭,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很好的发挥警戒作用,给那些不爱读书的孩子一个严厉的警告。

    学堂的这个老规矩,可苦了黄金荣,入学之初,他和戒尺成了朋友,他俩可没少亲密接触,手掌经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要说黄金荣也是个奇士,老先生打得越狠,他反而不哭,而是和老先生嬉皮笑脸的出个鬼脸儿。

    黄金荣三番五次的犯错,屡教不改,最严重的一次是黄金荣下课在女厕里放鞭炮,老先生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为了避免毁掉孩子以后的前途,只能将他赶出校门。

    黄炳权知道此事,特地备下了一份厚礼,登门向先生道歉,先生,小儿性格顽劣,劳先生费心了,您也知道如今没有文化,遭别人看不起,还希望您通融一下,让小儿继续来学堂作课吧。

    当然黄炳权也没惯着黄金荣,狂追他三条街,愣是把他拎回家给他来了个头见包。

    这一番折腾下来,先生碍于面子,又怕得罪黄炳权,普通人这样哀求,都得给人家一个面子,更何况黄炳权这会还是机关里的人,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鉴于黄金荣年龄小不懂事,又诚恳的给女同学道了歉,这样老先生才让黄金荣重归学堂。

    经过这一番闹腾,黄金荣变得乖巧了不少,对读书也下了几分心,不再像以前那么顽劣。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过多久黄金荣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回到以前的样子,先生鉴于此前的教训不管用,索性就不怎么管黄金荣了,只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说他几句,也不再对他使用戒尺了,免得打坏了黄金荣,自己再摊上事。

    从此黄金荣在学堂里过起了比较舒服的日子,成为了班里的小霸王,要说黄金荣一点成绩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他最喜欢的就是看老先生在卷纸上写毛笔字,黄金荣在其他学业上的表现都不佳,唯独对毛笔字情有独钟,因此老先生就难免对他写的字多夸奖了几句。

    很少有人夸奖他,听到老先生的赞赏,黄金荣心里有些小小的满足,由此就在毛笔字上多下了不少的功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