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美人计
    夏月月大口的喘着粗气,最终忍不住想怒吼出来,被危颜捂住了嘴巴。

    “嘘。”

    她扶起夏月月,躲在排污管的下面,两人站在陡峭上面,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水中。

    “看样子就她一个人逃出来了?”

    “真晦气,都快死了还做这种事情干什么!”

    “行了行了,上头说必须找到丢了的两个女的,严加守备!”

    “是!”

    上面站着两个人,简单的对话,让危颜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十分的危险,而且想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更加的困难。

    这是一座岛啊!

    等人走后,两个人小心翼翼的爬到陆地上面去,坐在草地上缓缓神。

    “危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夏月月有些沮丧,眼前的局势已经十分明了了。

    就凭她和危姐两个人怎么可能逃得出去,这里就是专门为他们设置的岛吧。

    事情背后的老大可真的是厉害。

    危颜刚才在楼顶观察的时候并没有发觉这是一座岛,而且她是什么时候被转移到这个地方也不清楚,应该是昏厥之后。

    她拿出手机尝试联系战夙,可是手机的电量只剩百分之一了,她给战夙留言:情况紧急,做好一级防备,被困于岛,无电。

    发送键杠按下去,手机关机了。

    战夙收到了关于危颜的消息高兴的站了起来,松了一口气,人还活着!

    他迅速的召集人围在一起商量作战计划,旁边的盛千齐听到了动静,往跟前凑了凑,想打探打探。

    “你干什么!”战夙一脸警惕。

    “情报共享懂不懂?”

    战夙反应过来,原来危姐只给他一个人发了消息啊,他盛千齐还想偷听,门都没有。

    “盛总,你说你不好好当影帝混娱乐圈,跟我们总是纠缠一起干什么?”他没好气的对他说道,一想起危姐之前被他遗忘的样子,他就来气。

    盛千齐没有回话,坐在石头上面,语气淡然:“那是我的妻子,我有责任。”

    “只有责任没有爱,那回来就离婚吧,你只是完成了救出危姐的任务而已。”战夙也毫不客气的回复。

    两人一直处于huoyao状态,并且谁也都看不惯谁。

    晚上盛千齐躺在帐篷里面,听着秦峰从栎晚晚那里打听出来的线索,辗转反思的睡不着。

    栎晚晚承认找人绑架,但是都是自己家里人,而且当晚那伙人压根就没来......

    她出事了,他心里很不安是怎么回事?

    离婚吗?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今天被战夙一提又是心如刀绞。

    小岛。

    危颜和夏月月找到一处隐蔽的洞穴,白天两人摘了不少果子,还发现了一处水源,活几天应该不是问题。

    “危姐,我害怕。”

    夏月月缩在危颜身边,这段时间的经历让她已经麻木了,但是只要靠着危颜,就感觉还有一丝希望。

    “没事,安心的睡吧,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她嘴里是这么安慰夏月月的,但是心里根本没谱,这种极端的处境,一直靠躲也迟早会被发现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地方也是莫名的眼熟。

    困意上头,她再想不了这么多事情,只打算明天和夏月月去这个工厂的另一边,也就是岛的另一端打探打探。

    次日,太阳照进了洞穴,危颜醒来伸伸懒腰,旁边的夏月月还在睡。

    她悄悄站在洞穴朝昨天的地方看过去,发现周围的人多了不少,原本定下来的路线也不能用了。

    只能从另一边的原始丛林传过去。

    但对于毫无防护的两人来说也是致命的路线。

    正当她思索着,对面草丛传来动静,危颜退后了几步,整个人的身体埋入暗处,但还可以观察到外面。

    “他们能跑什么地方去啊?可能都死了吧,两个弱女人能干什么。”一个男人带着武器出现在眼前的洞穴。

    身后还跟着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的男人,两人都是很不耐烦的样子。

    “谁知道呢,你别忘了,岛的另一端可还有一座监狱呢。”男人提醒他。

    另一个哈哈大笑起来,显然觉得不可能,“别开玩笑了,自从栎晚晚从那里面越狱出来之后,那里就废弃了。”

    躲在暗处的危颜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又上扬的些。

    是啊,她说这个地方怎么那么熟悉呢。

    这个岛的那座监狱,其实是栎家私人拥有的,她小时候收养她的网吧老板死了之后,她就越发的猖狂,肆无忌惮。

    某晚遇到一个喝醉的酒鬼对她图谋不轨,她下手重了一些,给打成植物人了。

    谁能想到那个小少爷就是栎家的人,这下好了,她被丢在这个地方。

    里面都是不少得罪栎家的人,或者是被其他家族人陷害抓进来的。

    说白了,只有她是打了人进来的,剩下其实都是什么家里的子女不听话,佯装关进来吸取教训,变得乖一点。

    可栎晚晚哪里是等闲之辈,一个月后做了震惊所有人呢的事情,越狱成功。

    “月月,快起来,我有办法出去了。”危颜急忙进去叫醒夏月月。

    对方迷迷糊糊的,听危颜解释之后,心中顿时明了。

    但是首先,危颜不能错过外面的两个“快递”。

    “我跟你讲的,你都记住了吗?”危颜再三叮嘱她,这件事情很危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夏月月坚定的点点头,事到如今她对危颜的信任都比她对她妈的高。

    两人毁灭洞穴存在的痕迹。

    夏月月蹲在外面的草丛里面,身上是一件短裙,上面的外衣也脱去了。

    “哎呀,救命呀,有人吗......”她捂住自己的大腿,一脸痛苦的样子。

    危颜蹲在树上,看着夏月月的表演,心里不觉想,这个人绝对还有当演员的天赋!

    刚才两个男人听见有动静,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枪,一脸警惕。

    看见坐在地上的女人,目光从脚挪到了大腿上面,再看看那张小脸,啧啧,绝了!

    夏月月强忍心中的害怕,眼中挤出来几滴眼泪,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我腿受伤了,你们能帮帮我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