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半夜磨面

    顾家这一大家子天天吃好吃的, 为啥刘美娟和孙六媳妇不知道?其实因为顾家现在吃饭警惕着呢,特意做了一些红薯面高粱面的窝窝头,每顿都搭配一些。再让个人吃饭的时候坐在门槛那里,时刻瞅着点,一旦发现外面有动静, 就赶紧把白面馍馍和玉米面馍馍都藏起来, 让人以为他们家也只吃红薯面。

    没办法,这年月, 别人吃糠你就不能吃面, 人不能搞特殊嘛, 要不然说不定就惹事。这年头其实人心淳朴, 淳朴的人心也容易萌发人最原始最本能的欲望和情感,比如嫉妒羡慕,比如红眼病,这都是本能。

    可是顾家也没办法,他们当初大采购, 就买来的是小麦和玉米多, 他们也不好再把这辛苦运回来的粮食再搬出去换成红薯干,也就只能这么吃了。

    这一天, 陈胜利过来顾家说话, 说起现在外面的情况。

    “多亏了婶这边的消息,咱们生产大队整体来说, 最差也能吃个半饱, 好一点的基本能吃饱。”

    好的当然是那些机灵的听话的, 只能吃个勉强半饱的当然是那些听说了麦穗的事后却依然不信的。没办法,当初他们对着人家陈胜利骂街,说这人咋地咋地,说个话不说清楚,事后弄明白了还在那里琢磨东琢磨西,以至于错过了抢购粮食的好时机。

    “其实咱们县的情况,整体还是比别的县强。”

    这消息最初是从他们生产大队传出去,又由他上报到县里,所以本县得到消息比别的县早,相对来说抢到的市面粮食还是比别的县要多一些。

    说来说去,陈胜利忍不住再次感慨:“这多亏了婶你消息灵通啊!”

    顾老太倒是没在意这个:“没啥,其实是童昭告诉我的,童昭这孩子机灵,发现得早,要不然咱们都完了。”

    别的县先发现的话,估计他们没机会免除一部分公粮,也没机会去采购粮食,那真是得活活饿死啊!

    而且后来童昭在采购粮食的时候也卖了大力气,这一切都多亏了这孩子。如今顾老太说了,让童昭过来吃饭,童昭怕引起人怀疑,不过来。没办法,顾老太只好隔天去给童昭送几个大馍馍,这样童昭搭配着在知青点吃的半饱红薯面窝窝头,也好歹不会饿着。

    陈胜利还在感慨今天出去看到的这一切。

    “据说现在城里也不容易,因为今年大家伙上缴的公粮都少了,好多县没收上来,所以城里分的粮票也少了。粮票少了吧,还限量供应了,就算拿着粮票,也得一大早就排队才可能买到粮食。”

    “还有肉,肉也难办,都得排大队,听说还有人头天夜里就去排队。”

    顾老太一听,顿时皱眉了:“你这次去城里,见到建章了吗,他那日子咋样?”

    最近也没见来信,该不会也缺粮食了吧?

    陈胜利摇头:“没见,城里也乱糟糟的,根本没时间去见。不过他老丈人是厂长,应该能多分一些粮票吧,我想着不至于饿着。”

    等到陈胜利走了,顾老太开始和几个儿子媳妇商量了。

    “虽然说你哥哥在城里有他老丈人罩着,可是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倒插门,总不能什么事儿都依仗他老丈人,那是咱老顾家的人,四张嘴,都去吃他老丈人,也忒不像话了。如果咱们没这口吃的也就算了,如今既然有,也不缺,我想着,还是得给他送点粮食去。”

    几个儿子媳妇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纷纷点头。

    “娘,说的是,之前你那个金镯子,我塞给大哥,让他赶紧也去收点粮食,他没要,直接都送咱家来了,说家里小子太多,都能吃,别饿着。他在城里总是能有办法。我现在想想,他能有啥办法,在城里挨饿的话,还不如咱乡下,能去扒个树皮草根的呢!”

    于是大家伙这么一商量,便决定磨点玉米,磨成玉米面给顾建章送去。顺便探探他那里情况,如果也是在挨饿,就再多送点,或者干脆把下面两个小子立伟立强接到乡下来吃饭。

    正好家里的玉米面也快吃光了,得去磨面了,他们就干脆从炕洞里扒出来两袋子玉米,准备半夜过去磨面。

    为啥要半夜磨呢,因为生产大队唯一的石磨子就在村口那里,如果大白天去磨,让人看到了,那就不得了了,肯定引人说道。

    毕竟现在外面搞活动,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都划分得清楚,她家现在有钱,能吃好玉米面,不能让人知道,万一有红眼病想去告发,给弄个成分重新划分就麻烦大了。

    于是这晚,顾家兄弟在半夜里爬起来,扛着两袋子玉米面就往村口石头磨子那里去。为了怕惹事,顾建军在前头探路,看看街道上没人才出来,顾建国和顾建党两兄弟一人扛一袋子,后面再有个粪堆和粮仓拿着扫帚准备去扫磨子。

    这边顾建军探头探脑地走到了村口,谁知往那里一瞅,赶紧跑回来了。

    “等会吧,先在柴火后头眯一会儿。”顾建军压低声音说。

    “咋啦哥?”顾建国没明白,是有人在那里?

    “陈胜利扛着一袋子粮食正在那里偷偷磨呢!”顾建军小声说。

    兄弟几个并俩娃面面相觑,心说好家伙,半夜偷偷出来磨粮食的看来还不止他们一家。

    “如果这样碰上,总是不太好意思,咱们等等吧,等陈胜利家磨完了,咱再去。”顾建党建议。

    其他兄弟点头,于是哥仨并两个小的,眯着眼趴柴火窝里等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街面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当下微惊,赶紧翘头看过去,一看之下,不免纳闷了,竟然是他们邻居刘美娟和萧国栋。

    但让人纳闷的是,他们两手空空,看样子并不是半夜出来偷偷磨粮食的。

    那是干嘛的?

    兄弟几个互相瞅了一眼,最后大家眼神投票选举,选出来顾建党过去跟着看看。

    顾建党弯着腰,蹑手蹑脚地跟上了萧家那两口子,只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

    “老顾家肯定是半夜偷偷出来磨面,我支着耳朵听后面动静听了好几宿了!今晚听到他们好搬东西的声音了!”刘美娟絮絮叨叨地说。

    “怕是听错了吧,这一路上也没碰到他们——”

    两个人正说着,忽然就发现了前方磨面的陈胜利他们一家子。

    “这不是大队长?哟,他家吃的啥,半夜偷偷出来磨?肯定是好东西!”刘美娟想到别人吃好东西,声音都变了调。

    “他家条件好,吃得估计是比咱好。”

    “不行,咱得上去看看,逮他个现行!”

    “这样不好吧,面上多不好看,再说人家是大队长呢!”

    “你也忒没用了,逮住他,让他脸上没光,多少不得分咱们点!”

    “这传出去多难看……”

    “咋难看了?!”

    两口子就这么争吵着,顾建党看看那边专心磨面的陈胜利,再看看这边的两口子,心里忽然出来一个主意,当下悄没声地捡了一块土疙瘩,轻轻扔过去。

    “啪”的一声,在寂静的村庄响起,惊到了窃窃私语的两口子,也惊到了那边的陈胜利。

    陈胜利兄弟几个一慌,赶紧抬头看过来,恰看到了这边的萧国栋和刘美娟,当下磨面的动作停下来,彼此好像商量了下,就慌忙地把磨盘上还没磨成粉的玉米面收到袋子里,背着赶紧回家去了。

    这边刘美娟和萧国栋自然也是吓得不轻,心说被发现了,被发现了,这该不会被打击报复吧?于是也慌慌地赶紧往家里逃。

    顾建党眼瞅着这两拨人都回家了,这才招呼自家兄弟过去磨面。

    “他们万一再回来咋办?”粪堆担心地皱着小眉头。

    “不怕。他们刚才都防备着对方,被对方抓个正着,心里都正后怕,肯定不敢回来看,这个时候正是咱去磨面的时候!今晚咱们加把劲,把两袋子玉米都磨出来!”顾建党分析说。

    “有道理!”顾建国也觉得有道理。

    于是商量好了,顾建军和顾建国扛着玉米过去,两个小的悄悄地跟在后头,顾建党则负责在这周围溜达提防着,小心再有人过来。

    顾建国抱住那石磨子把手大力地开始推磨,顾建军负责抱着玉米袋子往里面倒玉米,两个小的,一个抱着袋子,一个跟在后面用扫帚轻轻扫着边缘免得玉米被磨出来。

    推磨子是个体力活,以前家里条件好的那都是牛来推,推时间长了肯定累,于是顾建军顾建国两兄弟就换换手,轮着推。

    “咱不用磨得多碎,里面有点渣也没事,下面细的蒸馍馍用,碎的粗的可以熬玉米粥。”

    “对,有渣渣吃起来嚼劲大,好吃。”粮仓也跟着这么说。

    “说得是,那样还能省点功夫。”大家对此是没意见的。

    于是磨了老半晌,眼瞅着两袋子玉米磨得差不多了,他们也就准备收工。临走前拿着扫帚把石磨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渣。

    “陈胜利家磨的是白面和玉米面掺着的,他赶明儿万一路过看到渣,怕是看出来还有别家磨过,必须打扫干净。”

    好不容易打扫干净了,眼瞅着东方启明星已经升起了,兄弟几个匆忙背着面布袋回家去。

    路上快进胡同的时候还遇到一个村口的冯老头,拿着铲子簸箕的出来,这是来拾粪的。

    这个时候大家地里施肥都是用粪,有些人嫌自家粪不够好,或者说抠门吝啬,也会去大街上拾粪。

    这不,就有天没亮起来拾粪的。

    顾家几个兄弟无奈地对视一眼,只好又寻了处角落躲起来,等到这拾粪的老冯头走远了,这才赶紧溜回自家胡同回家去。

    顾老太回去检查了下这玉米面,虽然磨得不太碎,不过好歹也能吃了,总比干啃玉米粒强。

    “一袋子留着自家吃,另一袋子明日趁着天黑,你们出村,去县城里给你哥你嫂送去。”

    吩咐下去后,顾老太又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孩子们吃得白面也要见底了,今晚你们再去磨点白面吧。”

    兄弟几个听了这吩咐,顿时面面相觑。

    这可咋办呢,娘都发话了,那必须得去磨。家里没精细粮也就罢了,既然有,那就得磨了给孩子们吃好的。

    特别是顾建国,想起自家蜜芽儿喝白面汤时那甜美的小表情,他就觉得,排除万难,不怕牺牲,也得把这麦子给闺女磨成面粉!

    “可是这刘美娟家,怕是一直瞅着咱的,她就是盯着咱们家,这才半夜跑出去看石磨子。”顾建军愁,这怎么才能躲过刘美娟他们呢?

    “我倒是有个办法。”顾建党皱着眉头深思一番后,这么说。

    “我想到个主意!”顾建国开口喃喃道。

    兄弟两个竟然异口同声想到办法了,顾建军乐了:“啥办法,你们倒是说啊!”

    “四哥,你先说。”顾建国示意他哥。

    “今晚陈胜利那边根本没磨好面,他家要想不断顿,这几晚必然过去再磨面,而刘美娟和萧国栋这边估计不死心,肯定也得出去盯梢,咱们到时候想办法,让他们斗起来,咱们坐山观虎斗就行了!”

    “建国,你的主意呢?”顾建军又问。

    “我的很简单啊,我们就拿着红薯干去磨面,光明正规大地去,把红薯干放外面一圈磨,到时候在里面偷偷地放点麦子就行了。咱们孩子都过去,围着在那里忙乎,谁要凑前看就给拦住说话不让过来。”

    顾建军摸着下巴想了想,最后一拍大腿:“我也想到了,咱们两管齐下,就依你们两个说的办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