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4章割麦子

    自打刘美娟和萧国栋得了一次教训, 萧家姐弟两个人虽然依然在萧家不受待见,可是吃穿上却再也没受过苛刻, 至少没人明面上敢苛刻什么了。至于背地里刘美娟偷给娘家送几个鸡蛋不给这姐弟两个吃这种事,虽说依然有,可萧家姐弟却是不在乎了。

    自己那个老实巴交的爹, 为了娶这个媳妇, 已经耗费了许多, 如今新媳妇又生了个弟弟, 爹宠小弟弟跟宝贝似的。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他们对这个爹已经没抱什么指望了。

    有这种没指望的爹, 以及泼辣贪心的后娘,他们还能求什么呢?

    他们深知在这家里, 能有他们口饭,再上个学, 已经知足了。

    两姐弟自是十分感激后面的顾家, 萧淑兰甚至在下课后,偷偷地跑来顾家要帮着洗衣服, 可顾家哪忍心使唤这小姑娘呢,自是让她趁机多温习个功课。

    日子就这么过去, 转眼间已经是麦收的季节了, 黄澄澄的麦穗儿在麦田里都弯下了腰。

    这对于北方的农民来说, 几乎是一年中最忙乎的季节了, 可是对于上学的小孩儿们来说, 却是最幸福的两个时候之一。

    在这种北方农村, 除了过年的那种寻常假,还有两个假期是比较长的,一个是麦假,一个是秋假。顾名思义,这两个假期就是麦收和秋收的时候了,会各自放十五天假。

    家里的男孩子们放了麦假,自然也都投入了生产大队抢收麦子的热潮中,年纪大一些的诸如粪堆粮仓都随着生产大队的社员一起跑到田里帮着收割了。小一些的比如墩子黑蛋猪毛,则要留在家中看管着家里的小娃儿。

    蜜芽儿和牙狗,一个只会地上爬,一个满地乱跑还会摔跟头,就成为了被看管的对象。

    若是以前,大人出去忙着麦收的时候,会把蜜芽儿这么大小的娃儿放在空着的大缸里,反正缸里面滑溜得很,小娃儿爬来爬去也摔不着丢不了的,顶多是里面栽个跟头,但是庄稼孩子皮实,也没大事。

    可是面对蜜芽儿这么娇嫩的人儿,大家伙都有些舍不得。

    再看看墩子黑蛋这种半大孩儿,一个个脏兮兮的,委托他们看管着蜜芽儿,他们更是不放心。

    最后童韵一咬牙,打算干脆带着蜜芽儿去收麦。

    顾老太更舍不得了:“舍下一个人的工分不要了,也得看好咱蜜芽儿。”

    童韵却是舍不得工分的。

    虽说大家伙都疼蜜芽儿,可是平时宠着惯着没啥,到了这抢收麦子的关键时候,总不好为了小娃儿舍弃一个人的工分。这个时候干一天顶平时干三天的工分呢。

    再说了,这也是社员抢收麦子积极性问题,你这个时候不表现,就显得你不积极,这是大是大非问题。

    最后童韵还是和顾建国商量下,两个人轮流背着蜜芽儿去收麦,晒一点没关系,好歹在眼跟前。

    顾家人看看这情况,也就同意了,毕竟积极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

    于是那几日,蜜芽儿在爹娘背上,着实见识了抢收麦子的壮观景象,不知道多少男女都弯腰在麦田里,人手一把镰刀挥舞着,随着那镰刀一起一落,熟透了的金黄柔软麦秆就咝咝地倒下来了。

    前面还是随风拂动的金黄麦海,身后就是倒下的整齐麦杆了。

    紧接着就有社员过来开始收起来,拿草绳捆成一大捆子,压得结结实实的,之后便往驴车牛车上放。

    大北子庄生产大队有十几辆双轮车,套上牛套上驴,一趟趟地往麦场里拉麦子。

    蜜芽儿头上戴着个白色绣花的小帽子,身上穿着兰司林布做成的粉色小裙子,粉嫩嫩的小手儿抱着个军用水壶,乖巧地坐在田垄上的树荫下。

    那小帽子是童昭托人从外面弄的,兰司林布是顾老太特意去集市上花钱花布票给买的,说是这种布薄,穿起来凉快。至于那军用水壶,还是当初顾老爷子用的,被顾老太一直收在家里,现在算是派上用场了,成为了蜜芽儿喝水的宝贝。

    蜜芽儿本来就长得好看,粉润胖乎,是这个年代农村小孩子少有的模样,又打扮得这么体面秀气,以至于来往拉车的割麦的都忍不住看一眼她。

    “这是顾老师家的女娃吧?早就听说这娃受宠,现在一看,可真好看!跟年画上的娃娃一样一样的!”

    “瞧这小帽子小衣服的,咱生产大队没一个能比得上。”

    “是了,老顾家日子本就过得殷实,又宠着这娃,真是啥好东西都舍得给她用。”

    蜜芽儿早对这种夸奖见怪不怪了,她自己也发现了,村里的娃,别管男女,要么瘦,要么黑,模样再标志,有了这两样,怎么也好看不了,偏生自己天生白嫩,是那种太阳越晒越白的皮肤。

    顾家的男人都去那边背麦垛子去了,童韵和两个嫂子并排割麦子,一边割着,一边抬起头用手巾擦擦汗,顺便朝蜜芽儿这边望过来。

    蜜芽儿早就瞅着娘的方向呢,见娘秀美的脸颊上都是汗珠儿,她就心疼,于是赶紧冲着娘笑笑,然后还挥舞下小胖手对着娘喊:“呜啦啦呜啦啦哇,娘娘娘娘,哇啦哇啦……”。

    “这孩子真逗,还挺懂事的!”旁边的人说笑道。

    “是,别看才九个月,跟个大孩子似的,啥都懂了。”童韵擦了擦细白颈子里的汗珠儿,这么说道。

    正说着,远处跑来一个人影,戴着个大草帽,远的时候没看清,待到近了,这才知道原来是童昭。

    童昭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蜜芽儿跟前:“小蜜芽儿,这么乖地坐着呢!”

    童韵见弟弟竟然这会子跑过来,便用手在嘴巴那里环成喇叭状喊道:“你跑来做什么?”

    按理说童昭应该和生产大队其他男人一起运麦垛子,用石磨子轧麦粒,怎么竟然跑来这块田垄了?

    童昭笑着挥手:“我过来看看蜜芽儿!”

    说着间,他弯下腰,快速地拿出一个东西塞到了蜜芽儿那奶肥小手里:“乖,舅舅给你带来个好吃的!”

    童韵无语了:“她还小,不能随便乱吃东西!”

    童昭笑,一边笑一边往远处跑:“能吃,这个一吸都是水儿,噎不着呛不着!”

    蜜芽儿低头看时,只见小舅舅往自己手里塞了一个蜜桃儿,软乎乎的,饱满粉红,一看就是汁水充足。她抱着那大蜜桃,贪婪地张开嘴巴,从那蜜桃尖尖上开始吸起来。

    惯会吸奶的小嘴儿这么一吸,蜜桃甜美的汁液就渗入小嘴中。

    真甜,真好吃,真解渴!

    她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蜜桃桃!

    于是童韵便见自家女儿鼓着个腮帮子,抱着个比她的脸小不了多少的大蜜桃,那叫一个啃啊吸啊,好生卖力的样子,很快粉润两颊变成了个小花猫。

    一时她也忍不住笑了:“这童昭,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

    陈秀云抬起身来,掐着酸疼的腰,擦擦汗笑:“童昭可真是疼咱蜜芽儿,得了啥好处也忘不了蜜芽儿。”

    冯菊花却笑着说:“那也得说有本事能得好处,我看童昭是个能干人儿,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不像咱顾家男人,一个个都老实。”

    陈秀云想想也是,点头:“说的是,童昭是城里的,就是不一样。”

    正说着,南边地头过来一群女人并几个小孩,个个都是戴着草帽,其中有几个还背着个娃,等到走过来一说,大家伙才知道,原来她们那块地比较小,已经收割完了,所以被小分队队长赵辉煌派到这边来了。

    当下大家伙重新分了任务,就各自拿起镰刀忙活起来。

    童韵恰好挨着柯月一起割麦,柯月生了个孩子才出月子,可是没办法,家里劳力只有顾跃进,吃饭的嘴多,她不得不拖着还没大恢复好的身子过来抢收麦子。

    童韵看到这情境了,不免皱眉。

    她才生过孩子,自然知道那辛苦,出月子没多久的孩子,两个小时就得吃一次奶,吃了后马上就要拉就要尿,如此循环,烦不胜烦。柯月自己身体怕是也没恢复好,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带着孩子出来抢收麦子。

    她从东边开始割,柯月从西边开始割,两个人在割到中间的时候恰好遇上。

    童韵提醒说:“柯月,你才出月子,现在这么弯着腰割麦,小心落下腰疼的毛病。”

    别说是才生过孩子的,就是正常人,割几天麦子,怕是都腰酸得不行了。

    柯月略停顿了下动作,叹了口气:“我也想赌气不来,谁不知道在意自己身体呢。可是没办法,落到这个地步了,我总得给自己打算打算,要是我现在不出来忙活,说不得到了冬天家里就断了粮。”

    童韵听着,倒是有些意外:“这咋会呢,生产大队到时候肯定是按人头分粮啊,大不了到时候先想办法补点钱。”

    生产大队的粮食在交了公粮并存了来年的粮种子后,其他是按人头分的,每个人合该多少斤粮食,老弱病残孕都是有的,这也算是考虑到大家伙的填饱肚子问题。不过呢,有些人的工分多,有些人的工分少,那怎么办,多工分的,可以选择多得粮,也可以选择折算成钱。少工分的,你要想拿到你人头应得的粮食,那就得补足钱。

    如果没钱,那就是彻底没办法了。

    难道说,柯月家拿不出这钱来?

    柯月苦笑了声:“是,家里根本没钱,要不说嫁了贫农呢,嫁贫农,好成分,这可真好,总算是彻底的贫农了!”

    贫得吃不起饭了。

    童韵见她这样,却是不好说什么,只好安慰道:“等会这一陇割到头,你借着喂孩子功夫,坐在地头歇一会,割得少就割得少,大不了我们割快点,一样不影响进度,大家伙都是女人,也能理解的。”

    柯月听了,感动地望了童韵一眼,却见她肌肤在那阳光照射下闪着秀粉的光泽,心中黯然,羡慕嫉妒又感激。

    “谢谢你,童韵,之前多亏了你送我的两斤红糖,要不然我这月子连个糖都没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