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12 牛二蛋,黑化了 为68000推荐票加更
    被我派去负责盯着牛二蛋的人,当然把这一切告诉了我。

    而我,当然也是大吃一惊!

    虽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牛二蛋是什么实力,只觉得他深不可测,但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掉俞雪峰和丁菲,甚至血洗整个酒楼都不是问题!

    我相信牛二蛋敢这么做,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杀人这种事情,总是一回生二回熟的。

    我第一时间给牛二蛋打电话,希望能阻止他,但他并没有接。

    我像疯了一样奔向县城,我必须得阻止牛二蛋,我救得了他一次,救不了他两次。上次还是看在南王的面子上,魏老才决定放他一马,这次要是再出什么恶性杀人事件,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他。

    如果他真的那么干了,就只能远渡海外,一辈子不回来了。

    我的反应速度已经相当快了,毕竟我身兼数职,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情,不可能时时都盯着牛二蛋,一得到消息就立刻飞奔过去。

    从我得知牛二蛋持着切面刀走进酒楼,到我抵达目的地时,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我都可以想象到酒楼里血流成河、残尸遍地的场面了。

    我一个飞扑奔进酒店大堂。

    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酒店大堂一点事都没有,还是歌舞升平、一片和谐,俞雪峰和丁菲正在台上幸福地交换戒指,台下是一阵又一阵的起哄声和叫好声,司仪也在很努力、很专业的煽动气氛,弄得大家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最前排坐着县里的领导和企业家,往后依次是亲朋好友和合作伙伴,俞家的人脉确实是广,来了足足有近千人,二楼和三楼都坐满了。

    唯独不见牛二蛋,也没有任何杀人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牛二蛋还没动手?

    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我还有时间去阻止他!

    我立刻在人群里找了起来,一个又一个、一排又一排……

    终于,让我在角落的位置发现了牛二蛋,这家伙隐藏的够深啊,紧挨着卫生间,一般人还看不见他。

    这家伙确实手持着切面刀,但他正用切面刀削着指甲。

    牛二蛋也看到了我,但他似乎并不惊讶,继续若无其事地削着指甲。

    我很无语地看着他,很无语地说道:“你这样搞,以后谁还敢吃你家油条?”

    牛二蛋笑着说道:“以后我不打算卖油条啦,所以这刀拿来给我削指甲正好。”

    我当然面色一喜:“你决定回去上班了?”

    我还是希望牛二蛋继续干的,毕竟以他之前展现出的才能,最多两三年就能熟悉一切业务,到时候我就能顺理成章地把隐杀组的生意交给他了。

    牛二蛋说:“还没想好,反正是不卖油条了。”

    我也笑了起来:“干什么都行,反正以你的本事吧,总有一天会出头的。”

    牛二蛋反问:“你就这么看得起我?”

    “当然。”

    “为什么?”

    我沉默了一下,总不能说你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路都给你铺好了吧?

    “因为你很有能力。”我说:“我不会看错的。”

    “真是奇怪,咱俩就见过几次而已,还是因为卖油条认识的,你到底看中我哪一点了啊……”

    我刚想说点什么,台上的婚礼仪式已经接近尾声,在司仪的安排和指示下,俞雪峰和丁菲开始倒香槟了,层层叠叠的杯子树成金字塔状,从最上面一层开始倒,慢慢淌进其他杯子,足足倒了十几瓶才都满了。

    就这十几瓶香槟,就是好几万出去了。

    接着便是县里的重要人物和各企业家上台,端起这些杯子和新郎、新娘碰酒,台下再次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有钱真好……”牛二蛋叹着气说:“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是啊。”我说:“你好好干,你也会有钱的,我保证你将来不会比俞雪峰差……”

    话未说完,牛二蛋突然站起身来,手持切面刀就要往前面走。

    “你干什么!”我吃惊地拦住他。

    “看这对狗男女确实来气。”牛二蛋笑着说:“想给他们一点教训。”

    “你可别了!”我无奈地说道:“看看现场有多少人,还有那么多大人物,你要众目睽睽之下干点什么,我想保你都保不了!”

    “那怎么办?”牛二蛋说:“总不能憋着吧?”

    我先把牛二蛋拉回来,接着低声说道:“你是想杀掉他俩么?等这事过去了,找个没人的时候,偷偷摸摸干掉他俩,保准不留下一丁点把柄……”

    干这事,我擅长。

    我本来不计划对付他俩的,但如果牛二蛋希望他俩死,那我可以帮忙。

    “不……”牛二蛋立刻摇头:“我不希望他俩死,我还要和他们慢慢玩呢,不希望他们这么快就嗝屁了。”

    我很惊讶地看着牛二蛋。

    总觉得牛二蛋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的他单纯、善良、一身正气,现在总觉得有点邪邪的……

    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黑化”了。

    我说:“那你打算怎样?”

    “我想让他们出糗,起码这个婚礼不能就这么顺利地办下去。”牛二蛋说:“张龙,你能帮我吗?”

    “当然能。”

    开玩笑啊,这可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我不帮,谁帮?

    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绝对是有求必应。

    我当场就打电话,一分钟都不耽搁。

    虽然我在魏老的扶持下转型做生意了,但不代表就没人了,尤其河西,可是龙虎商会的大本营啊。

    遍地都是我们的人。

    俞雪峰这种小鱼小虾,真不配和我斗,要不是冲着牛二蛋,我连正眼都不看他一下。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吧,在俞雪峰和众人还在大堂热热闹闹喝酒的时候,一大群手持棍棒的社会青年突然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

    约莫百来个吧。

    短时间内,也只能叫来这么多了,但要震住这个场子也足够了。

    “这个场子被我们老板征用了!”领头的人大声喊道:“都滚出去,别在这里呆了!”

    今天是俞雪峰和丁菲的大婚之日,却被人赶出酒店,够让他们出糗了吧?

    众人当然皆惊。

    “你们老板是谁?!”俞雪峰站在台上,十分恼火地说:“今天是我结婚,这个酒店两个星期前我就订下来了,你们凭什么说征用就征用?”

    一位重要人物也怒火中烧地说:“你们是哪来的,光天化日之下想干什么,信不信我叫人把你们抓起来!”

    领头的人冷哼着道:“你们还没资格知道我们老板的名字!现在,立刻给我滚蛋,不然有你们苦果子吃!”

    “我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俞雪峰咆哮着说:“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倒看看在这个县里,还有谁敢和我叫板的!”

    我便缓缓站起,平静地道:“是我。”

    唰唰唰!

    所有目光都朝我这边集中过来。

    他们一开始没发现我,毕竟现场人非常多,又乱。

    现在看到我了,一个个都非常惊讶,毕竟是上过电视的人啊,我被授予“五星级大帅”的那一幕,全球多少人直播的时候看过!

    “是张龙!”有人惊呼出来。

    “是啊,是张龙,他竟然来了……”

    “他为什么要征用俞雪峰结婚的场子啊……”

    现场立刻乱成一团,喧哗声此起彼伏,有惊讶的,有意外的,有疑惑的,有敬仰的……比比皆是。

    但就是没有人敢愤怒,看着我这张脸,谁都不敢和我叫板,哪怕是俞雪峰请来的重要人物。

    俞雪峰当然也看到了我,以及坐在我身边的牛二蛋。

    俞雪峰立刻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显然,我还是牛二蛋的靠山,根本不存在什么两清不两清的。

    也就是俞雪峰不了解我和牛二蛋的关系,但凡了解,就知道我们俩这辈子都会捆绑在一起了。

    俞雪峰惊得不轻,一张脸都变白了。

    他匆匆地下了台,一路小跑来到我的身前,丁菲也亦步亦趋、紧张兮兮地跟在后面。

    “张龙先生……”俞雪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恭谨地说:“真不知道您今天也来了,否则我一定敲锣打鼓地欢迎您……”

    “那倒不必。”我摆着手说:“这场子,我征用了。”

    俞雪峰立刻着急地说:“张龙先生,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这酒店也是提前两星期订好的……”

    “我管你什么大不大婚。”我说:“今天我高兴了,想领兄弟们在这喝一杯,你有意见?”

    “张龙先生,喝酒当然可以,这一顿我请了,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但我不能走啊,我在这里结婚……”

    “你他妈的滚不滚?!”

    我的眉毛一下拧了起来,谁都看出来我要发怒了。

    俞雪峰当然一个激灵,他不敢再和我说什么,只能求助似的看向牛二蛋。

    他知道,这事的根源在牛二蛋,只要牛二蛋能说点好话,这场婚礼就能继续办下去了……

    “二蛋……”俞雪峰讨好似的说道:“今天上午是我做得不对,我在这跟你道歉啦!麻烦你和张龙先生说说,让他别征用这场子了……”

    牛二蛋依旧坐在椅子上,手里玩着那把切面刀,笑呵呵说:“这就叫道歉啊,也太没诚意了点。”

    “那你想怎么样?”俞雪峰立刻谄媚说:“你尽管说,只要我能满足……”

    站在后面的丁菲听了这话,虽然面露不快,但也不敢说什么。

    “简单。”牛二蛋收起笑容,面色变得阴冷起来,一个字一个字说:“和你老婆一起跪下,当众给我磕三个头,这酒店你们就继续用,否则就滚到大街上结婚吧!”

    
为您推荐