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风雨飘摇

    童昭虽然平时嬉皮笑脸的, 可是一谈起这正经事来,马上严肃起来。

    顾老太看着童昭这样, 也是皱眉, 点头说:“我想着也是, 这粮种的事,关系到咱们来年的公粮和口粮,万一出个什么事,那就麻烦大了。还是得好好商量下, 要不这样吧,今晚咱们生产大队还得开会, 到时候咱们都提提。”

    “好, 回头找到胜利哥,咱们都说说。”

    正说着话,就听到村口大喇叭开始响起来陈胜利的声音,那声音因为经过了扩音器喇叭的声音,而显得有点机械感:“开会了, 开会了, 全村的男女老少,吃过饭都到办公处外面的场院上来开会。”

    于是当晚生产大队开会,全体社员都在场, 童韵因为现在是生产大队的干部,也得跟着提前张罗, 就坐在前头帮着搬凳子摆椅子, 再帮着调试那大喇叭。

    妇女们拿着针线顺便缝缝补补唠嗑, 男人们揣着手站一旁听着,也有成分不好的,比如刘瑞华,这就得站在生产大队干部的一旁,低着头,耷拉着脑袋,脖子里再挂一个牌子。

    刘瑞华模样长得不差,不是童韵这种秀气白净的好看,是那种阳光明朗的好看,原本是个爱说爱笑的姑娘,平时大家伙也都挺喜欢,没想到突然首都的家里出了事,成分不好了,就得站旁边挂牌子。

    有些妇女就不太看得下去了,对陈胜利叨叨说:“胜利,你说这至于么,一个姑娘家的,干嘛让人家丢这种脸?”

    这是最朴实的想法,她做错啥事了,非让人家那么样站着?

    陈胜利也没法,只好压低声音说:“嫂,这话不能乱说,这是上面意思,家里成分不好,就得站着,要不然上面万一问起来,我这里也不好交待啊!”

    其实上面的道道还挺多的,得写检查报告,得戴高帽子,得游街示众,可是他们这犄角旮旯的小生产队,谁有心思弄这个,就只好是开会的时候挂个牌子站一站了。

    “上面这是啥意思?这不是折腾人吗?”

    陈胜利更无奈了,左右看看,小声嘘了下:“这话可不能乱说,咱可不能轻易同情,这是立场问题!”

    哟,这还立场问题?

    其他几个妇女不由得噗嗤笑起来,噗了陈胜利一脸,不过也就没再说啥。

    陈胜利说了个立场问题,得了一脸嘲笑,没法,谁让现在是这年头,赶上了,当下也只好走到前面椅子上坐下,清清嗓子准备开会了。

    “今日个找大家过来,主要是想说说现在这粮食种子问题,大家伙也知道,现在赵辉煌和孙建设吧,这两位意思是提议咱们生产大队也要学习下其他生产大队,去买高产量种子。可是我估摸着,这高产量种子,咱们谁也没种过,也没听说过,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你们说,咱们是缓一年看看其他生产大队啥情况,还是说现在就也跟上啊?”

    下面人们看到说起了正事儿,纷纷七嘴八舌议论,有人说得赶紧跟上,也有人说这种事可能不靠谱,还是等一等吧。

    最后那孙建设站起来说:“各位同志们,各位社员们,我是提议咱们去买种子的,我知道你们担心,怕这种子有问题,怕咱伺弄不好这高级种子,可是你们想啊,其他生产大队人家傻啊,其他生产大队也在买这种子!人家今年就要种,人家种上了后,明年夏天就要收麦,到时候你收一箩筐,别人收三箩筐,你想想,你心里啥感觉?你不想收三箩筐吗?你不想让家里媳妇孩子吃上精细面吗?你还想吃红薯面高粱面窝窝头吗?嗓子辣得疼不?这种罪还想受吗?不想受这罪,咱就得跟上,要不然晚一年,就得多受一年的罪!”

    孙建设是会计孙利民的儿子,这人挺会说话的,说起话来唾沫星子喷人一脸,不过确实话很带劲,下面响起了一片掌声。

    就有人大声吆喝:“好,说得好!咱也要让媳妇孩子吃-精细面,咱也要顿顿吃白面馍馍,咱还要吃挂面!天天吃-精细好挂面!”

    顾老太看着这情景,不由得站起来:“孙建设同志,你说的话很在理,大家伙都盼着能多收粮食,让家里人吃饱饭,谁不想呢?可是你说,这种子万一有个啥问题,咱收成反而不好了,大家该怎么办?先让别的队种,咱们等一年,也就一年时间,真行的话,咱们马上就跟进,这样不好吗?”

    她这一说,顿时群众热情被浇熄了一点,说的也是啊。他们种了这么多年的庄稼了,没听说过有这么好的种子,竟然一下子能三倍产量,万一是骗人的,万一是不行呢?

    这小麦可不比其他,小麦周期长,头年秋天种下,第二年夏天才能收,万一不行,到时候可是大半年功夫就浪费了!

    这风险太大了。

    人群中嘀嘀咕咕的,已经有妇女表示:“咱还是听顾老师的吧,顾老师有文化,见识多,兴许这玩意儿真不行,咱们且缓缓吧。”

    陈胜利见此,也咳了声,站起来说:“顾老师说得有道理,我们伟大的领袖说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那个啥吧……”

    他说到一半,忽然觉得这个语录好像不太应景,不过好像一时半刻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说老实话,我是生产大队队长,我也想咱们社员过上好日子,吃白面馍馍,□□细挂面,我不想吗?我比谁都想!可是我是生产大队队长,就是咱这个船的掌舵人,我不能意气用事,不能听风就是雨,凡事大家伙想不到的,我得多想想,要不然我怕一个不小心翻船了,大家伙喝西北风去!顾老师刚才说得很在理,这个三倍产量的种子,我总是心里犯嘀咕,觉得咱们生产大队应该再等等,咱们这辈子还很长,先等这一年,又咋样?”

    他这番话,有情有义,言辞恳切,社员们听得一时沉默了,最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颇有一些人点头。

    那孙建设见了,站起来笑了笑:“陈大队长,你说得对,咱们这辈子还很长,庄稼地种起来没个尽头,一年又一年的,现在就是拿出一年来试试,看看咱能吃上白面馍馍不,这咋就不行了?我们伟大的领袖说了,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只要想得到,就能做得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咱们放开胆子开,拼命干它个大半年,我就不信这地不能给咱一个大高产!”

    他这话激情昂扬,说到最后还压了一个韵,是个顺口溜。

    原来犹豫了的人们,又沸腾了,大家伙眼里发光,纷纷说:“对对对对!”

    陈胜利皱了皱眉头:“同志们,你们听我说……”

    奈何下面的人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队长,投票吧,投票决定吧!”

    旁边赵辉煌也跟着起哄:“对,投票,民主的才是最好的!”

    陈胜利无奈,看了看下面的顾老太,顾老太摇头,没说话。

    没办法,大家都沉浸在三倍粮种,试试就试试吧,于是开始投票了。

    就在大家热火朝天的投票中,顾建党站在靠窗户的位置,透过吵吵嚷嚷的人群,向前面站台看过去,就在那里,刘瑞华耷拉着脑袋,面无表情地站着,脖子上挂着个牌子。

    挂着牌子的人是不能抬头的,也不能有啥小动作的,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弯着腰,耷拉着脑袋。

    哪怕你腰酸了,也得弯着。

    站台上的刘瑞华,其实早已经麻木了。人们或许关注她了,或许没关注她,可是她站在那站台上,挂着那牌子,她会觉得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她,看她落魄看她丢人,眼里带着嘲笑的目光注视着她的一切。她想在周围筑起一堵墙,挡住这所有的一切,来保护自己脆弱的心不受侵扰。

    而就在这时,有一道目光,仿佛透过所有的纷纷攘攘,向她望过来。

    她犹豫了下,鼓起勇气,微微抬起头,望向那个地方。

    是顾建党。

    他正看着自己。

    他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怜悯。

    然而就是那点怜悯,让她仿佛烫到一般,慌忙把视线挪过去。

    她不想被人怜悯,也不想拖累任何人,她只想痛快地嫁人,嫁给一个麻子也行,彼此来一场互取所得的交换。

    如此,她不欠任何人的。

    ~~~~~~~~~~~~~~~~~

    大北子庄生产大队就这个粮种问题进行了全生产大队的民主投票,投票结果出来了,孙建设笑了,陈胜利脸上难看了。

    陈胜利叫陈胜利,可是这次他没取得胜利,他败给了孙建设买粮种的提议,社员们还是希望去购买这个三倍产量的粮种子。

    散会前,孙建设拍了拍陈胜利的肩膀:“胜利,你是大队长,按说这话不该我说,可是有时候你也太退缩不前了,敢干敢拼,才能带着我们社员过上更好的日子!”

    他这话说得好听,可任凭谁都能看出,他脸上那种胜券在握的得意。

    这里没有硝烟,却是一场战争,两个年轻人为了这生产大队的至高权利而进行的你死我活的较量。

    陈胜利笑了笑:“你说的是,我以后注意,领袖说了,要听取人民群众的声音。”

    他虽然在笑,可是大家伙都知道,他现在心情好不了。

    在场所有的社员都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那种较劲,大家多少有些不自在。

    生产大队队长的任命是三年一次,每过三年就要选取生产大队队长,明年陈胜利任期到了。显然孙建设很想当这个生产大队队长,他爹是会计,他家各方面不错,成分也好,他也有文化,确实是够资格的。

    之前他通过他爹,已经开始撺掇这件事了,可谁知道陈胜利来了一个釜底抽薪,竟然让他爹下台了。

    他心里憋着气,就想夺陈胜利这个生产大队队长的职位,也好让他知道,到底是姓陈的厉害,还是姓孙的威风!

    等到散会后,陈胜利过来顾家坐,顾老太让儿媳妇点起煤油灯,豆大的灯苗苗旁,陈胜利一脸沉重。

    “婶,你说这事儿,真靠谱吗?”陈胜利心里还是存着疑虑。

    这什么三倍产量的粮食种子,只听人说过,可是没见过谁家种出这个来了,万一真有问题,那岂不是一年的功夫白瞎了?

    “这个事儿吧,不能说咱们没见过就不存在,毕竟咱们没见过的事多了去了!”顾老太想了老半天,慢腾腾地说:“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那个什么种子,就算没有三倍产量,那两倍产量,普通产量总归有的吧,无论啥种子,孬的好的,只要种下去,总归能产粮,能够产粮食就没啥。再说了,十里八村,又不是咱生产大队独一份,跟着大流走,虽然沾不了大便宜,但也吃不了大亏。”

    这也是顾老太多少年的经验教训了,凡事不能太出挑,总是要跟着大家伙走。比如人家叫粪坑,你就可以考虑叫粪堆,别人叫保家,你就干脆叫卫国,千万别想着搞特殊化,枪打出头鸟,你搞特殊化,最后人家就特殊搞你!

    陈胜利想了想:“婶说的也是……”

    其实不是又能如何呢,大家伙投票决定的,这就是民主,既然都已经民主了,那就得照着办,不能搞啥一言堂,他陈胜利这事儿说了不算!

    顾老太想了想,又说:“对了,赶明儿你去县里,去找你建章哥打听看,他在县城里,见识得多,你也去问问他。”

    陈胜利点头:“行,婶,就依你的办!”

    陈胜利走了后,顾家的人又聚在一起,商量了一番这个种子的事儿,最后看得出,大家其实都不太看好,往年也没听说啊,怎么今年突然就冒出这么个种子,一家人心里都存了疑惑。

    不过最后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生产大队不是他们顾家开的,他们觉得这事儿可疑,也做不了主。最后还是顾老太说:“甭想了,都回去歇着吧,明天还得上工!这个根本不算啥,啥种子都是种,种下去长出粮食都能吃,咱还是老老实实干活要紧!”

    大家想想,可不是么,太麻烦的事也轮不到他们操心,还是本分干活吧,也就散了。

    当晚童韵给蜜芽儿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又添了点水两口子都洗过了,这才钻进被窝。

    现在天已经凉了,不过又没到冷的地步,晚上洗干净了钻热乎乎的被窝,格外的舒坦。对于顾建国来说,这一刻就是一天中最美妙的时候了,钻进暖和被窝里,闻着女人身上那香甜的气息,再搂着那软绵绵的身子。

    你说人这一辈子图个啥,不就图这个吗?

    顾建国抱着童韵亲:“媳妇真能耐,媳妇都开始挣钱了!”

    童韵拿手指头戳他:“就知道甜言蜜语冲我说好听的!”

    外面月光透过窗棂照进大炕上来,童韵面色如脂,秀腻可人,顾建国忍不住低头狠狠啄了一口:“不对媳妇说甜蜜话儿,那对谁说。”

    童韵咬着唇笑:“光说不行,还得来点实际行动,我可是咱家大功臣。”

    她并不是一个爱表功的人,不过对着自家男人,这个时候总想撒撒娇,表表功嘛。

    顾建国自是明白的,不说其他,只说现在揣兜里那三块钱,就觉得热乎乎的让人舒坦。

    顾家的所有资源包括钱啊物啊粮食啊,都是交到顾老太手中进行分配的,晚辈们该吃什么,该得多少,都是由老人家说了算。没办法这个时候资源匮乏,单个家庭抗风险能力也小,只有一大家子在一起,共同劳作共同挣工分,再一起享受劳动果实,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整个家族的人不挨饿。

    顾家是这样,生产大队的其他家也是这样,大家伙也都从来没有质疑过这种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小两口手里是没什么多余的钱的,哪来的钱啊,钱不可能空手变出来的啊。所以绝大多数小两口手头是没什么钱的。

    可是现在,童韵谋了这个会计的干部职位,那就意味着以后每个月都有五块钱进账了。

    五块钱不算多,可多少也是钱,积攒下来一年六十块,六十块也能干大事!

    顾建国摸索着那三块钱,小声地问童韵:“咱这钱藏哪儿啊?”

    童韵抿嘴笑:“藏凉席底下吧!”

    大炕上是先铺着凉席,凉席上面才是铺盖褥子,铺凉席底下压着,轻易丢不了。

    顾建国笑:“好,那就藏这里!”

    藏好了钱,两口子搂在一起,就开始琢磨这事儿。

    “咱们这钱,慢慢攒下来,你说应该买个啥啊?”顾建国展望将来。

    “攒多点,先给童昭买个啥吧,他对蜜芽儿用心,有啥好东西忘不了蜜芽儿,咱该给他买个啥。”童韵这么说。

    “是是是,童昭对咱蜜芽儿好,又给咱带来那么多好吃的,咱该谢谢他!”对于媳妇说的话,顾建国是永远没啥意见的。

    “给童昭买了后,再攒下来,当然是给咱蜜芽儿花。”

    提起蜜芽儿,童韵的语气都是温柔的,低首看看熟睡的女儿,那娇憨的小脸蛋,那攥起的小拳头,那微微撅起的肉嘟嘟小屁股,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肯定给咱蜜芽儿花,可给她买个啥?要不买件新衣裳?还是买点好吃的?”

    “这个……”童韵哪想那么多啊:“不知道,看看再说吧,买吃的,就怕家里其他孩子馋,还是买个女孩儿用的吧,他们想馋都没得馋。”

    毕竟家里孩子太多了,九个孩子呢,如果要分给其他孩子,那就不能厚此薄彼,分来分去,最后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女儿享受到啥。

    童韵心里还是有点小自私的,希望每个月的五块钱能让自己女儿得实惠。

    两口子叨叨咕咕,想着以后有了钱的日子,最后连给蜜芽儿买花戴,买糖糕吃都已经想到了。

    蜜芽儿其实根本没睡实在,她半梦半醒的,就听着爹娘在那里说起什么好看的头花,什么甜滋滋的糖糕,还有香喷喷的鸡蛋糕……

    她忍不住口水往下流,小舌头吸溜吸溜舔了舔嘴唇,嗯……这个梦真好,美滋滋的。

    还是接着继续睡吧~~~

    蜜芽儿小身子动了动,抱住她娘的香喷喷胳膊,继续呼呼呼去了。

    在蜜芽儿睡着后,两口子还在继续说话,他们又提起了傍晚这次开会的事,粮食种子的忧虑,以及未来的种种变动。毕竟陈胜利和孙建设之间的斗争,也会牵扯到童韵的职位。还有就是这粮食如果真不能大丰收,会影响全村人的口粮。想一想,未来不知道多少不确定,也是让人不能心安。

    秋天的夜晚,不知道啥时候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水打在了压水井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秋风再吹过来,那嘀嗒声又变成了扑簌扑簌的雨淋声。

    童韵和顾建国紧紧搂着,在外面的阵阵沁凉中听着对方的心跳。

    不管这个世道如何变动,不管一路走来将是怎么样的风风雨雨,他们是两口子,永远会躺在一个炕头上,钻到一个被窝里,互相拥抱,分享着彼此的心跳和体温,携手共同走过未来将面临的一切。

    贫也好,富也罢,日子都将这么过。

    ~~~~~~~

    而就在这两口子的旁边,一墙之隔的地方,有个男人却辗转难眠。

    他躺在炕头上,一个人,孤零零的,两手枕在脑袋下头,微微翘着两条大长腿,脑子里一个劲地想起白天的事。

    这么多人开会,一个姑娘家,挂着个牌子,就那么罚站在那里,还得弯着个腰,耷拉着个脑袋。

    当时她好像抬起头,看到了自己在看她?

    她好像很不高兴,看到自己后马上别开了眼神?

    顾建党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想,想了半宿。

    不过最后,他突然清醒过来,狠狠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子。

    想啥呢,根本不合适,不可能!

    他有两个儿子要照顾,如果真得再娶一个,难免还要生,再生了孩子,那猪毛和牙狗呢?虽说母亲和嫂子弟妹都对他们好,可是到底不是亲爹娘,这世上有啥能比得过亲爹娘?

    顾建党这么想明白了后,闭了一会眼,也就不再想了。

    他还是琢磨下怎么多挣工分,好给家里改善条件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