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电视机时代

    电驴子突突突的就是快, 迎着风,没多久功夫就回到了大北庄。一进生产大队,大队里街头乘凉闲扯的就看到顾建国他们一家子了,都笑着打招呼。

    “童韵回来了啊?上了几年大学,这是要当啥干部啊?”

    “你们建国最近可不得了, 挣大钱了,这下子就等着享福吧!”

    有那年纪大的老太太弯着个腰瞅过来:“哟,这是童韵啊,瞧我这眼神, 都没太认得出来, 变好看了,好看了, 不像咱大北庄的媳妇, 像是城里的俊俏大姑娘了”

    也有从旁边笑着说:“人家童韵本来就是城里来的!”

    “对对对, 你瞧, 这跟天仙似的呢!真好看!”

    童韵大方地笑着,从军绿挎包里取出来果丹皮和跳跳糖, 分给围过来看热闹的小孩子们, 小孩子们得了那零食,一个个都乐得跟什么似的。

    这边顾建国推着电驴子, 带着妻子女儿,一路和大队里的人打着招呼回去, 到家后,那边顾家人都出来接。

    陈秀云笑着说:“本来说是中午大家伙一起吃个团圆饭, 谁知道一直不见回来,切好的肉就没下锅,现在我得赶紧把肉给炖了去!”

    顾老太也说:“这是咋回事,这么晚才回来!”

    一时看着童韵,又笑着道:“气色看着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没结婚的大姑娘呢!”

    这边一大家子围着童韵问这问那的,虽说分了家,可还是在一个院子里过活,有时候也不是分得那么清,今天你做了啥好吃的,端给这边孩子点,明天我做了个不错的,给你家孩子尝尝,这都是常有的。

    如今童韵回来,陈秀云冯菊花早商量好了,得好好款待下童韵,两家子凑份子买了肉,要做几个好菜。

    童韵这边也给妯娌并侄子准备了礼物的,给妯娌的确良衬衫,真皮腰带,还有护手的蛤蜊油,百雀羚雪花膏,上海硫磺皂,给侄子的则有蓝白条运动衣,少年科普读物等。

    除了这些,她还特意买了个白色珍珠项链送给了顾老太。

    “娘,这个珠子是12mm的,稀罕着呢,白亮,衬你的皮肤。”

    顾老太接过那珍珠项链,仔细一看,果然是好的,每颗珍珠都饱满圆润透亮,颗粒均匀。她拿过来戴在脖子上,顿时几个儿媳妇一起夸。

    “你别说,咱娘戴着这个真好看,就跟过去那会子地主婆一样!”

    “呸,啥地主婆,瞧你说的,我看就是富贵人家的老太太。”

    “对,是贵气,贵气!”

    顾老太听着儿媳妇一个个地夸,笑呵呵地骂道:“瞧你们,一个个嘴里跟抹了蜜一样,就知道奉承我!夸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说着间,她对着镜子看过去,果然见戴着珍珠项链的自己看着还不错。

    她自己也是满意,不由夸道:“我早猜到童韵得给我准备礼物,还以为是个啥花衣裳的确良衬衫的,顶多是个雪花膏,没想到竟然给我买了这么个稀罕玩意儿!”

    说实话,一般给乡下老太太送礼物,还真没想到送珍珠项链的。

    童韵却有自己的考量,她总觉得自己这婆婆见识多,不是那小家子气的人,从之前婆婆拿出的那些金镯子金戒指来看,婆婆也是经历过的,曾经也爱美的。爱美的女人年纪大了,骨子里依然爱美。

    婆婆又不缺那些黄的白色的,倒不如买个这珍珠项链,新鲜。如今见婆婆喜欢,她自己也是很满意:“这不是建国挣了点小钱,等赶明儿让建国带着你老人家挑一身好衣裳。”

    说起顾建国挣钱这个事儿,顾老太连连夸赞:“建国这次干的事,可真是让人竖大拇指,了不得!”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陈秀云和冯菊花却有些不自在,干笑了声:“当初可怎么也没想到呢!只听说要上缴给公家一年一千块,把我们吓得不轻,心想建国这是癔症了,咋想出这一茬。谁想到,咱建国才是干大事的人,竟然在这里发了财。”

    多少是有点那啥的,毕竟当初还是因为她们没见识,激烈反对人家顾建国做这买卖,老太太一看情况不同,赶紧分家了。

    没曾想,这家是分了,顾建国买卖却做红火了。

    顾建国听了,笑着说:“嫂,我是仔细研究过这烧砖的,当然知道里面的门道。你们没特意研究过,自然不知道,这也没啥。现在我这不是挣了点钱吗,你看看要不要我哥他们也跟着我一起干,有钱咱们兄弟一起挣。”

    冯菊花听了这个,倒是有些心动。

    如今顾家兄弟几个,顾建章在县委里,那是公家人,又有老丈人家帮扶,日子过得好。顾建军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上面有陈胜利罩着,干得是风生水起,每个月工资也算不错。顾建党去北京读大学,再有一年也要毕业了,毕业后自然分配工作,那就是响当当的公家人,吃公家饭儿的,一辈子算是有个铁饭碗了。顾建国这边,童韵是干部了,还上了干部大学,顾建国做买卖发了财。于是数来数去,唯独顾建民,虽然趁着知青回城那一拨,捞了一个民办教师的职位在手里,可到底是苦哈哈地熬,一个月工资也就二十块。

    还不如说狠狠心,不当这民办教师,干脆去跟着顾建国开砖窑。到时候人家顾建国挣大头,建民他一个月能落个五十块,也比当民办教师强。

    于是她看了看童韵,笑着说:“这不好吧,这砖窑是咱建国自己卖力气建起来的,咱总不能坐享其成,就贪这便宜。”

    童韵是不在意这个的,看出冯菊花有这个意思,当下道:“都是一家人,在乎这个干吗,如果四哥能过去帮忙,那是再好不过,比请外人帮忙强,毕竟到底是自家兄弟。”

    顾建民听到这个,却是扫了冯菊花一眼:“你啊头发长见识短,我现在当这个民办教师也是刚上路,要是现在突然辞了,这机会就没了。再说了,总不能说为了钱,就把学校的孩子撇下?”

    冯菊花想想也是,叹了口气;“那算了,你还是好好地当你的民办教师吧。”

    这只是晚饭上的一个小小插曲罢了,谁也没有太理会,吃完晚饭,蜜芽儿被顾老太留在正屋睡,童韵顾建国两口子回屋。

    一推开门,顾建国摸到了门旁边的一根尼龙绳子,轻轻一拉,只听得“啪”的一声,屋子里白亮。

    童韵顿时惊喜不已,抬头看自家屋顶,只见电线顺着墙壁扯过去,屋顶房梁上吊着一个白灯泡,灯泡正发着亮光。

    “啥时候的事儿,咱家竟然也通电了?!”

    简直是不敢相信。

    顾建国笑:“早就通了,好几个月了。”

    童韵一边收拾那包裹行李,一边睨他一眼:“咋在信里也没给我说亏我还特意买了点蜡烛呢!”

    现在生产大队的照明,如果没有电灯,一般是蜡烛和煤油灯,家境殷实的买白蜡烛,条件一般的煤油灯,再穷的那些孤寡户根本不点灯,天一晃黑就睡觉,省灯油。

    “哈,这不是要给你个惊喜嘛,咱家也是有电灯的人家了!你瞧——”说着间,顾建国指着这西屋:“咱这小西屋被这电灯一照,多亮堂啊!”

    童韵看了看,笑着道:“是挺亮堂的,可真是想不到呢!”

    童韵感慨万分,她想起了最初嫁给顾建国时候的情景,那时候这屋子里的横梁还是新的,这么多年过去,上面已经布满灰尘,在那白亮的灯泡下越发寒碜起来了。

    顾建国看童韵好像挺激动,不由笑问:“怎么这么稀罕,你们学校不是也有灯泡啊,比咱家里的应该还亮吧,我以为你早习惯了呢。”

    童韵笑叹:“那是学校,学校的宿舍只是临时住的,又不是咱家,咱家的灯和别处可不一样。”

    咱家……这是一个多亲切的词儿啊。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外面的电灯再亮,还是回家舒坦啊。

    谁知道正想着,忽而间,眼前的光亮消失了,屋子里一片漆黑。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的视线才重新适应了这黑暗,从窗户里翘头往外看,只见其他屋子里也是黑的,好像还听到牙狗在那边嚷着要拿煤油灯来说是得继续看书。

    顾建国半天没声了,最后终于迸出一句:“这电也忒不争气了,你才回来,就停电了!”

    还没亮堂多久,正在兴头上,就这么没电了。

    童韵听他那沮丧的声音,忍不住笑了:“噗!”

    现在全国性的通电也是刚刚开始,国家电网还在起步阶段,发电量太小,一直供电肯定不可能。不要说农村里,就是市里供电也紧张,三不五时停电,那是很常见的事。其实童韵自己已经见怪不怪了。

    “咱家竟然也停电,那太好了,蜡烛不白买了,赶紧翻出来点上。”

    于是顾建国把那蜡烛拿出来,笔直的白蜡烛,打开洋火,“嚓”的一声划开了,点燃了蜡烛,插在了蜡烛台上。

    夜风掠过,烛光在炕头前摇曳,驱逐了原本的黑暗,顾建国和童韵又能看到彼此。烛影朦胧中,顾建国只见对面的妻子修长的睫毛轻轻眨动,下面那双黑亮的眸子中含着动人的笑意,缱绻温柔,妩媚动人。

    三年的异地生活,只有每半年一次的相会,对于也才三十出头的他来说,实在是煎熬得很,每到了夜里,他一个人躺在炕头上,不知道多少次想起童韵在他身边的日子。

    “咋啦,好好的不说话了。”童韵只觉得丈夫的目光火热,就那么直直地盯着自己,倒像是要把自己给烧化了一般。

    “不想说话,就想看你。”顾建国看这自己的妻子,只觉得她一笑一颦都是风情,便是现在轻轻责备的样子,都婀娜妩媚,看得人心里发痒。

    现在的童韵,真和几年前不一样了,上了大学后,有了大学生的那种知性美,穿戴上也比以前时尚靓丽,这在清水县,都是少见的。

    那身不到膝盖的短裤和那的确良衬衫,完好地包裹住纤柔美丽的身段,下面修长的大白腿,在烛火下竟是触目惊心地勾人。

    顾建国的目光从童韵姣好的脸蛋往下,看到了她鼓起的小山,看到了她掐着的小细腰。

    他喉咙里干渴,像着火一样。

    这是他的媳妇啊,和他滚炕头滚了多年的媳妇,几年时间,竟然出落得这么好看了,就跟天上掉下的仙女一样。

    “傻了啊?”童韵被看得脸颊泛起动人的晕红,她抿唇,轻轻咬牙,神情中竟然有了少女般的羞涩,娇声道:“没见过你这样的!”

    “我,我——”顾建国突然说道:“童韵,我忽然觉得,你嫁给我,真是委屈你了,你有没有嫌弃我啊?”

    毕竟现在童韵和以前可不一样了,现在是干部了,以后前途一片光明,又长得这么好看。

    这样的童韵,想嫁啥样人家没有,嫁给自己真是埋汰她呢。

    “笨死了!”童韵轻轻白了顾建国一眼:“我就嫌弃你,心里嫌弃着呢!今晚咱们你睡炕头,我睡炕尾,你不许近我的身儿。”

    这一句话可是把顾建国给惹到了。

    那哪成呢!

    他都是煎熬了这么久,就盼着媳妇回来,抱着媳妇那动人的身子滚在炕头上,来一个痛快,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呢。

    顾建国盯着童韵,看得眼睛里冒火,呼吸也粗重得像更耕地的老牛,半晌后,就在童韵几乎不敢直视这男人时,这男人却犹如一头强壮的公牛,陡然冲过来,直接打横抱起童韵,扔到了炕头上。

    就是这个动作,犹如山洪暴发,犹如奔跑的公牛,那力道,那干劲,能把人活活整死在炕头上。

    童韵低叫出声,却迅速被男人火热的唇给堵住。

    之后一切是犹如洪水奔腾万兽下山,水到渠成。

    童韵咬着唇儿一声声地哭,哭得眼泪直往下淌,她修长的手指甲死死地掐进顾建国结实的肩膀上,试图阻止那让她不能生也不能死的搏斗,却根本无济于事。

    “饶了我吧,建国,饶了我吧。”然而她泣不成声的哀求却根本不能被听在耳中。

    顾建国夯实地奋战着,仿佛过去的每个日夜他在砖窑里奋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童韵靠在那里,声音已经化成了水儿:“你比以前壮实多了。”

    顾建国哑声道:“那是当然,你不在的时候,我天天在砖窑那里背泥坯子!”

    ~~~~~~~~~

    童韵从管理干部学院回来后,按说过几天就该去公社报道了。不过她也没着急,知道后面肯定有好事儿等着自己,就看早晚了。她在那市管理干部学院三年,也很是认识了一些同学,其中有些和她关系好的,早就给她透过风声了。

    果然,这边还没去公社报道回去呢,就接到了调令去县里工作。

    不过并不是去县委里,而是去县银行担任主任。

    这下子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毕竟很少见从公社会计调到银行工作的,她读的是国民经济专业,对口的按说应该是各地发改委,不过既然去了银行,她也服从安排就是了。

    这个消息传来,却是把大家伙都羡慕得不轻。

    毕竟在银行里工作,那是体面的地方,不用晒太阳不用到处跑,一点不辛苦,而且听说银行里还有空调。空调是啥呢,就是说一走进去银行里,哪怕大夏天的,你也能觉得凉丝丝的。

    那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

    更何况,童韵过去可不是当普通银行柜员,那是主任啊,听说主任就是管平时大家伙见到的那些银行柜员的。

    在大北庄的老百姓看来,银行柜员已经是鼻孔朝天了,管那些银行柜员的,那都得是多么厉害的人物啊。

    眼下这个厉害人物就是他们生产大队的。

    甚至有那些不懂的,特意来问童韵:“童韵你去了银行后,是不是银行里一把一把的钱随便花。”

    这话一出,有那懂行的就被逗乐了,童韵少不得耐心解释了。

    送走了各路前来祝贺的人马,童韵和顾建国却商量起来这去县城里银行工作的事。第一件要考虑的自然是住房问题。县城里的住房那可是不容易找的,童韵去问过银行里了,说是银行里有宿舍,就是那种和顾建章家差不多的筒子楼,可是得排队。至于你什么时候能排到,那就得看什么时候有其他银行员工退回房子。

    这么一来,等起来可就时候长了,毕竟人家谁没事把到手的房子退回来啊。

    顾建国一看这情况,有些急眼了。

    童韵去公社工作,七八里地,每天骑自行车来回那还行,可是如果去县城工作,二十里地呢,早晚骑自行车,他哪能放心。

    为了这个,顾建国特意去找顾建章打听,问了人家银行领导人,那领导人说这实在是没办法,毕竟银行里一时半会不会盖新房子。银行也想解决员工的住房问题,可前提是他们得有房子才行啊。

    这可有点麻烦,顾建国想来想去,和童韵商量着,最后决定只能是他每天骑着电驴子送童韵去县城上班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也忒麻烦了,我骑自行车,骑快点,没事。”童韵觉得自己没那么娇气,二十多里地也就是三倍的公社距离,多蹬一会车蹬子的事。

    可是顾建国却不许,他这妻子长得这么好看,娇娇弱弱的,跟个黄花大闺女一样美,他不舍得她这么辛苦,太受累。

    于是当童韵开始去县城里银行上班的时候,顾建国便开始了他风雨无阻的接送生涯。白天先送童韵过去银行,之后再突突突地骑着电驴子去砖窑厂上班,傍晚卡着时间,看看时间到了,就赶紧再跑到县里去接童韵。

    好在这电驴子果然是能耐,跑起来比自行车快多了,没一会功夫就直接到了,也不是太麻烦。

    童韵看顾建国跑来跑去的,实在是不忍心,就说自己想学骑电驴子,顾建国坚决不许,他怕她骑电驴子出啥事儿,还是自己接送比较放心。

    童韵没办法,只好盼着银行里能尽快有房子腾出来,这样他们一家人都能搬到城里去住,顾建国就算要去砖窑厂,也只需要跑一个来回就行了。

    而蜜芽到时候顺利考上县里的初中,上学也方便,不用住校。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牙狗和刘燕儿顾晓莉等人拼命地复习,都想考县里的初中,唯独蜜芽儿还挺轻松,只偶尔间装着样子看看书。

    开始一二年级的时候,她还算比较勤奋地写作业,因为她这双手没什么力道,掌握不住笔,要想写好字就得一点点练。现在她的字已经练出来了,早就不必那么用功了。

    毕竟小升初中的考试,实在是没什么好学的,她闭着眼睛都能考上初中。唯一操心的是到时候怎么控制分数,争取别太拔尖。

    她想活得轻松自在,不想当什么学霸。

    这一天,牙狗正在家里看数学题,蜜芽儿正收听着戏匣子,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说话声,往外看时,就见顾建国和粮仓从门外进来,顾建国在前面推着电驴子,粮仓从后面扶着电驴子车座。

    电驴子车座上,有个大纸箱子。

    电驴子后头,还跟着一群街道上的小孩,其中竟然也有刘燕儿。

    “刘燕儿你咋没在家复习啊?这是什么?”蜜芽儿好奇地凑过去问,结果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台电视机,匈牙利威迪通12寸电视!

    她顿时惊到了,这竟然是电视机?可以看电视了?

    顾建国笑呵呵地说:“蜜芽儿,今日我去县城里买的,这可是别人费了老大劲儿弄到的电视机券,好像还是哪里进口的!人家想要几车砖,就把这个电视券送给我了。”

    现在顾建国砖窑厂的砖抢手得很,你要想买砖,那得提前几个月预订才行,偶尔有人插队让顾建国协调先弄点砖,那就得看关系远近,也有脑袋灵活的,就给顾建国送点稀罕东西。

    顾建国看蜜芽儿那盯着电视机眼睛都不眨的样子,笑着说:“没见过吧,这是电视机,里面能出人影,也能出声音,比你那戏匣子强!”

    这个时候牙狗也扔下数学书跑出来了,兴致勃勃地凑过来,对着那大纸箱子瞅了半天:“人影在哪里,没看到啊!”

    粮仓和顾建国在县城里看到过电视机,听到这话一下子笑了。

    粮仓更是打了牙狗脑门一下:“你小子,整天闷家里学习,不知道去县城见识见识,当然不懂!”

    牙狗好生冤枉:“你知道吗,你知道的话给我讲讲?”

    粮仓也不太知道,他只看到过别人放过电视,可这个怎么回事当然不懂。

    “赶紧拆了,拆开来就知道了!”

    顾建国也催着说:“对,赶紧看个稀罕。”

    这个时候顾老太并家里几个媳妇都回来了,大家伙围着那纸箱子,看着纸箱子被拆开,里面是白色的泡沫牢牢地护着里面一个红色的方形大盒子。

    蜜芽儿瞅过去,只见这“电视机”是红色的,外形竟然非常漂亮。

    就在不知道多少双目光的期待下,这个红色电视机被从白色泡沫中扒了出来,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抬着到了正屋,放到了正中间的方桌上。

    顾建国拿过来说明书,里面一份匈牙利文一份英文,当然还有一份中文的,他拿过来中文的,研究了半天,开始对着那一个个的接线动插西弄的。

    牙狗对此很感兴趣,也凑过去瞅,爷几个忙得不亦乐乎。

    围观的小伙伴也都不肯走了,这实在是本生产大队第一稀罕物,怎么都不舍得走,得看个热闹。刘燕儿自然也不走,她陪在蜜芽儿身边,睁大眼睛好奇地盯着那电视机,并疑惑着里面怎么会冒出人影来。

    顾建国鼓捣了半天,才取出来一个白亮的铁环,连上一根线,之后把那个铁环拿到外头枣树上挂着。

    挂好了,他进屋激动地按上了电视机的按钮。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接下来奇迹的发生。

    可是他们没有等到人影,只是等到了伴随着嚓嚓嚓噪音的黑白雪花在屏幕上闪烁。

    任凭只是这样,也够满屋子的人沸腾了。

    刘燕儿一声欢呼:“出来了,出来了!里面真得有影子!”

    牙狗纳闷:“人影呢,哪有人影啊?”

    刘燕儿:“那不是吗,黑白的,仔细盯着看,里面就有人影!”

    蜜芽儿听着这话,忍不住再次看了看那画面,里面真的只有黑白雪花,根本没有人影,也不知道刘燕儿怎么看出来的,她看花了眼吗?

    谁知道刘燕儿指着那雪花说:“这不就是黑白小人儿在蹦跶吗?”

    她这一说,大家伙都笑了。

    蜜芽儿是知道她怕是不懂啥叫电视里面出人影,以为那闪烁的小雪花就是电视了。

    其他人是笑刘燕儿连电影都没见过。生产大队已经好几年没放过电影了,关于小时候那场电影刘燕儿早没印象了,以至于她不知道,这种屏幕上真可能出现和真人一样的人影的。

    顾建国当然也知道这雪花不是人影,他又拿过说明书看了看,召唤来牙狗,让他爬上枣树,用手举着那铁环。

    “举高点,左边晃晃,再晃!”

    “摇一摇,别动,对,别动!”

    就在牙狗被指挥得手都要酸了的时候,屋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叹声。

    顾建国听了,按捺不住了,对牙狗嘱咐说:

    “对,就这样,千万别动,别动啊,要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能看到电视!”

    说完这个,顾建国慌忙跑进屋,进屋一看,大家伙都已经惊呆了。

    原来就在那闪烁的黑白雪花中,一个画面由模糊变为清晰,里面的黑白人儿逼真得仿佛就在眼前。

    电视画面上,是一个男人正拉着弓,微微蹲下射向月亮的情境,清晰逼真,还伴随着一个动人的音乐声。

    这画面这声音一下子让大家振奋了。

    “我的老天,里面真得有人!”刘燕儿这下子终于看到了真正的“人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就是电影啊!”顾老太也是稀罕得不行了,她以前见识广,却没见识过这玩意儿。

    “在家里能看的电影!”围观的小伙伴纷纷惊叹。

    蜜芽儿望着这画面,心猛地漏跳了一拍,里面播放出来的竟然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旋律,激昂慷慨,正义凛然,神秘,充满武林侠义气息却又缠绵悱恻的粤语歌曲。

    “射雕引弓塞外奔驰,猛风沙野茫茫,笑傲此生无厌倦,藤树两缠绵,天苍苍野茫茫,应知爱意似是流水,万般变幻 ,斩不断理还乱,身经百劫也在心间,恩义两难断。”

    蜜芽儿的心砰砰直跳,她盯着那黑白画面,瞬间就辨认出,那上面的竟然是黄日华和翁美玲。

    傻小子郭靖和黄蓉!!

    听着那熟悉激昂的旋律,看着这跳跃在眼前的黑白影像,蜜芽儿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她是一个长在21世纪的人,却因故重新生在了中国六十年代末,经历了落后贫穷,见识了饥荒和极度的物资匮乏,她的心理和心灵早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六七十年代人。

    那个几乎被她遗忘的年代,实在是太久没感受到,久到她几乎都要以为过去记忆中的那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残留在脑中的梦。

    可是现在,这旋律这画面,总算是唤起了她关于前生的种种记忆。

    踏着历史的长河,就这么一步步地往前,她终于快要走到现代社会了!

    这个时候,歌曲唱完了,电视剧开始演,正好演到了华筝公主出现了,黄蓉吃醋,和郭靖闹别扭,此时的翁美玲娇俏动人,黄日华憨厚老实,两个人一个憨厚痴情,一个小性儿十足,被这翁美玲和黄日华演得活灵活现。

    你说在场的大家伙,别说那些没看过电影的,就算看过的,都是赵子龙智取威虎山这种样板戏,谁还看过这些大姑娘小媳妇好小子在那里谈对象的事儿啊,而且还是古代人谈对象,一个个都看傻眼了,盯着那屏幕看个不停。

    转眼间,又打了起来,武功高手们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大家更是看直了眼。

    好看,好看,这就是电视啊,真好看!

    围观的人们,从顾老太到下面童韵几个媳妇,到顾家的一群小孩子,再到生产大队其他家的人,把个正屋围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可是这么多人,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人们没有板凳就站在那里,翘着脚,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神奇的大“戏匣子”,看着里面的人影,听着里面的说话声,感受着这神奇的“电视机”。

    就当黄蓉和她的“靖哥哥”斗气的时候,忽然间,那娇俏的面容不见了,画面消失了,电视屏幕上又是一片黑白雪花。

    大家都惊呆了。

    惊呆之后,交头接耳:“人影呢?人影呢?”

    太好看了,太神奇了!

    他们还没看够,还要看!!

    顾建国愣了一会儿,正琢磨着是哪里出问题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牙狗的叫声:“叔,好了没,我胳膊都酸了,举不动了!”

    原来人家牙狗一直在外面给他们举着那铁环天线,已经举了二十几分钟了!

    是谁骗他说,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能看到电视?

    电视呢,电视呢?他也要看!!

    众人:……咋不多举一会儿?

    顾建国喊:“谁来举,谁来举?快快快,去举着!”

    然而没人吭声,大家都想看电视不想举天线……

    ~~~~~~

    顾老太家有了全生产大队第一台电视剧,这个消息瞬间轰动了全生产大队,几乎所有的社员都稀罕地跑来看热闹。顾老太热情,不忍心让大家伙失望,就搬了一个小桌子放在院子里,然后把那小小的十二寸电视机放在小桌子上,电视机上还爱惜地覆了一层桌布。

    顾家的电视机每晚傍晚时分都会播放一个小时,谁想看,都可以过来瞧。于是在顾家买了电视后的那大半个月里,每天都有人搬着小板凳过来顾家院子坐着“看会电视”。

    这件事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慢慢消停下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其中却是牙狗耍了个小心眼。

    原来自打顾家在院子里播放电视后,家里天天人来人往的,牙狗都没法好好复习了。为了能够重新得到安宁,他故意在后来的时间里天天播放中央台的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没什么趣味性,庄稼人对国家大事也没兴趣,刚开始还看个新鲜,后来就不怎么看了。

    顾家恢复了宁静,牙狗继续每天好好学习争取考县里的初中,蜜芽儿依然听听戏匣子,偶尔看看电视剧,现在电视剧里的内容还挺丰富,霍元甲,上海滩等,也都陆续播放了。

    其实她心里多少有些疑惑,因为就她的印象中,有些电视剧,比如那个《射雕英雄传》按说应该是八十年代初在香港无线上映,约莫在1985年的时候引入到大陆播放的。

    现在才是1981年,怎么这些电视剧已经出现在大陆了呢?

    这些小变化,让她越发觉得,看来她生活的这个时代,已经渐渐地偏离了她以前所知道的那些情况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疑惑,她既然生在了这个时空,自然要在这里踏实生活,一样还是不一样,大局势总归不会变的。

    而稍微利用自己所知为自己和家人朋友谋取点好处,想必也还是可以的。

    就在蜜芽儿这种小小的心思中,另外一件大事却降临到了顾家头上。

    准确地说,是顾建国头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