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9 第1279章
    、05204劣行

    “我是水火双灵根。”周道友突然说。

    我“哦多足蜥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灵根。”

    周道友“它无视我不是因为这个。本来,它会无视我的火灵根、只亲近我的水灵根。”她没有继续解释下去。

    沈金玉却接口道“吞了他人的灵根污染了自己的灵根,火不成火,水不成水只剩下一片狼藉。”

    周道友戒备地看着沈金玉。

    沈金玉“我可没承诺过我会尊重你的意见。你的痛处,我想戳就戳了。以我与你的关系我想你不需要惊讶我这么不给你面子吧”

    周道友“不惊讶。即使你把我的劣行公开给全世界我也不会惊讶。”

    沈金玉“劣行”他笑了一声“那就劣行吧。”

    接着沈金玉问我“想不想知道这位周道友指的劣行是什么”

    我“好玩吗”

    沈金玉“这不是玩的。”

    我“那不想知道。”

    沈金玉“掌握一个以后可能与自己有利益牵扯的人的把柄没兴趣吗”

    我“一般涉及到利益问题在我这里就那么几种情况。一合作一个需要靠把柄才能建立合作关系的人,我不考虑将之列为合作对象。二从我这里买东西,那请走官方途径我基本不直接对外贩卖物品。三,还债请主动与专业人士谈,我这个外行人只是”

    “行了。”沈金玉打断道“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想说说。这位周道友呢,曾经与一个人谈恋爱,然后她怀疑那人出轨了当面问了那人但那人不承认、说她想多了,然后她还是不信,便选择了试探,用温柔乡来试探那人的忠诚。结果在忠诚与否被试探出来之前,那人首先被暗算了,生命垂危不说,灵根还被剥离了出来。本来这灵根是暗算那人的人要自己享用,可那人拼了最后一口气,将灵根传给了周道友,他自己则消失了。”

    周道友没有反驳,看来她觉得沈金玉所言不虚。

    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我觉得这故事有点逻辑不通。

    沈金玉“不予回答。”

    周道友抬起头,对我勉强一笑“姜道友请说,有一些也许我愿意回答。”

    叫姜道友啊刚不还说不认识我们之中除沈金玉之外的人吗

    、05205逻辑好像不通

    我“首先,吞灵根是什么东西吞了别人的灵根后,自己是多长一个灵根,还是减一个灵根如果是多出来一个灵根,那以现代修真界的价值观,肯定不会把这当好事而如果是减灵根,只毁掉一个人便能做到,是不是太简单了”

    我“第二,怎么把灵根从一个人身上剥离下来灵根是可以剥离的吗灵根没有实体吧它只是一种对亲和力的描述方式。亲和冰系灵气就说这个人拥有冰灵根碰到一堆冰灵气时其中一半都欢欢喜喜地进入这个人的身体,则说这个人的冰灵根数值达到了五十。这种亲和力可以毁掉、可以提升,但怎么剥离下来还送给另一个人”

    我“这就像是一个人擅长蛊惑人心的发言,怎么才能把他的这项专长从他身上剥离下来,安到另一个不擅言辞的人身上”

    我“第三”

    “行了。”沈金玉又打断我,“我是给你介绍一个黑历史故事,不是让你玩逻辑题。”

    我“可是,逻辑不通的话,这成不了黑历史啊,只能算造谣。”

    沈金玉“当事人承认了就不是造谣。”

    周道友“是的,我承认了。”

    我“那么关于那位失去灵根的道友,消失是什么意思被传送到了另一个时空尸骨无存地死亡或者其实依然在主世界中,只是别人不再能感知到他,因为他的气息发生了本质改变”

    王孟祥“不是第三种。”

    我“王道友是知道这件事的内情所以这么说,还是,根据其他经验类推的”

    王孟祥“后者。”

    周道友“我觉得,就是第三种。他没有死,也没有去其他时空可能也算去了吧,但本质上他依然在主世界,他与他失去的灵根一起,到了我的身体里,成为了我灵根的一部分。”

    我“所以不是将灵根从他身上剥离了下来,而是将他整个人变为了灵根抹去或者封印他的其余所有特征,然后极致提升他某一灵根的亲和特征,然后你去吸收他整个人,让他整个人辅助你亲和那选出来的灵根”

    我“那个灵根于你是附加物,并不影响你原有灵根的灵气亲和力,所以新灵根的亲和力只会让你吸收更多一个属性的灵气,虽然可能对你炼化原灵根对应灵气造成一些干扰,但依然是利大于弊,至少你的新旧灵根总数值加起来肯定大于你旧灵根的总数值。”

    、05206效率

    我“现在总值突破两百了吗”

    周道友“两百零一。”

    我“哦这倒是很有价值。”主流资料里都说,一个人无论有几个灵根,其灵根总数值没有超过两百的案例,超过一百五的极少,一百二以上的值得惊叹,大部分人都在一百以下。周道友这破了两百,那么考虑到灵根转移后多少应该有损耗,于是平均来算,在灵根转移之前,他们俩每一人的灵根总值可能都不低于一百,所以

    我“周道友,我继续问,你继续可以想不答就不答。我这次想问的是,在你接受新灵根之前,你的灵根总值是多少”

    周道友“一百二十整。我原是绝对平衡型双灵根,两个灵根都是六十。”

    平衡型双灵根,这个值挺好的,不过,距离两百零一还差了八十一,所以,我“他一个灵根了你八十一的值”

    周道友“他也是双灵根,有显著主灵根的双灵根,主灵根值九十一。”

    哟,主灵根值比我还高。关键是,转移只损耗了十,这效率可很不邪魔。

    我“你想把灵根还给他,让他从灵根形态恢复为人形吗话说,灵根到底应该是什么形态呢”

    王孟祥“什么形态都可以,随意变。”

    我“随谁的意拥有灵根者还是灵根自己”

    我“除了周道友这种某灵根来自其他人馈赠的情况,一个人原本的灵根,有意识吗能思考吗能成精吗能脱离原拥有它的人自由活动吗”

    王孟祥“即使成精也不能脱离本体啊。”

    我“所以真的可以成精吗有实例吗”精怪图书馆里没有明说这种情况,但有些例子如果套用灵根成精的假设,似乎说得通

    我“精怪这种生物无处不在得有点太可怕了。”

    王孟祥“男神的表情没有在怕呢,好像还有点兴奋”

    我“没有,乍然发现某个存在超乎我的想象,我心里很有点慌,可能需要赶紧回家冷静一下。”

    、05207始终感知到

    王孟祥“现在就走”他看向沈金玉,“你现在还开得了门吧”

    沈金玉“你带人出去还需要通过我怎么来的怎么滚。”

    我“可能王道友出去时要到其他落点去,不回主世界了,所以不方便带我。”

    沈金玉“如果你强烈要求他带,他一定会愿意冒险捎你一程。”

    我“我一向不强人所难。”

    忽略了我前面问题的周道友问“他还能恢复人形吗带着他原本的灵根。”

    我“我不懂这个,但参考妖修的化原形,大概是可以吧原形在生物的形态记忆中应该有特殊的地位。”

    我“举一个我相对比较熟悉的例子,我的灵兽,它有幼年态和成年态,它成年后便可以在两个形态间自由切换,切换时甚至可以完全没有灵力外溢,包括体表的灵力覆盖都没有,最极限的灵力外延就是它的皮毛了,再往外便没有泄露分毫。这个数据是在一个非常排斥灵力的秘境里测出来的,所以应该很准。这样的灵力情况表示,这种切换本能与外界力量无关,是自己只要想便肯定能做到的事情。”

    周道友“他为什么不想呢我与他的灵根早就离开了将他变为灵根的人,为什么他没有感知到安全然后恢复人形呢”

    沈金玉“也许是因为他始终感知到了你的气息,而你于他的危险度并不低于那个人。”

    周道友神情有些恍惚“这么说,也对。可能他感知到的不仅是我的气息,还有我舍不得让他的灵根离开我的心思。破两百的灵根总值啊,我多么喜欢这个优势啊,自从多了这个灵根,我的修炼速度几乎是翻了个倍,我怎么舍得这灵根离开我我怎么舍得将灵根还给他”

    说着说着她流下泪,她周围的雾气浓了起来。

    邬波平“心魔劫呼应幻境,扩大幻境,可能还会牵连我们。炉鼎秘境之前一直是针对每一个人布单独的幻境,但当这里的所有人都经历过那么一场、有了适应力后,炉鼎秘境可能会给我们来一场集体幻境,让我们相互之间发生冲突,进而散发出更多能量供炉鼎秘境吸收。”

    作者有话要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